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山村小神农 > 第0060章 心头肉
    大皮蛋不明白懒龙的意思,站在原地没有挪窝。懒龙回头瞪他:“你是聋子吗?要不要给你也开个方子?”

    皮蛋一听懒龙这意思是想给老爹看病,就苦笑着摇摇头,闷头端来一盆温水递给懒龙,

    “大炮叔,你忍着点我帮你洗洗伤口。”懒龙脱鞋上炕,蹲在莽大炮的边上,用手在水盆里试了试温度,把那水温搅和的不烫手了,便是摸出一粒玲珑粪,用手指捏碎一小块投入到水盆里面。

    “懒龙呀,我这伤好不了了,你还是别费心思了!唉……”大炮叔叹了口气,闭上眼睛不说话。

    懒龙见大炮叔已经对自己的病情失去希望,便是耐心道:“叔你别气馁啊,我最近得到一个好方子,只要你配合治疗的话这个伤口肯定能痊愈!”

    大炮叔以为懒龙在安慰自己,又是哀叹一声,咬着牙关跟大皮蛋讨烟抽。大皮蛋把懒龙才给的玉溪烟给他点着了,见自己的老爹满脸的痛苦相,也是心疼的别过脸去。

    就在他们父子说话的夹空,懒龙已经动手给他清洗伤口。懒龙非常仔细地把伤口情况观察了个透彻,发现溃疡面积并不是很大,只是有点太深,里面的腐肉越积越多,致使普通消炎药根本不能顺利抵达病灶根源。

    大炮叔抽了半根烟,咬着牙等着懒龙给自己清洗伤口。他以为平时动一下都会疼得彻骨钻心的伤口,如果清洗的话还不得把人给活活疼死吗?

    可是他等了半天也没感到一点疼痛,只是觉得伤口处有着丝丝缕缕的刺痒。又过了一会,那种刺痒的感觉也消失了,就见懒龙闷头在那鼓捣什么,大炮叔自己看不见,心里还怪着急的。

    “好了叔,伤口清洗完毕。呼呼……”懒龙直了直腰板,额头已是汗津津的热的难受。这伤口经过玲珑粪水清洗过后脓血和腐肉全都不见,只有很深的一个伤口还在那长着。但那伤口里面干干净净,都是新鲜的嫩肉。

    “爹,你疼不疼?”

    “没觉得疼啊?洗完了吗?”

    大皮蛋听说懒龙把伤口给清洗完了有点不信,他凑过去那么一看,还真是清洗完了。那伤口不但清洗的干净,还比原先缩小了不少。并且伤口周围的浮肿也是逐渐消退,肉眼就可以看到那些肌肉组织正在缓缓的运动。

    “卧槽懒龙,你丫的可以啊!”大皮蛋见状竟是激动不已。他又不放心地问老头到底感觉如何,他爹说一点不疼了,就是稍微有点刺痒。大皮蛋这下高兴坏了。

    “先别高兴的太早,这伤口拖的时间太久了,你去刘滴滴家跟田芽要点纱布和绷带过来!”懒龙说完看了看大炮叔,他的气色明显的好于先前。

    不多时大皮蛋取了纱布和绷带回来,他的后面还来了个跟屁虫。

    “好嘛懒龙哥,你这是要抢我饭碗吧?”田芽乐呵呵地看着懒龙,很是娇嗔地说道。

    大炮叔见是田芽来了,当时就乐的合不拢嘴。“芽芽来啦?快坐下快坐下。”

    田芽是大夫,平时也没少给大炮叔诊病。她发现今天大炮叔的气色非常好,不由便是有些纳闷。等她凑到前面的时候懒龙已经把伤口包扎完毕。精彩的一幕她没看到,不知道懒龙哥给他敷的哪些药物,所以好像错过了什么似的,嘟着嘴巴很是郁闷。

    “好了炮叔,你的伤口包扎完毕。不过呢三天之内你还是不要远走,就在房前屋后溜达溜达,十天后就可以健步如飞了!”懒龙说完这话大皮蛋爷俩简直就是不敢相信。

    小田芽也是一脸的迷茫之色,心想懒龙哥这是唱的哪一出嘛,大炮叔这么严重的外伤在大医院都治不好他竟然敢说这样的大话。

    ……

    “龙哥,俺爹这腿多亏你了,这是俺娘压箱底的二百块钱,你揣着买烟抽。”等到懒龙和田芽从大皮蛋家里出来时,大炮叔的腿已经能够下地走动。

    懒龙知道这几年大皮蛋的日子过的也很紧吧,老娘年纪大了干不了啥累活,老爹又是这种状况。他是又要伺候庄稼又要打工赚钱,有俩积蓄都给老人看病了。于是说啥也不收。

    不但不收他的钱,还把自己的钱拿出一些强行塞到大皮蛋兜里,让他给老人买些补品。大皮蛋感动的眼泪汪汪,边走边抹眼泪。

    田芽屁颠屁颠地跟在懒龙后面,等到大皮蛋回家了,田芽这才抱住懒龙的胳膊。“喂,大恐龙你可以啊,还能治疗这种恶疾。赶明儿咱俩合伙创个中西医结合诊所吧,中医归你,西医归我,保准能赚大钱。”

    “咦……你这个办法不错,可是劳资没啥文化,那东西听说是要考证书的!”懒龙两手一摊,表示无能为力。

    田芽眼球叽里咕噜转了几圈,突然瞳孔一亮,又道:“要不然这样,我再努力一下,争取考个中医师证书。到时候你在幕后帮我开药方,赚了钱咱俩平分,你看咋样?”

    “呵呵,果然是老鼠的儿子会打洞,这小算盘打的真是精明啊!你想咋样就咋样,反正你的事龙哥永远都支持!”懒龙怜爱地注视着眼前这个小屁孩,心里竟是热乎乎的充满了敬佩。

    田芽一听懒龙说出这话,当时也是激动兴奋合不拢嘴,她突然停下来,一下就把懒龙抱住。

    “咋?你这是又来哪出?”懒龙被她吓了一跳,赶忙问道。

    “龙,俺俩恋爱吧,你说好不好?”田芽问。

    “你走开,小屁孩才多大怎么就想到这个问题了?”懒龙以为她是跟自己开玩笑,抬头见她清澈的眸底充满着期待当时就是一怔。

    “哼……本宫就是要跟刘滴滴抗衡到底。”田芽脖颈一挺,举手投足间竟是那么霸气侧漏。

    “你俩不是好姊妹吗?可不能因为一点小事儿闹别扭!”懒龙朝她笑笑,顺势在她的小鼻子上刮了一下。

    “好姊妹咋了?好吃的好喝的好耍的我都可以让着她……唯独你是本宫的心头肉,本宫谁都不给,还留着自己养着玩呢!”说完便是嘻嘻一乐,气的懒龙一脸复杂,想数落她几句都找不到合适的言语。

    俩人不久后分手,田芽到诊所里值班,懒龙则是吊儿郎当地吹着口哨,有一搭无一搭地往自己家里走。到家后懒龙才发现自己那本《杀羊沟秘典》不见了,把铺盖都翻了个遍也没找到。于是懒龙便是怀疑是哪家小孩子给摸走了。

    这样一来懒龙心里便是有点空落落的,他坐在院子里的木墩上抽了根烟,看看已是小中午,肚子里有点缺食物,就去仓房里找出一碗泡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