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山村小神农 > 第0046章 塌方事故
    城里的洗澡水就是好啊,要凉有凉要热有热,还能根据自身的需求任意调节温度。田二凤心情舒畅,洗的也就非常开心。而床上躺着的懒龙听到那哗啦啦的流水声,以及一缕缕被潮湿冲淡的女人香味儿当时就有点控制不住。

    他忽地就打床上坐起来。嘿嘿,这娘们到底是啥意思嘛,洗个澡搞出这么大动静,是不是在暗示劳资什么?懒龙的心尖簌簌过电,就像被谁偷偷舔了一下似的,那种难受滋味根本无法言喻。

    懒龙极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翻了翻枕头,又重新躺下去。水声依旧,香味四溢,田二凤弧度迷人的轮廓时不时的就会自那磨砂玻璃后面出现。懒龙一脸尴尬,真的不知道如何是好。

    时间过去了二十分钟,洗澡的女人还没有完活。女人最浪费时间的只有两种事,一个是逛街,另一个就是洗澡。她们的身子好像与生俱来就是纯净体,容不得一点尘埃和污垢。躺着躺着,懒龙忽然就想起了皮裤衩。皮裤衩是他懒龙的女人,虽然相识没有几天,却是深深藏在自己的心里……

    看看田二凤还是没有出来的意思,懒龙便是穿戴整齐,蹑手蹑脚地推开屋门。

    大街上灯火阑珊,路灯下的行人熙熙攘攘,男男女女五颜六色,各式美女足以让人眼花心乱。

    医院门前停着一溜出租车。懒龙摸摸兜里还有不少钱,便是猫腰钻进一辆车内。

    “走着师傅,城郊下洼村!”懒龙习惯性地笑眯眯,顺手摸出一包玉溪。

    “谢谢,我不会……”开车师傅非常礼貌地摆摆手,随即挂档起步,出租车便是徐徐驶入快车道。

    二十分钟后,城郊下洼村一株大槐树下多出一个魁梧的身影。

    “大嫂你好,请问这户人家的主人呢?”院子里亮着灯,飘渺的光线穿透树木枝桠,洒下一地稀碎的光斑。一个中年妇女正在院子里打扫卫生。

    “你是租房子的吧?呵呵……我就是房东,有话请到屋里商量!”说罢那个大嫂撂下扫帚,用手把裤子使劲儿拍了拍,便是乐呵呵地迎上来。

    懒龙皱眉。

    “租房子?不是啊大嫂,你弄错了,我找那个老爷爷……”

    “哦哦,原来是这样啊,你是他家亲戚吗?他们一家三口房租到期,昨天就搬走了!”大嫂一看懒龙不是租房子的,也就无心跟他搭讪,转身拎起扫帚,又开始刷刷地扫地。

    听到这些懒龙立刻就蒙了。这到底是咋回事儿嘛?这一家人真是奇怪,打电话没人接,搬家了也不提前咳嗽一声,尼玛的这办的是啥事儿?还拿不拿劳资当姑爷了?

    懒龙一脸郁闷,瞬间便是心神不定,有种被人遗弃的感觉。

    ……

    回到医院门口已经半夜,因为心情不好的原因,田二凤的若干电话都没有接。有可能这娘们都给气疯了,但是懒龙心里想着的都是皮裤衩的影子,竟是无视了田二凤的存在。

    这一夜对田二凤的打击很大,那女人一个人守在病房里哭了大半夜。而懒龙在茫然无措中游荡了好几条街道,眼看着街头巷尾人影逐渐稀疏,懒龙终于缓过神来。他突然想到皮裤衩是张巧的员工,如果明天上午到张巧美容院去等着,不就可以找到她了吗?

    想到这个懒龙便是一阵激动,同时也是拍着脑门叹服自己的弱智。心情瞬间好转起来,于是便是摸出手机准备给田二凤回个电话。

    毕竟人家是为了自己才来的省城,无论出自什么原因,这样把人家晒在一边肯定是不太礼貌。然而电话打过去之后对方却是关机了,弄不好是没电了,懒龙知道田二凤的小诺基亚电池不怎么丁怼,于是也就嘿嘿一乐,发誓过几天给她买个好的。

    前方出现一座大厦,巍峨的轮廓只把懒龙晕的够呛。好家伙,这特娘的还是楼吗?简直就是一柄直插云霄的宝剑。

    懒龙在那楼下驻足了半天,生生的就被那富有现代化气息的大场面给惊到了。整座大厦也不知道有多少层,从上到下清一色的七彩霓虹,楼下豪车遍地,楼上歌舞升平,来往行人全都是非富即贵的土豪装扮。看来这里是富人区,不是穷人来的地儿。

    懒龙晕头转向地走着,突然间,自己的手机竟是响起了鸟叫。那是他专门为仙雪设置的铃声。自打跟仙雪接触一次后,懒龙便把这个女人当成了朋友。

    “仙总,这么晚了……”懒龙的话还没说完,对方却是传来一阵嘈杂而混乱的哭喊声。“喂喂……仙总……”懒龙不知到底发生了啥事,于是大声问道。

    “懒龙……你睡了吗?”嘈杂声依旧,仙雪的声音显得非常低沉。但是懒龙却能清晰听到仙雪急促而紧张的喘息声。

    “姐,我没睡呢,你那边怎么了?怎么乱哄哄的?”

    “出事了小懒,理石矿附近塌方了,有七八个工人被巨石堵在蛤蟆洞内……”仙雪的声音断断续续,可能是信号不好的原因,或者是其他什么原因。

    “啊?”听到这个消息懒龙也是惊出一身的冷汗。在大理石矿上班的工人都是模范营子的青壮年劳动力,有好多是懒龙的小伙伴。

    “姐,赶紧派人救援呀,还等什么?”懒龙这下也急眼了。这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一旦错过救援时机,那可真是会死人的。

    “你以为我不想救吗?可是这个鬼地方地形太复杂,大型设备不能靠近,人力又解决不了问题,这可真是急死人了,呜呜……”说着说着仙雪就哭了,毕竟是女人,再怎么强势关键时刻也不如男人抗整!

    听到这里懒龙立刻明白仙雪给自己打电话的目的。“姐,你不要着急,派人好好的看护现场,我这就往回赶!”说罢懒龙便是挂了电话。

    现在已是后半夜,街上的出租车半天才见到一个。懒龙正在着急忙慌地拦车,突然看到大厦旁边一辆又高又大的黑色车辆吱哇一声亮起了灯光。

    “莫总您没事吧?要不然我派个司机陪您一起去?”一个身材火辣的红裙美女一脸的微笑,很是关切地跟另一个夫人说话。

    “千万别……我想一个人散散心,呼……这大半夜的就甭兴师动众了!”那夫人莞尔一笑,便是顺手打开车门。“你回吧小明……”夫人关好车门,看着红裙美女窈窕的身姿隐入大厦,这才倒车调头,油门踩的嗷嗷直叫,看样子是个酒后飙车党。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