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山村小神农 > 第0053章 三十九度七
    “属猪的正好,你过来摁住你妈,我要回去准备点材料。那啥老刘你跟我走,身上多带一点盘缠。”说完鲁肥肥便是把手帕拧了拧,重新盖到王从贤脸上。

    看到爸爸跟着鲁肥肥走了,刘滴滴心里也是犯怵。她对这件事情本来不怎么相信,但是妈妈却实是遇到了脏东西,还跟她争夺洗脸盆子……

    刘滴滴拧眉沉思,小手摁着妈妈的胸脯发呆。懒龙见鲁肥肥被自己吓跑了,当时便是差点笑出声来。等到他们走到院子里后,懒龙心想这个娘们这么年轻就出来装神弄鬼的骗人钱财,简直是太坏了!

    于是懒龙意念催动身体,斜刺里追出去。当时没有趁手的家伙式,便从兜里摸出一粒桃核来。那是他从杀羊沟里带出来的,形状酷似鸡卵,个头也跟鸡卵相仿。

    这桃核密度很大,拿在手上沉甸甸的,懒龙嘿嘿一乐,瞄准鲁肥肥的屁股就是一下。

    “哎吆……”鲁肥肥正处于紧张状态中,有点风吹草动她都心惊。突然感觉屁股被谁砸了一下,她立刻紧张的一捂,扭头看看刘屠夫,发现这家伙哭丧着脸距离自己好几步,根本不像他干的。

    “大哥你打我揍啥?”鲁肥肥问道。

    “瞎扯,哪是俺!”刘屠夫不悦。

    一听这话鲁肥肥脑袋发炸,小跑着就冲出了刘家大院。

    “肥肥你慢些个,等等俺!”刘屠夫心里也在跌个,这事儿也是太蹊跷了,好端端的一个女人说撞鬼就撞鬼,这大清早的还让不让人清闲的呆一会儿了!

    鲁肥肥脚步飞快,出了刘家大院她就直接往自己家里奔。这娘们三十来岁,腿脚利索着呢,拐过刘家那条街道时就把刘屠夫甩没影了。

    “啪……”鲁肥肥妈呀一声,感到屁股又被人偷袭了。用手一捂啥都没见,低头再看时突然愣住了,她竟然看到地上躺着一个大桃核。

    这桃核大的邪乎,比自家老母鸡产的蛋还要大一圈。稀奇归稀奇,当时也没敢停步,心想这东西这大个头,哪里是什么凡间之物啊,八成是王母娘娘的蟠桃核吧!

    王从贤啊王从贤,你这婆娘真是作孽呀,你自己惹乎了神仙也就罢了,还非的把老娘也拖拉进来……

    她现在确认折腾王从贤的根本不是啥鬼魂,而是哪路神仙……她忧心忡忡,一面紧溜地默诵着阿弥陀佛一面往家里跑。这时候街上已经有了一些零碎人,有送娃子上学的,有脑血栓出来锻炼身体的,还有几个老娘们聚集在超市门口等着买货。

    人一多鲁肥肥也就缓了口气,这下她也不往自家里跑了,家里也是她一个人,与其回家还不如在人堆里安全。

    她一头就扎进人群里,顺手就抱住了大皮蛋她娘的胳膊。

    “咦……肥肥妞你这是咋地啦?咋还满脸是汗呐?”大皮蛋他娘五十多了,说话有点吐字不清。她的话还没说完呢,就听鲁肥肥一声尖叫,一个大桃核正好落到她的夹袄里。

    “哦吆吆……吓死人了撒……恁大一个桃核……”大皮蛋她娘嚷嚷。鲁肥肥吓得小脸煞白,汗珠子做事儿就滚下来了。

    ……

    懒龙见鲁肥肥知道厉害了,再继续玩下去就不讲究了,毕竟当村子住着,也就不去理她。重新拐回去,第二次去看刘滴滴。

    刘滴滴还在炕沿上坐着守着她娘。她娘王从贤满脸煞白,两排牙齿咬的咯咯作响。懒龙觉得不大对劲儿,悄悄靠过去伸手一摸,沃日,发高烧了!

