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山村小神农 > 第0037章 鸡蛋炒葱花
    第0037章

    离家两天,小叫驴急得蹦了高。田芽开车把懒龙送到家门口,小轿车刚停下,院子里就传来一阵驴叫。紧接着,只听大门嘎吱一声,田二凤和黑子脚前脚后就跑了出来。

    “二姑,怎么是你?”田芽下车帮懒龙拿东西,后备箱里塞得满满的,全是仙雪以模范营子水泥厂的名义给懒龙的奖励。田二凤呵呵一乐,上去就把自己的侄女儿抱了抱。等她再往车里一看,当时就傻了。

    她看到嫂子也在车上,而且还在跟懒龙商量着啥事儿似的。看样子,这俩人有说有笑走的还挺近便。田二凤没敢上去搭讪,怕是被嫂子看出事来不好解释。于是就假装没看到,抱起一箱苹果就往院子里跑。

    黑子见到主人激动的哇哇乱叫,围着车子一圈一圈的蹿,把大街上的灰尘都扑腾起来,呛得田芽直咳嗽。

    “你这房子还是老人留下的祖屋吧,是不是应该翻盖一下?眼下正是雨季,这老屋年久失修恐怕不太安全吧!没钱的话就跟姐说,千万别对付!”出于身份,仙雪没下车,坐在后排座椅上跟懒龙聊个没完。

    懒龙看到田二凤和黑子都在,真想过去跟他们亲热一下,但是仙雪还没离开,他也不敢瞎整。别看他跟仙雪本人咋折腾都可以,仙雪也不带生气的。如果田二凤他俩的事儿被仙雪知道了,那可就是大祸临头。

    仙雪是田氏家族中的一把手,大事儿小事儿她都管。尤其是有关门风荣辱的问题她更是手拿把掐,绝对不允许任何一个家族成员胡来。

    虽然田二凤已经结婚,嫁出去的女,泼出去的水,表面看来好似与娘家没啥关系。但是田二凤可是田大胖子的亲妹子,小时候过继给本家叔叔当了闺女,俩人属于同父同母的亲兄妹,这种关系非同一般,仙雪就是想不管都不行!

    所以懒龙还是没敢露出马脚,等他亲眼看到田二凤抱着纸箱子跑进院子后,这才打开车门,抱住黑子的驴脖子就是一阵亲热。

    仙雪母女在边上看了都很感动,田芽也是比较喜欢动物,于是也试探着过来抚摸黑子的白嘴巴。黑子这几日跟田二凤相处比较融洽,貌似习惯了香水的味道,竟是非常温顺地跟田芽玩耍。

    ……

    “你个死鬼,还知道回来呀?”田二凤看看田芽的车子走远了,才从屋后柴禾垛里走出来。她见懒龙身着一身笔挺的西服,浑身上下洋洋洒洒,整个人如同土豪归乡一样气派,当时就是一阵心跳。

    “本来还有很多事情没处理完呢,就因为惦记着你和黑子,我才匆匆忙忙的赶回来了!”说着话,懒龙就拉住田二凤,把一条牛仔裤放到她手上。

    “你买的?”田二凤惊喜道。

    “嘿嘿,也不知道合不合身,穿上试试嘛!”懒龙微笑着说。

    “哇塞。还是名牌,这得不少钱吧?”田二凤拎着裤子上下比划了半天,最后还是没舍得穿。

    “试试嘛,看看合不合身!”懒龙又道。

    “唉呀……这光天化日的试啥呀,还是等到下晚吧!”田二凤抿嘴一乐,拿起裤子就往屋里走。

    所有东西全都归拢到屋里,吃的喝的穿的啥都有,还有两条软中华。这些东西差不多能有几千块,把懒龙的小屋子都堆满了。

    天太热,懒龙洗了把脸,田二凤帮他把后背擦了擦,两个人便是坐在阴凉地里说话。

    “这两天辛苦你了,没有你的话黑子都得疯喽!”

    “唉呀这算啥,就是换个睡觉的地方而已,别那么客气!渴了吧?我给你泡杯茶!”田二凤起身要去倒水,懒龙一把拉住她。“大热的天泡茶干嘛,不是有饮料吗?不喝就过期了……”

    田二凤呵呵一乐,用菜刀划开一个纸箱子,打里面抻出一瓶饮料来。“拿,喝吧!”田二凤说。

    “你也喝,稀烂贱的玩意儿,喝光了再买去!”懒龙打开一瓶推给田二凤,自己也抓起一个咕咚咕咚开喝。

    ……

    俩人在院子里唠嗑,不知不觉天就黑了。

    “唉呀天不早了,我得家走了,你也回屋歇着吧!”说罢田二凤拍拍屁股上的浮尘,扭头就要离开。

    “走啥走,我不在家你都住这儿了,这我好不容易回来了你咋要走呢?”懒龙把她拉住,一下拽到自己大腿上。

    “你别这样,让人见了说闲话,你不怕呀?”田二凤慌忙往起拱,却没拱起来。

    “怕啥?这院里铜墙铁壁的,谁能见到?今晚就在这吃吧,好东西有的是!”懒龙说。

    “不行啊,我家里头还有恁多张嘴物哩,不回去哪行?”田二凤见懒龙神色不对,唯恐这小子在外头学坏对自己做出啥缺德事来,到时候后悔都来不及呢。于是还是坚持要走。

    “张嘴物又不会说话,少吃一顿能死咋地?就在这吃吧,我给你擀面条,嘻嘻……”懒龙抚摸着田二凤的肩膀,笑嘻嘻地道。

    “真?你要真擀面条我就真不走了!不许骗俺!”

    “看你这话说滴,就好像我懒龙经常骗你似的。那啥你坐稳当点,我去和面。”说完懒龙就去洗手。

    “呆着干嘛,嗑瓜子喝饮料,这些东西都是给你预备的,你知道我不吃零食!”懒龙折回来,把几袋子小吃丢到田二凤脚下,然后又往厨房里走。

    田二凤迷迷瞪瞪地吃着瓜子,心想今日个这是日头打西侧出来了咋滴,这寸草不捏的家伙怎么学会擀面条了?

    不多时,灶堂里冒起了火苗,一缕缕的柴草烟卷着边儿地往天上升。锅里的水翻着白花,面条也切好了。懒龙看看自己的手艺还不错,一根一根的又粗又长,不由便是一阵激动。

    面条下了锅,懒龙又开始打卤子。不一会韭菜肉沫的卤子也打好了,还荷包了几个鸡蛋。

    “那啥主食整好了哈,炒菜的事儿就归你了,我出去抽棵烟凉快凉快!”懒龙用围裙擦了汗,哼唧着小曲就往驴圈走。

    黑子这家伙正在槽前吃草,它见主人进来了便是咴咴地甩着尾巴朝他跑过来,伸了舌头舔懒龙的脸。槽里面绿草青青,全是一水的黑麦草。

    这些草一般都是鸡鸭鹅的主要饲料,草质细嫩,营养成份比较高,黑子能吃到这样的饲料简直就是奢侈生活。懒龙发觉自己出门这两天黑子竟然胖了不少,身腰又长又圆滚,鬃毛也是乌黑油亮,不免便是暗自感谢田二凤。这娘们的确是把过日子的好手啊,院里院外被她收拾的干干净净,就连驴棚里都没见一个粪蛋。

    叼着烟撒个尿,打完冷战后懒龙就往屋里走。这时候田二凤也炒熟了俩毛菜。一个是西红柿炒韭菜,一个是鸡蛋炒葱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