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山村小神农 > 第0030 丧门星
    孟刚进来也没客气,直接拽了把凳子坐下。这时候张巧已经喝的到量,竟然趴在桌上睡着了。孟刚心疼地看看她,一仰脖就把她的半杯剩酒干掉。

    懒龙抿嘴一乐,挑了个大拇指给他,而后转身打了个喷嚏。“心疼了是吧?可是她现在是我的女人,你心疼有毛用?”懒龙把酒瓶子往孟刚面前一推:“就你那点能耐,暂时还不配跟她处对象!我这样说你有意见吗?”懒龙邪笑,表情极端恶劣。

    “别给我装啊逼,你丫的不也是仰仗着一身异能吗?有种你就把那歪门邪道的玩意儿卸了,劳资跟你单挑!”孟刚边说边给自个儿倒酒,情绪所致,一仰脖又是一大杯,灌的他喉咙发出怪怪的声响。

    懒龙把香脆芦花鸡转到他那边,自己也顺手倒了一杯。“咋卸?这玩意儿是娘胎里带来的,三岁能抱碌碡,九岁能撇磨盘……烦人的很呐!动不动就把人给弄成重伤,从小到现在,光特娘的医药费就扔出去小七位数了,要是你孟大帅哥有能力帮俺卸了,俺可是要感谢你的八辈子老祖宗!”

    “真的?沃日你酿的,那你丫的不会是龙胎转世吧?”两杯急酒下肚,孟刚脸色发亮,情绪也是提高了不少。

    “来,为了这次合作成功,咱哥俩走一个!”孟刚说着就举起了酒杯。懒龙眯缝着眼睛往自个儿嘴里塞了一块鸡腿,也是朝他嘿嘿一乐。

    “瞧你这得意劲儿,八成是办妥了吧?”懒龙仰脖吞了鸡肉,腾出嘴巴问道。“你这不是废话吗,我丧门星轻易不出手,出手必成功。那啥……你丫的往这儿瞧!”说罢孟刚一指裤兜,那地方鼓鼓囊囊,貌似装了什么东西。

    “哦整整一万块,哈哈哈……”孟刚啪啪拍了两下,洋洋得意道。

    “我说,我叫你去逮人,可没同意你去打劫呀?你这样做可是犯罪,懂是不懂?”懒龙瞥着那沓钞票,当时眼圈就红了。

    “瞧你那点不成熟的领悟力!我丧门星是那样人吗?这个可不是我抢来的,而是那孙子见势不妙扔到垃圾堆里的。呐,不信你闻闻,这特娘的还有大粪味!”说着孟刚就把钞票递给懒龙。

    “擦……真恶心!”懒龙鼻子一抽,顺势就把那钱塞到张巧兜里。“是够脏的,让你嫂子装着吧,女人抗污能力强,你没意见吧?”懒龙邪笑,孟刚一脸黑线。

    “你别太过分,那是谁嫂子啊?你丫的把话说清楚点行不行?”孟刚不乐意了,嗞喽一口下肚。这酒真够烈的,喉咙刚刚一麻,粪头便是火烧火燎烫的难受。

    “嘿嘿嘿……”懒龙愉快地打个哈欠。“那啥,问出点苗头没有?”

    “那还用说。”孟刚捧了茶壶灌了一肚子凉茶,而后打着饱嗝,又伸手捏起牙签。“那孙子名叫张鹏,是金朝阳的一个跟班。”

    “捡主要的说,掐头去尾干净利索的,我不喜欢婆婆妈妈的墨迹嘴子!”懒龙不悦道。

    “切……你丫的不要蹬鼻子就上脸好不了?这事儿可是你求劳资办的,不想听可以啊,又没人上赶着捅你的耳膜不是?”孟刚闷着苦瓜脸,仰脖又是一大口白酒。

    “你就作吧,一会别开车了,让人逮到会蹲拘留的。逼啊样吧,还挺能喝!日……”懒龙打兜里摸出好烟,自己先点着一根,剩下的推给孟刚。

    孟刚不搭理他。

    “咋?嫌烟不济?这可是你嫂子犒劳劳资的,不抽拉倒!”懒龙说着就把烟盒往回捞。

    “你这吊毛……嘿嘿……”