    王从贤额头滚烫,看来是真的给吓病了。懒龙觉得事情玩的有点过火,万一人家真给吓出精神病来自己可就是罪魁祸首。他有点郁闷,也不想继续玩下去。

    他看到刘滴滴的手机放在桌子上,于是拿起来摆弄着,顺手给田芽发了个短信过去。

    田芽家就在另一条街上,昨天晚上她和刘滴滴到家已经很晚了,她爸妈都不在家,田芽就一个人在家看门。这个时候她刚好起床,突然接到刘滴滴的短信,说是她娘发高烧急需输液,于是急急忙忙把自己收拾利索,拎着药箱就往刘家走。

    路过超市的时候就听到一帮人在那里起哄,说是王从贤打懒龙遭报应了,光天化日被鬼缠身,捉鬼的鲁肥肥也被鬼吓得屁滚尿流。田芽见那帮人说的有鼻子有眼的,当时便是呵呵一乐。

    世界上哪里有鬼嘛,那些都是骗人的!

    田芽拽着小屁啊股一路走来,高挑的身材,洒脱的气质,二五零见了都会为之一振。到了院子里就喊道:“滴滴姐,俺姨怎么啦?”懒龙听到是田芽来了,立马就往外走。

    他刚想上去搭讪,突然想到自己是隐身的,如果弄出点动静止定会把这俩丫头片子吓傻喽。于是也没敢吱声,偷偷看着小田芽走进屋里。

    “呀……田芽你咋来啦呢?”刘滴滴见是田芽来了,看样子还不是过来溜达,肩上还背着药箱呢,就一脸茫然地问道。

    “姐,不是你叫我来的吗?俺姨咋的了?”田芽眨巴着大眼睛,很是嗔怪地反问道。

    “啊?我让你来的?我啥时候让你来啦?”刘滴滴心里纳闷,却也没好意思说出来。

    她本来很疼爱田芽,俩人那关系处的比亲姐妹还亲。自己家里正闹鬼呢,她不想让田芽卷进来,怕把孩子给吓出个好歹来。可是人家不请自来也不能往外赶了,刘滴滴只好起身给田芽让座,自己则站在地上手足无措。

    “妈呀,三十九度七……”田芽看了看体温计,当时吓得小脸都青了。“你这闺女是咋当的呀,俺姨都烧成这样了咋才知道通知我?”田芽一边责备刘滴滴一边准备输液的药品。

    刘滴滴一听这话当时就差点吓哭。可不是咋地呢,自己咋就这么笨呢,为啥不早点把田芽叫过来……可是她又纳闷了,这田芽口口声声说是自己让她来的,可是她压根就没叫她呀?

    不管怎么说,总之田芽到位比啥都强。

    几分钟后一瓶子焦黄的液体悬在头顶上,王从贤被俩闺女扒了衣裳头朝外躺在炕上。刘滴滴忙活着透湿毛巾给她娘降温,田芽抿着嘴唇做焦虑状,这时候竟是拧眉沉思,有模有样像个大人。其实人家本来就二十了,只不过在懒龙心里她始终都没长大过,始终都是个小丫蛋。

    时间不长,王从贤慢慢睁开眼睛,她的眼神非常的迷茫,但是精神头明显的好于原先。

    “姨,你好些没?”田芽柔声细语地问道。

    “芽……芽来啦!”王从贤还是有点神志不清,那都是烧的。说完这句就睡着了。田芽重新把体温计往她怀里一夹,拿出来后这才长舒一口气。

    “咋样?”刘滴滴问。

    ”体温降下来了,呵呵,三十七度二,略高一些不碍事,一会再输一瓶镇静安神的消炎药!”说着话田芽就开始对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