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山村小神农 > 第0032章 得到宝书
    第0032章

    “你先睡,我出去买包烟!”

    “抽屉里有,自己找!”

    “不光是买烟,还要买些饮料是吧,万一你夜里渴了咋办?”

    “你就甭操心了,这些东西冰箱里都有!”张巧抿嘴笑笑,唠叨几句就睡不着了,索性坐起来,很是羞涩地看着懒龙。

    没办法,这娘们看管太严,找机会开溜都没有。他只好装出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靠在沙发上,顺手拿起相册翻腾。

    “你干嘛呢,过来呀!”张巧无聊地掰着手指头,羞羞答答地说。

    “睡吧睡吧,明天还要上班呢!”懒龙过来拍拍她的肩膀,如同哄小孩似的把她摁到床上。可是张巧还是不睡,一脸柔情地注视着懒龙出神,那表情非常腻歪,看的懒龙也怪不好意思的。

    懒龙明知张巧在想啥,可是他的心思并不在这里。“你先睡吧,我冲个澡!”这个理由很充分,张巧小嘴一抿也就没再说啥。

    懒龙穿了拖鞋走进洗浴间,把水龙头拧开,随即就给皮裤衩发了个短信。不多时,一辆马自达出租车悄悄停靠在小区门口。

    懒龙只是洗了个脸,借着流水声音做掩护悄悄溜出门。

    皮裤衩和她姐姐俩人都站在外面等着。姐俩看到懒龙来了都很高兴,皮裤衩上来兜住懒龙的脖子,一阵撒娇打混后,俩人双双钻进车子。

    出租车徐徐驶离小区,懒龙打怀里拎出一套化妆品扔给姐姐。这是他在张巧卧房里顺来的,绝对保真的名牌高档玩意儿,还没开封,据说这一套差不多能值几千块。

    这姐俩不是草包,对于化妆品都很在行,打眼一过就知道好货还是赖货。姐姐乐的不知说啥才好,朝着后视镜一个劲儿地咧嘴。皮裤衩一脸的郁闷,甚至都不想再搭理懒龙了。

    车子驶入正街,路过一家大型商场时懒龙又买了许多老年营养品,还有不少水酒饮料等日常用品。这些东西差不多花了一千多,又给皮裤衩姐俩每人买条牛仔裤。皮裤衩这才有些笑模样,姐俩个高高兴兴地往车里抱东西。

    不多时就到了城郊下洼村,胡同子里走出一个老头,他佝偻着腰,手里拄着拐杖,正是上次碰瓷的那位。相同的地点,相同的人物,而人物的身份却是大不一样。

    懒龙和皮裤衩老早就下了车,很是亲热地陪着老头并肩而行。老头看看懒龙,又看看车子里满满当当的东西,当时就笑的没法,脸上的褶子全开。

    一家人有说有笑地进了家门。车子开进院,大门咣当一声关闭,姐俩开始忙活着做菜包饺子,懒龙则陪着老头下象棋。

    不多时饺子下锅,几道比较体面的小毛菜也炒熟了,姐两个就放了炕桌,先把老爷爷请到炕头坐稳,而后开始上菜上酒。

    饺子是三鲜馅的,咬上一口很是美味。懒龙一介穷光蛋,对于烹调方面又很陌生,平时根本吃不到饺子。除非是到了大年夜,隔壁的香豆嫂见他一个人怪可怜的,包饺子的时候就多和一块面,顺便把他那份也带出来。

    一家人围在桌上连吃带喝,最高兴的当然是那个老头。他的酒量还可以,接连喝了两杯白酒啥事没有。喝到差不多的时候,老头就说话了。

    “那什么懒龙啊,你来我家也不是初次了,经过多方面的考验,发现你丫的人品还不赖。于是我决定代表全家人送你一件礼物,那什么礼轻情意重,还请收下哈!”说着便是下地翻东西。

    “咦……”老头翻了半天也没找到要找的东西,于是眼睛一瞪,看向那姐俩。

    “爷,你找啥?”皮裤衩问。

    “书,我那本书呢?”老头有点焦躁,说话的声音都变了。

    “啥书呀?没见!”皮裤衩说完继续啃她手里的骨头。

    “杀羊沟那本书,叫啥来着?反正就是写杀羊沟宝藏的那本书嘛!”老头满脸复杂,瞧瞧大孙女又瞧瞧小孙女,最后便是把目光锁定在姐姐身上。

    “大丫你见了没?”老头问。

    “没见!”姐姐说。

    “那就见鬼了哈,昨天晚上我还见到了,怎么今日个儿就没有了?”老头重新在四处翻了翻,还是没找到。

    懒龙瞟了姐姐一眼,见她脸不红心不跳,表现的从容淡定。于是也没说啥,借口上厕所就出去了。

    “唉……你们这俩孩崽子真是气死我了!”老头郁闷,一屁股坐在炕沿上。

    “爷,我跟姐白天都上班,只有你老人家一个在家看门,把东西弄丢了哪能怪罪我们呢?”皮裤衩争辩道。

    懒龙来到院子里,见姐姐的出租车就停在树下,于是偷偷凑过去。

    车门没上锁,懒龙一拉就开了。在驾驶员头顶的遮阳板上夹着一个本子,懒龙取下来一看,当时就乐抽了。不错,正是那本《杀羊沟秘典》。

    ……

    懒龙点支烟,慢慢悠悠抽了几口。而后吹着口哨,很是得意地去了趟厕所。回来时看到姐姐也在外面,于是朝她嘿嘿一笑,转身就进了里屋。

    老头见到懒龙一脸尴尬,答应人家的事儿突然又没戏了,他的老脸多少有点挂不住。但是懒龙却没在意,还安慰了老人几句。老头第一次遇到如此懂事理的孩子,内心深处不由便是一片欣慰。

    吃过晚饭姐俩就到隔壁房间里摆弄东西。懒龙今天大出血,为她们买了不少稀罕物。尤其是送给姐姐的那套化妆品更是名贵的不得了。姐姐高兴的走路都发飘,看懒龙的神色也是越来越不正常。

    老头坐在炕上喝茶,懒龙一个人站在门口接电话。

    电话是田二凤打来的。

    “卧槽……这两天你到底死哪儿去了?家里都要闹翻天了你知不知道?”田二凤气呼呼地问道。

    “咋了二姑?”懒龙一听就害怕了,不知道家里到底发生了多大事故,吓得说话都岔声了。

    “还不是你家那头该死的臭叫驴嘛,你不在家这两天没黑带白地叫唤,有草不吃,有水也不喝,一门心思地瞎几啊吧叫唤,把整个村子搅和的鸡犬不宁!”

    “有这样的事儿?”懒龙不信。以前他也出过远门,把黑子一个留在家里,那家伙乖的很,白天溜达着上山吃草,下晚就吃饱喝足回家睡觉,一点都不惹祸。有时候香豆嫂会跳墙过去看看它,那家伙还跟香豆嫂撒欢玩。

    这次是怎么个状况呢?

    “我还能忽悠你吗?不信你可以问问香豆婊。现在我就在黑子跟前呆着呢!”田二凤说。

    “嘿嘿嘿,田二姑你撒谎都不带脸红的,你说就在黑子跟前,我咋就没听到黑子叫唤呐?”懒龙笑道。

    “我去……你这人可真是的,跟你家这臭叫驴一个揍性。谁知道这家伙咋个毛病呢,我不在的时候它往死里叫唤,驴槽都被它拱翻个了,我一来它就老老实实的乖得很哩!”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