    “……”

    一间屋子里没有灯光,只有一桌一椅。一个男子坐在椅子上抽烟。男子的对面蹲着一个黑皮夹克,那家伙非常疲惫,蹲着蹲着就想睡觉。但是他的旁边还有两个白衬衫,两人各执一根穿肉串用的竹签。

    两根竹签分别抵住黑皮夹克的两侧耳膜。只要他轻微的一动,耳朵就有被刺穿的危险。“张鹏是吧,时候不早了,有啥话就快点说,完事儿还要送你去杀羊沟!”孟刚满身酒气,醉醺醺地道。

    “杀羊沟?那是什么鬼地方,我不去!”张鹏咬牙挺着脖颈,倔强地说。

    “你说不去就不去嘛?那杀羊沟乃是活人禁地,里面有成群结队的大牲口,你这样的犟种正好适合做动物饲料!”

    “你们……你们到底想干啥?”张鹏脸色苍白,大滴的汗珠往下流。

    “我们想知道金朝阳的命根子是啥!”孟刚叼着烟,目光飘渺,似乎也被酒精染红了一样。

    “这个……这个我真不知道!”

    “那好吧,今天就到这儿,哥几个辛苦一下把这厮看紧点,明天凌晨三点有车过来接他!”说罢孟刚就打椅子上站起来。

    “慢……容我想想,行不行?”张鹏无奈,咬牙切齿道。

    “不行,有啥可想的,能说就说不说拉倒。别特娘的浪费劳资时间!”孟刚看看手机,不耐烦地说。

    “我说……大明街32号物流储运中心,那里有金朝阳的一个库房!”

    “我要的不是这个,你还不明白吗?”孟刚不悦“区区一个吊毛库房有啥稀罕的,捡主要的交代!”。

    “告诉你,这个库房不是普通库房,那里储存的都是金朝阳的造假原材料……如果你能把那地方给他掌控了,金朝阳的经济命脉也就被你掐断!”说到这里,张鹏痛苦地闭上眼,牙齿把嘴唇都磕出了鲜血。

    ……

    懒龙搀着张巧从静心阁里出来,没见有人跟踪,也就放心地把那美人抱到车里。懒龙不会开车,就打电话给孟刚,要他派个代驾过来。

    不多时,有辆马自达出租车靠边儿停下,里面钻出一个女子。

    “嗨……”皮裤衩的姐姐一亮相,懒龙立刻就不想说话了。怎么回事儿,怎么哪里都有她呢?来不及多想,那女人已经坐到驾驶室。

    “你俩这是要去哪呀?”姐姐一脸坏笑,抿着小嘴自下而上地打量着懒龙。

    “温馨花园……我要去温馨花园……”张巧半醉半醒,朦朦胧胧地回复道。

    姐姐甩了个响指,也没再说啥,脚下油门一轰,那辆奥迪便是呜嗷一声原地蹿起!“你慢点……是不是喝大了你?”懒龙被她吓了一跳,他一手揽着张巧发飘的身体,一手紧紧攥着安全扶手。

    这娘们太任性了,如果不是看在皮裤衩的面子上,劳资才不惯着她呢!懒龙心头暗自嘀咕,冷不丁一抬头,看到后视镜中一双充满怨怒的眼睛正在盯着自己。

    “小日子过的很惬意嘛,喝花酒,泡小妞,要不要找个僻静之地来一次车啊震?”姐姐声音很甜,但那表情却是有点冰冷。尤其是那双眼睛,犀利之中透着恶毒,更是让人无法适应。

    “你想多了,好好开车,安全第一懂不懂?”懒龙说。

    “放心吧懒总,那什么,再不济老娘也是五六年驾龄的老司机了,这辆小破车还可以驾驭。”说完脚下油门猛轰,发动机一声啸叫,车子便如离弦之箭冲上城市快速。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