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山村小神农 > 第0034章 放开我
    懒龙见孟刚他们来了,便是朝着仙雪母女俩点点头,转身下车。

    “懒老大!”大个子丁文利那天也被懒龙修理过,深深知道懒龙的实力。同是习武之人,打心眼里也是佩服这个年轻人,所以大老远的就朝着懒龙抱拳打招呼。懒龙嘿嘿一乐,上去就是一拳,大个子肩膀挨了一下,身体一歪,呲牙就是一乐。

    “丁文利,你小子也来了!”懒龙打着招呼,顺手就把中华烟递过去。

    三个人倚着栏杆吞云吐雾,一根烟没抽几口,孟刚和丁文利俩人就上车走了。懒龙在桥头把烟抽完,又到桥洞子底下撒泡尿,这才晃晃悠悠钻进宝马车。

    “天啊,刚才那些人是干嘛的,怎么恁像电影里的黑社会?”田芽捂着自己的胸脯,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

    “呵呵,没你说的那么严重,他们都是好人,我的兄弟!”懒龙淡然道。

    “你的兄弟?怎么以前从没听你提起过?”田芽一脸复杂,不由得又往仙雪那里瞅了瞅。

    “是啊懒龙,咱模范营子村民都是正经过日子人,可不能结交一些不三不四的混混呀!那些人素质太差,咱可招惹不起!”仙雪也觉得这些人非常可疑,于是补充道。

    “嘿嘿嘿,放心吧仙总,这些人真是我的弟兄,做事情都很稳妥细心,你就把心放到肚子里准备收钱吧!”说完懒龙就往仙雪脸上瞥了下,正巧这时仙雪的花衬衫开了俩扣,一大片雪白的地方露出来,懒龙当时就愣在那里。

    “你……”仙雪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等她发现懒龙正在盯着自己那地方看时已经过去好一阵子。仙雪满脸通红,本想斥责懒龙几句,但又因为自己女儿在身边不好意思开口,也就强行忍耐着把扣子系上。

    这下丢人丢大了!仙雪心里着实的不是个滋味。本来这车里只有她们母女俩来着,所以稍微放松放松也是正常事情。谁知道刚刚才把扣子解开就遇到懒龙了。

    大半夜的突然遇到这小子仙雪自然很是激动,就这么的,几个人只顾着说话了,竟是忘记把花衬衫的扣子系上!

    这事儿整的,仙雪越想越闹心,抱着胸脯足足五六分钟都不吭声。她是一个美人胚子,十里八村数一数二的村花形象。虽然现在年龄大了,但是由于养尊处优保养的精心,修长的身材一点都没走样。

    还有一直引以为傲的细腻皮肤,就如她的名字一样仙灵雪白,任哪个男人见了都会情不自禁吞咽几口酸水。

    自己这样的身价都被懒龙吃了豆腐,仙雪生气,就差没掐他的屁股了。可是生气归生气,这个憨厚耿直的家伙又是那么招人待见,说不出哪里好,但是在心里头总也忘不了。

    仙雪忐忑不安,小心脏彭彭敲着鼓。她心虚地往田芽那边瞅了瞅,幸好那丫头趴在方向盘上迷糊着了。老天保佑,这事儿如果被她察觉到,那可就麻烦大了!

    仙雪终于放心下来,扭身就往懒龙这边瞅。

    懒龙也是正在埋怨自己不懂事,看谁的不好,非要看村长夫人的。这特么的办的啥事儿嘛,让人家仙雪对自己是个啥印象呢?

    他偷偷抬起头,正演上仙雪的目光很是复杂地看着自己。懒龙一怔,想要回避却又没回避成,仙雪的小手从座椅旁边伸过来,一下捉住他的手腕。

    冰凉的一下,懒龙全身就如触电一般差点喊出声来。仙雪羞羞地低下头,但那柔润的小手却没有收回去,生生的被懒龙捏住。

    “嘻……”仙雪抿嘴不敢出声,懒龙也是做贼似的不敢大意!

    远处闪烁着一溜灯光,三辆丰田霸道嗷嗷啸叫着朝着这边驶来。

    “懒总,事情办妥了!”丁文利敲敲窗户,高大的身材如同狗熊一样遮挡了车内光线。

    “哪呢?”懒龙揉揉眼,把车窗摇下。

    “呐,人在车里,刚从被窝里请过来!”丁文利咧嘴笑道。

    “没难为人家吧?办这事儿要先礼后兵,免得被人家委以土匪的口实!”

    “懒总你放心,这事儿我们哥几个做的绝对稳当,连他一根汗毛都没碰,纯属和平谈判!”丁文利保证道。

    “走,看看去!”懒龙从宝马车里出来,直接又钻进丁文利驾驶的霸道车里。

    后排座椅上端坐着两个天昊门的彪形大汉,两个大汉中间则是大富贵酒店老板左云峰。

    “左云峰,我们老大要跟你谈谈!”丁文利说。

    左云峰扬起脸,很是不屑地看看懒龙。“你就是他们老大?知道我是谁不?”

    “呵呵,当然知道,你不是开建材商店的左云峰左大老板吗?”懒龙诙谐地一乐,很是友好地拍拍他的肩膀。

    左云峰撇嘴,突然便是一脸的震怒。

    “你们特么大半夜的把老子折腾起来,到底是何居心?”

    “没啥大事儿,不是有句俗话嘛,叫做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我们也是受人之托,替债主拿回属于自己的货款!”懒龙还是一脸的微笑,丝毫没见半点怒色。

    左云峰沉默半晌,可能他正在琢磨是哪家债主向他讨债。想了半天也没猜到到底是谁,因为此人本身就是一个骗子,外头欠的货款多了去了,就连他自己也想不起来到底能有多少家!

    “有屎就拉,有屁就放,到底是谁让你们来的?”左云峰暴怒,抬肘击向身边大汉。那汉子早有提防,上去就是一鼻搂子。这一下子非常厉害,直接就把左云峰搂到座椅底下。

    “把他带走!”懒龙低声道。两个大汉拎起左云峰就往车下拖。

    “放开我,艹……”左云峰挣扎,那汉子咬着嘴唇,卯足力气又是一鼻搂子!“啊吆……”左云峰惨叫一声再也不敢放声,被两个巨汉拖到车下,又从小桥上拖到建材市场门前。

    夜深人静,偌大一个建材市场空空荡荡,就连附近马路上的车辆也是逐渐的稀少。懒龙抬头看看蹲坐门前的两个巨大的石狮子,突发奇想,就把左云峰拎过来,扔到狮子脚下。

    “呵呵,左老板是吧,这个建材市场的一草一木你应该最熟悉不过了吧?”懒龙叼着香烟,边抽边问。左云峰不明白懒龙此话何意,当时便是大嘴一撇。

    “那还用说,劳资亲眼目睹这家市场从繁荣到衰败的整个过程,何止是一草一木,就是有几个老鼠洞劳资都特娘的一清二楚。”左云峰财大气粗,过惯了飞扬跋扈的日子,受这样委屈还是第一次,所以有些不太适应。时不时的还要装装啊逼,寻找一下存在感!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