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山村小神农 > 第0068章 偷钱包
    “乔大……”

    走廊外,小警察单宝宝手捧文件夹挡住了乔鹰的去路。

    “什么情况?”出于职业敏感,乔鹰立即停住脚步。

    “刚刚接到报警电话,一个农民企业家被人劫持,绑匪一共八人,交通工具是一辆银白色金杯海狮面包车,地点是Gd885……”

    “这么小的案件还是移交地方武装处理吧,别忘了这里可是人家的地盘,我们京都局总要给人留碗残羹。”说罢乔鹰继续往会议室走。这是她和她的团队来到省城的第八天,跨界执行任务本来就很麻烦,遇到的又都是重案特案,她有点扛不住。

    “乔大……”单宝宝的声音又传过来。“你还有事吗?”乔鹰冷眸相向。

    “这是段局的意思!”单宝宝嘟着腮,悄声说道。

    “段局这是怎么了?”

    “段局说你已经二年没回家了,家里的老爸老妈有可能都不认识女儿了,所以……”单宝宝吐吐舌,声音有点闷。

    “呃……”乔鹰心头一热,立刻眼圈发红,这才想起来Gd885地段正是青峰镇辖区。“好吧宝宝,替我谢谢段局!”说罢直接往电梯里走。

    “立即通知四大名捕,五分钟内出发。”乔鹰的声音引来一片欢呼,四个鬼头鬼脑的家伙从另一个房间里挤出来,俩男俩女,男的高大英武,女的矫健敏捷。单宝宝朝着几人扮个鬼脸,正欲转身离去,空中突然飞来一个包裹。

    巧克力奶糖,怪味辣条,苹果橘子和香烟!单宝宝惊喜,目光瞥向正前方。“好好照顾你的主子,她最近太累……还有,代我问候乔家二老,感谢他们为国家培养了一个好警察。”段局说完转身进屋,走廊里嘁嘁喳喳,一堆人紧急冲向电梯。

    “喂喂……等等俺……”单宝宝抹着眼睛,呼呼喘了喘,抱着包裹也跟了出去。

    两辆京都牌照大越野呼啸驶出省城公安局大门,地面水雾升腾,几洼积水被轮胎蹍飞。

    ……

    公路上,金杯面包车速度明显减慢,车身也在剧烈抖动。丘秃子满脸是血,鼻子都被人打歪了。但是这拳并不是蛤蟆眼打的,而是另有其人。蛤蟆眼明知有人在暗中使坏,却又没看到是谁干的,所以也就没法跟丘秃子解释。

    解释个卵,既然干起来了还特么想那些干什?劳资也是咬人的狗还怕你个喝渣水的猪?蛤蟆眼虎躯一震,一拳又朝丘秃子闷过去。丘秃子当众丢丑,气的他动脉都要鼓爆,于是二话不说,扑上去就和蛤蟆眼扭打到一起。

    “都给劳资住手!”一声怒吼,有着惊天动地的威慑力,所有人都哆嗦了一下。丘秃子抹着鼻子,口中吐出一口污血。蛤蟆眼一脸的哭丧相,半片耳朵差点被人咬掉不说,眼眶子也被人打的乔青。

    你们两个是不是活腻了?唵?再特么得瑟小心劳资崩了狗曰的!副驾驶上的大块头虎视眈眈地盯着俩人,他的手上举着一条黑色塑料袋,袋子里有硬物直棱着,似乎是把火器。

    两个人相互仇视,但是谁都不再动手。“尼玛的,想跟劳资玩里根愣,你丫的想多了!”丘秃子朝着仙雪炫耀,满嘴的血沫子把牙齿都染红了。仙雪知道这个人本性不坏,便是急忙点点头。

    这场闹剧还没有收场,蛤蟆眼突然惊叫一声:“谁拿了劳资钱包?”

    没人搭茬,蛤蟆眼有点急:“丘秃子你丫的是不是掏了劳资钱包?”

    “说啥呢你?卧槽……大哥你看看你看看,各位兄弟们你们可都是带着眼睛来的,你们说这人他是不是有病啊?”丘秃子满脸嫌弃地瞥着蛤蟆眼,一缩脖便别过脸去。

    “不承认是吧,好的,你小子有种,大伙都把眼珠子瞪起来……”说着蛤蟆眼就来撕扯丘秃子,丘秃子却是胳膊肘一抬,直接怼到他的下巴上。

    “啊!哎呦……”耳朵和腮都是连着的,蛤蟆眼疼得呲牙咧嘴,他怪叫着要还手,大块头又从前头咳嗽一声,蛤蟆眼只好作罢。但他却是不甘心自己的钱包被盗,那里可是装有自己的很多现金,还有给铁子买的项链。

    “那啥衡老大俺的钱包被人掏了,你看这事儿咋个处理法?”蛤蟆眼满脸沮丧,闷头问向带头老大衡昆。衡昆眉角斜伸,不痛快地瞥他一眼。“大伙都没下车,丢不了的,到了地方劳资负责帮你找回。”

    衡昆又把目光落到丘秃子脸上。“秃子你要是拿了就还给人家,毕竟大家都是弟兄,赚俩钱不容易!”衡昆说。

    “老大,他的钱包在他的兜里,我真没拿……”丘秃子脸子急,很是愤怒地说。

    “这事儿好办,当着大家的面你让他搜一下不就完了?”后面座位上的大汉提醒道。

    “咳咳……”衡昆没有表态,也没有反对。他把车窗拉开一道缝隙,呼呼的风吹进来,清爽哇凉,却是很难掩盖他内心的紧张。

    “对啊对啊,口说无凭,眼见为实,你敢让我搜搜不?”蛤蟆眼趁机搭茬道。

    “沃日……你说搜就搜啊?你以为你是谁啊?”丘秃子反驳,大嘴叉子撇上天。

    “大家看到没?一到关键时刻他就怂了,这就是做贼心虚,日……”蛤蟆眼鄙夷地说。

    “谁特么心虚了?你丫的再敢胡咧咧看老子不抽死你!”丘秃子从座椅上弹起来,举着拳头威胁。

    蛤蟆眼见他这样,就更是认为自己的钱包在他手上。

    “老大,我敢断定钱包就在这小子身上!”蛤蟆眼猫腰往前走了几步,附耳衡老大道。

    “算了算了,不就一个破钱包吗,等到了地方,劳资给你买个新的!”衡昆极力安慰着,唯恐引起内讧影响到这次任务的顺利完成。

    听了这话蛤蟆眼一脸苦笑,他一屁股坐到机器盖子上。“玛的,就算劳资倒霉。孝敬您的那条项链也白瞎了,艹!”蛤蟆眼故意把声音放大,司机和衡昆都听到了。

    衡昆扭头瞥他一眼,顺手捏根烟卷扔过去。“别特么拿条假货懵劳资就行。”说罢欠了欠屁股,眼睛瞄向后面坐着打盹的丘秃子。

    “那啥丘秃子你到底拿没拿人家的东西?要是拿了就还给他!”衡昆语气平缓,听起来并没有偏向谁的意思。但是丘秃子听了这话便是非常生气。

    “老大你啥意思?是不是真的以为那比的钱包是俺拿了?”丘秃子脸色铁青,额头的青筋蹦起老高。

    “别跟我扯没用的,既然没拿你怕个卵?让他搜搜不就得了?那啥你给老子到这来……”衡昆摆手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