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山村小神农 > 第0042章 香豆
    0042章

    王从贤晨练回家路过自家超市,便是叼着烟卷往店里走。现在是大清早五六点钟,太阳刚刚冒红,一缕强光穿透玻璃照在小床上,把女儿的半截小腿映的雪亮。女儿滴滴睡意正酣,白皙的胳膊露在外面,吊带背心等物也乱糟糟地堆在桌子上。

    姑娘一天天地长大了,长身腰,大眼睛,所有优点都随了她,跟她那个死爹没有一点相似的地方。这一点王从贤很是欣慰,毕竟自己也曾经是模范营子的大美人来着,虽然现在老了些,自己女儿却很争气,又漂亮又有能力,为他们夫妻赚足了面子。

    更加上前几天女儿脸上的克夫痣突然不见了,整个人一夜间就变成了天仙女一样好看。这一现象更把王从贤激动的老泪纵横。她每天都带着香表到老山头观音庙许愿,感恩菩萨,感谢老天。

    她在女儿身边坐了会儿,突然间发现女儿旁边还有一个枕头。王从贤也是过来人,对这方面很是敏感,她着实的吃了一惊,一把就把那枕头耗过来,放在鼻子底下使劲儿一闻,王八羔子的,还真有男人身上的油泥味。

    王从贤吓得够呛,随着女儿的一天天长大,让她最为提心吊胆的就是这种事。她一下就急眼了,刚想把女儿招呼醒了问个究竟,转身又看到床头柜上放着一个烟灰缸。

    “嗯?怎么会有这个?”烟灰缸里满满当当都是烟头。王从贤见到这些更是心惊肉跳,她捏起一只烟头仔细的端详,看着看着她就想哭,那烟头竟然全是玉溪!

    在这偏僻的农村,能抽的起玉溪的人没几个,这人会是谁呢?

    懒龙?这个名字出现在脑海中的一刹那王从贤要死的心都有了!怪不得,大清早这孙子就出现在自家超市门口……

    他跟自己说是买烟来了,可是看女儿睡得这么香,脱的这么干净,根本就不像早起卖货的样!完了完了,自己的宝贝闺女被人给占了!呜呜呜,王从贤想着想着便是气的七窍生烟,泪珠子也是刷刷地往下流。

    刘滴滴乃是刘屠夫的独生爱女,这丫头打小就会来事,长大了又会做生意。所以王从贤夫妇视她如掌上明珠。

    越是这样,越是希望女儿有个好归宿,嫁个高富帅。住别墅,开豪车,人前风风光光,人后体体面面。他们老两口子也跟着沾沾光,出个洋相啥的,小日子那才叫美呢。

    可是现在这种结果她真的懵了!王从贤肝火上升,眼球都被烧成了红色。但是这种时候她还是没忍心把闺女叫醒,只是掀开她的花被单,把那顺滑的身体往边上推了推!

    沃日……王从贤见到褥单上留下一片新鲜的血渍,红彤彤的直辣眼睛。王从贤二话没说,直接就晕倒在床底下。

    无巧不成书,许多事情都是出在一个巧字上。正演上香豆嫂拽着小腚出来买挂面。她家娃娃起早上学,她也是心急火燎地给孩子准备早餐。

    来到超市里一看门开着呢,屋里却没人。于是香豆嫂便是扯着嗓子喊了几声,半天过去还是没见有人出来。因为着急做饭,香豆嫂只好硬着头皮往人家卧室里闯。

    “诶吆……这是咋了嘛?”香豆嫂见到床上趴着一个,地下趴着一个,当时脑袋就是轰隆一声,以为发生了啥事情。

    等她稍作镇静仔细再看,才看出来是刘滴滴睡觉不老实,翻身打把势把自己妈妈给踹到地上摔懵了。于是乎香豆嫂就上去拉扯王从贤,拽了半天也没反应,香豆嫂又招呼刘滴滴快醒醒,你妈妈摔坏了。可是刘滴滴睡得就像一只小猪,咋喊也是不醒。

    见到这个阵仗香豆嫂就害怕了,心想这事儿整的尼玛真不是时候,老娘的龙子还要等着吃东西去上课呢。要是迟到了老师又要在微信里磕碜她了。

    于是香豆嫂着急忙慌,赶紧的掏出小手机,想要打个电话找人帮忙,可惜她的电话本里没几个人,当村的除了大懒龙再就是自己的老公。

    香豆嫂的老公是瓦匠,正月十六扛着行李到省城搞建筑,直到现在一次都没回来过。不过人家那爷们绝对争气,同样的打工,一天能挣二三百。并且人家也是正经过日子人,挣了钱就给香豆打到卡上,就连十块钱都不舍得花。

    香豆嫂没辙就把电话打到懒龙手机上。

    不大一会,大懒龙一脸茫然地出现在香豆嫂跟前。

    “咋了这是?”懒龙脸色有点难看,好像是有点不乐意的架势。其实香豆嫂不知道内情,并不是懒龙不乐意,而是懒龙害怕了。看到这个现场懒龙立马知道是自己闯了大祸!

    懒龙朝着香豆嫂看了看,发现小娘们今日个打扮的很洋气。白短裤,黑皮鞋,上半身箍了一件露肚脐的小背心,头顶上卡着发簪。

    他们俩人本是一墙之隔的好邻居,平日里大事小情香豆嫂也没少帮衬懒龙。有时候演上下雨天,懒龙忙着在杀羊沟里看守泼金床,香豆嫂便是顶着雨给他送饭。所以说在这个村子里懒龙最为尊敬的就是香豆嫂了。

    香豆嫂耳垂上挂着一对小耳钉,金黄金黄的,那就是懒龙用自己的沙金请人为她制作的。这个礼物更是让香豆嫂感动不已,于是有时间就往懒龙家里跑。

    甭管懒龙在家不在家,碰到活计当时就给处理掉。有时候干活的夹空来觉了,便是毫不客气地趴在懒龙的铺盖上眯一会儿。

    懒龙的汗水味很特别,跟别的男人不一样,让人闻了就想睡觉,非常舒服非常安全的那种感觉。香豆嫂一趴到懒龙的铺盖上就不想起来,有一回迷糊大劲儿了,懒龙回来了她都没醒。结果那天懒龙就把她给那啥了……把她给脱了衣裳,还盖上条破毯子。

    那天把香豆嫂臊够呛,心想这事儿整的太磕碜了,自己一个老娘们光天化日的跑人家光棍铺盖上睡觉,这不是耗子调戏猫找死的节奏吗?如果懒龙真的把她给那啥了,她就是打官司告状都赢不了!

    幸好人家大懒龙啥都没干,还在自己身边点了根艾蒿做的蚊香驱赶蚊子。这样的好人打着灯笼都难遇到,把香豆嫂感激的差点以身相许。那种躁动在她心里一闪即逝,自己已是有夫之妇,可不能有那些花花心思。

    所以从那以后香豆嫂就不敢再往懒龙家里溜达,有时候实在想去了就隔着墙头往那院子里瞭望几眼。她喜欢看懒龙的背影,那带有莽荒气息的大块头,肥头大耳雄壮的如同一头公牛,这样的体魄香豆嫂非常稀罕,有时候竟是隔着墙头看的自己血脉喷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