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山村小神农 > 第0074章 金刚菩提子
    四周围杂草丛生,井边立一石碑,碑上有孔,孔内插有碗口粗的滚杠。滚杠上配有农家汲水用的辘轳,辘轳上缠绕有近乎腐烂的半截绳索。辘轳把手是弯曲的枣木,经年累月的风吹日晒,已然失去硬木风采,大半都已出现了炸纹。

    这是哪?环顾四周,但见茂密的杂草丛中有一小径直通远方。这根小径弯弯曲曲,如同缠绕辘轳的半截绳索。

    懒龙不知这是啥地方,好奇心驱使下,他便顺着小径往前走,不多时,前方传来一阵朗朗读书声。那声音非常悦耳动听,来自一座荒芜的寺院。

    寺院幽静,菩提树巨大的阴影下,读书人端坐蒲团之上。身板挺直,装模作样,经文被她读成了儿歌,却又显得郑重其事。仔细打量,原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小道姑。

    这小道姑长的甭提有多俊俏。双眼皮,大眼睛,通红通红的小嘴唇,尖翘有型的下巴颏。脖颈儿乔白,顺带起胸前的一抹娇羞,两枚水蜜牌大仙桃傲娇耸立,硬是把那罗圈衣撑到透亮。

    懒龙踏步寺院,青石板的地面投射出一道狭长的影子。这里出现了影子,也有日月星辰的迹象,于是懒龙断定此地并非梦幻世界,而是另外一个神秘存在。

    “嘿嘿嘿,小姑娘你好!”懒龙见到偌大寺院只有一个瘦削的身影,于是咧嘴一乐,快步走向前去。

    “你先等会儿,等俺诵完了九九八十一卷经文再跟你玩儿!”说完那妞仰脖瞅瞅他,转身继续诵读她的儿歌。

    “你可快点滴,我很忙的!那你现在读到多少卷了?”懒龙呲牙问道。

    “刚刚开头……不过我读的很快!”小道姑抿嘴一乐,转身偷偷吞了一只果冻。“还是个小馋猫?”懒龙一脸复杂,心想这里到底是什么年代呢,怎么还会有果冻这种垃圾食品?

    这小蹄子长的,真是带劲儿,杨柳细腰,婀娜有型……嘿嘿嘿。懒龙坐在小道姑对面的蒲团上,一面环顾这透风撒气的破屋顶,一面往小道姑的身体上面打量。

    小道姑假装自己是得道高人,不予计较懒龙的下作行为,摇头晃脑,抑扬顿挫,不多时就把自己读睡着了。

    “喂喂……你倒是读啊?我还等着跟你打听事儿呢?”懒龙有点心急,他伸手去推小道姑,小道姑哼哼唧唧,眼皮都不抬一下,又开始絮叨她原来朗读过的那段经文。

    懒龙无奈,几个回合后这段文字早被他烂熟于心了,但是小道姑还是没完没了的重复。

    “你到底有完没完啊?这段劳资都会背了,还能不能背诵下一段啦?”懒龙怒道。

    “嗯哼?你好聪明撒,有种你背来给俺听听!”小道姑撇嘴,索性又剥开一只果冻,径直放到两个蒲团的中间。“呐,你若真的倒背如流,这块仙糕就赠予你吃。”小道姑仰脖看他,脖颈漂白,胸脯大的没边儿。

    “狗屁仙糕,俺家这个都没人吃!”懒龙不屑地瞅瞅她,便是干咳两声,一字不错地把那经文背了一遍。

    “咦……”小道姑面露惊奇,随即开始咿咿呀呀背诵下一段……

    不知为什么,小时候懒龙上学背诵几首唐诗都非常困难,自从吃了玲珑肉以后,那记忆力超好,简直具备了过目不忘的本领。不要说是一段经文,就是《杀羊沟秘典》都被他倒捋如流。尽管那里边都是篆体,他根本就不知道怎么读,但他却能把那些篆体字的长相熟记于心。

    所以说这段经文不久又被懒龙学会。懒龙一连背诵了四五段经文,从发音到语气,包括那抑扬顿挫的节奏感,都跟小道姑朗读的一模一样。小道姑一脸紧张,她的仙糕已经拿出来大半,食袋里所剩无几,这些可是师父从异境带给她的美味,据说可以延年益寿,对于个人修行也有很大帮助。

    懒龙察觉到小道姑情绪低落,又看她粉白的小胖手紧紧捂着那个食袋,于是呲牙一乐,把那几颗果冻全部推给她。“这个我家有的是,还是你吃吧!”

    小道姑听了这话眼睛一亮,她激动的不行,双手拢过那些美食,一股脑全都藏进食袋内。“东西还给你了,现在可不可以跟我聊天啦?”懒龙眯眼看她,不知这丫吃啥长大的,皮肤白亮细嫩,有着一掐一包汤的节奏。

    “不可以的,早课必须一气呵成,否则就会前功尽弃!”小道姑认真地眨巴眼睛,两颗珍珠般的瞳孔叽里咕噜,流淌出来的都是缕缕神华。“就你这样还指望一气呵成?”懒龙无奈地看着她。

    “哼,还不是因为你在此搅乱!要不然俺的早课早都完美结束了!”小道姑一脸委屈,又是一脸嫌弃。“你……”懒龙无语,转身就要离去,耳畔却是疾风破空,分明感到有一物体朝着自己飞来。

    “什么鬼?”懒龙吃惊,不知不觉便是马步扎开,气沉丹田之后稳稳接住一枚浆果。“这是啥?”懒龙看着手中的碧绿色大果子感到非常陌生,放在鼻子上闻了闻,感觉有股涩涩的刺激性味道,估计是不能吃,便是用力往地上一掷。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佛性常清净,何处有尘埃!心是菩提树,身为明镜台。明镜本清净,何处染尘埃!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菩提只向心觅,何劳向外求玄?听说依此修行,西方只在目前!”

    小道姑摇头晃脑诵诗,又调皮无羁地斜眼偷藐懒龙,偶尔挑眉往那头顶瞅一眼,精致的小脸蛋尽是诡异之色。懒龙这才发现屋檐上方斜伸出一杈绿荫,绿荫呈伞盖形,上面有大鸟跳跃,把那枝头当成了秋千荡来荡去。刚才那枚浆果就是大鸟抛下来教训懒龙的,原是懒龙影响到小道姑的修行,也影响到大鸟偷吃主人美味的仙糕。

    地上那浆果破裂,薄薄的一层绿皮绽开并脱落,露出里面红莹莹的一颗核芯。懒龙对于带核的浆果很是上心,于是附身拿在手中。

    这个果核沉甸甸的非常压手,兵乓球一般大小,仔细一看才知道那是一枚多瓣的金刚菩提子。它桩型精美,纹路狂野,周身散发出一股仙灵之气。仔细数了数还是个十瓣的极品货,懒龙当时心尖一紧,竟是欢喜的要死。

    他把那十瓣金刚藏于袖中,抬头便朝那巨头鹦鹉嘿嘿一乐。

    “死鬼,欠打……”

    或许是懒龙的表情过于猥琐,巨头鹦鹉感到自己纯洁的小心灵受到玷污,于是振翅俯冲,又把一枚果实朝他打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