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山村小神农 > 第0058章 翻脸不认人
    懒龙这次可没那么傻,正所谓吃一堑长一智,就见他把头一歪,铁火铲擦着他的耳边就疾扫而下。嘭……当啷……火铲砸在懒龙的肩膀上,发出一声闷闷的声响。力量反弹,震飞了火铲,王从贤也是一屁股坐到地上。

    但是这一下真是卯足了劲,懒龙的肩膀也被砸的通红一片。王从贤又是一击成功,心中愤怒稍有缓解。

    她伸手拽住鲁肥肥的罗圈衣,本来打算借力站起来。然鲁肥肥那薄如蝉翼的破纱衣哪能经得住她的拉扯,就听得次啦一声,罗圈衣撕成两半,鲁肥肥怒目瞪视着王从贤:“嘎哈呀这是,吓着神灵有你好果子吃!艹……”。

    王从贤五官移位,一脸漆黑,眼珠子瞪的比杀猪还难看。

    “婶,小心身体啊,快起来吧,有话咱娘俩坐到炕上好好说行不了?”懒龙一副孝子模样,弯腰去扶王从贤,这时候刘屠夫也晃着膀子冲过来,这家伙杀了一辈子猪,四十多岁的年纪身子骨非常的坐实,他气势汹汹而来,手上竟是握着那把杀猪刀。

    “爹……”刘滴滴见到这个场面差点吓哭,她飞身就抱住刘屠夫的腰,可是毕竟一个小姑娘,手上没有多大劲头,刘屠夫一调屁股就把女儿甩到边上。

    鲁肥肥和田芽也吓傻了。这老家伙专门耍刀子出身,哪里有肉哪里好捅他都了如指掌。别看懒龙力大无穷,面对手持利刃的刘屠夫他还真是没辙。

    眼看着一道白光奔着懒龙气嗓划来,那速度和力道堪称专业老司机。懒龙见势也是吓得一哆嗦。他原以为刘滴滴早把那点破事儿给她父母抖搂清楚了,哪知道刘滴滴故意气着她娘,愣是遮遮掩掩不说实话。

    越是这样刘屠夫两口子越是认为实事确凿,于是早就发狠弄死懒龙!

    这种心情是可以理解的,天底下每个做父母的都不愿意看到自己孩子被人欺负。

    懒龙现在真是后悔自己为什么犯贱要往这家溜达。去跟仙雪修拖拉机不好吗?去大皮蛋他娘的炕头上听鬼故事不行吗?或者去香豆嫂家,跟她拉家常顺便吃她的豆腐,被她掐着笤帚满院追着打,哪一件事不比这里幸福的多?

    但是后悔归后悔,毕竟人家的刀子扎过来了,如果再不想法子躲躲,那就真要去见阎王爷了。

    就在这时候,就听鲁肥肥一声尖叫,一个身影飞快地扑过来,正好挡住刘屠夫的杀猪刀。“芽……”懒龙都岔声了,他怎么也不会想到田芽这时候会冲过来为自己挨刀子!脑袋嗡隆一声,紧接着就是一片昏天黑地。耳畔里传来雄玲珑颇为乐观的啼叫声,那声音非常的好听,后面还跟着一连串的幼小音符!

    懒龙只觉自己怀里抱了个人,然后身体便被一股强大的外力冲出去三四米之多。等他恢复了神志再去看,小田芽喘着粗气,她完好无损地趴在自己怀里哆嗦。

    太可怕了,我的荒天……

    鲁肥肥有些仙根,她竟看到有道金光把懒龙和田芽卷出险区。刘屠夫手握利刃扑了个空,庞大的体格扑通一声跌倒尘埃。那把刀子斜刺里飞出去,铮地一声铎碎了香炉,五谷杂粮溅了王从贤满身。

    短暂的沉寂,地球好像丢转了,所有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情况弄得眩晕。懒龙抱紧了田芽,鼓着腮帮子就往外边走。

    “你回来……”王从贤说。

    懒龙没有回头,只是应声停住了步伐。

    “俺闺女的事儿你想咋办?”王从贤的声音明显没那么高调了,懒龙没搭理他,顺手从兜里摸出一个黑不溜秋的圆蛋蛋塞到田芽口中。

    “龙……啥呀?”田芽还是处在惊恐万状之中,说话的声音失真,舌头都打摽了。小胸脯汗津津,花衬衫贴在身上。

    “巧克力奶豆,你最喜欢吃的。嘿嘿……”懒龙宠爱地看着怀里的小姑娘,心头竟是一阵幸福的滋味!看着田芽把那玲珑粪吞了,懒龙这才舒展开眉头,美美地在她煞白的小嘴唇上嘬了一口。

    “呃……你好坏!”田芽挣扎,小拳头直捣懒龙胸膛。满嘴的羊粪味道让懒龙皱眉。

    “懒龙,我跟你说话呢?”王从贤梗着脖子,厚颜质问。

    “你姑娘跟我有事吗?我咋不知道?”懒龙转身,目光似乎经过砂轮机的打磨,锋芒而尖锐,王从贤倒退半步,心脏砰砰乱跳,竟是没敢再问下去。

    “依我看,婶子这毛病并不是撞鬼。而是得罪了山神爷爷!”懒龙看向鲁肥肥,那个巫婆半梦半醒地哦了一声,突然想起了那道金光。

    “可不是咋的,懒龙大兄弟真是高人呐,小仙赶明儿还要向你学习!啧啧……”鲁肥肥丈起了桃木长剑,重新披上那件残破的罗圈衣。

    “大胆王从贤,你因何事得罪了山神爷,还不从实招来。”鲁肥肥脚踩两块砖头,煞气袭人,颇有几分李莫愁的味道。

    “你滚,再特么B啊B小心老娘削死你!”王从贤气不打一处来,上去就把鲁肥肥推了个趔趄。鲁肥肥脸色难看,闪身躲到刘滴滴身后。刘滴滴正在哭,差不多就快变成个泪人。

    “哭啥哭?有话就当着大家的面前说出来,你放心,天塌下来娘给你撑着!”王从贤恨铁不成钢地切齿道。

    “娘……你们冤枉龙哥了,呜呜呜……”刘滴滴捂着脸就跑回自己的卧室里,屋门嘭地一声锁死。王从贤的腮角抖了抖,一脚踹向刘屠夫:“大老爷们咋恁窝囊,你平时那股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的利落劲儿哪去了?”

    刘屠夫没言语,满脑瓜子都是汗水。刚才也是把他吓得要死,如果不是那道金光突然冲出来的话,估计田芽就被自己给……想到这里他再也不敢想下去,闷头坐在花墙上打哆嗦。

    “姨,你们有话为啥不好好说嘛,干嘛动刀动枪的?”田芽突然挣脱了懒龙,精神抖擞地站到王从贤面前。

    “芽,你还太小,大人的事儿你不懂!”王从贤一见田芽过来当横,虽然一肚子憋屈却也不敢跟人家叫板,便是换上一副面孔,很是耐心地说道。

    “你们别在那想美事了,懒龙哥是俺的人,跟滴滴姐没任何关系!从今天起这件事情到此结束,要是有人还敢陈芝麻烂谷子的翻腾,小心我田芽翻脸不认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