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山村小神农 > 第0078章 新鞋新裤子
    说归说笑归笑,懒龙和田二凤俩人谁都不好意思太主动。事实上这俩人早就心意相投了,中间只是隔了那么一层窗户纸。无论是谁只要轻轻把那窗户纸捅破了,一切便是水到渠成。

    可偏偏这俩活宝谁都没有那个勇气。每天在一块儿粘来粘去,又谁都不敢冒犯谁,这日子过的真够累的。

    田二凤在懒龙家里呆到大半夜,懒龙见这个女人铁了心想跟自己过日子,也就不好意思拒绝她,便是跟她聊了许多事情,包括自己发展生态养殖的初步打算和构想。

    ……

    第二天懒龙起了个大早,天还没亮透就骑着自行车出门了。他路过刘滴滴超市的时候看到里边亮着灯,超市门口停着一辆写着快递字样的面包车。

    超市后院的一排房子是刘滴滴租来的库房,里面装的都是她平时收购的五谷杂粮。懒龙看到王从贤穿着白吊带在镜子前梳头,一边梳头还一边朝着镜子眨巴眼嘟嘟嘴。

    懒龙没有搭理她,就推着车子从她门前走过去。等他来到库房门口时,却看到本村的两个力工正在从屋里往外扛东西。

    刘滴滴和刘屠夫都在场,旁边还有一个身穿制服的快递小哥。

    “这个要小心些,里面都是上等的好桃核,千万别摔了压了,否则损失就大了。”刘滴滴身穿一身工作服,脸颊上红扑扑渗出许多细汗,看样子是刚干完活,胸脯还在剧烈地喘息着。

    她的老爹刘屠夫更是一身狼狈,整个人灰头土脸累的没个人样。爷俩个站在院子里指挥装车,那个快递小哥则是忙着贴面单。

    这时候刘滴滴正好回头跟快递员说话,一抬头就瞅见懒龙的背影了,于是刘滴滴踏着四方步就走了出来。

    “懒龙……”刘滴滴轻声招呼道。

    她的声音非常小,懒龙却是听得清晰。懒龙回头朝她笑笑,见人家姑娘主动跟自己说话,再不停下太没素质了,于是把自行车往树上一靠,也是慢悠悠地转身过来。

    “咋?又走货啦?生意做的够活绰的!”懒龙伸脖子往院子里瞅了瞅,呲牙就朝刘滴滴咧咧嘴。

    “龙哥,你这大清早的要去哪里呀?”刘滴滴脸上挂着异色,声音也是冷冰冰的。

    “没啥事瞎溜达。能忙过来不?要是缺人手俺也闲着哩!”懒龙诚恳地道。

    刘滴滴往懒龙身上瞄了一眼,见他今天穿的很是讲究,藏蓝色牛仔裤,流光铮亮的黑皮鞋。诶呀,那皮鞋还是个品牌的,皮子柔软又有光泽,最少不下一千块。

    “不用了龙哥,再有一小会就完事了。你穿戴的这么鲜亮咋好意思麻烦你!”说着话刘滴滴就打怀里摸出一份纸质协议给懒龙看。

    “这是啥?”懒龙好奇地问道。

    “这是跟京都一个文玩商签署的山桃核购货协议……”刘滴滴笑笑说。

    “哦哦……滴滴你真是太有才了,连京都的大老板都给勾搭过来了……”

    “你这是啥话,那是俺家闺女有能力,咋是勾搭呢?”王从贤不知啥时候从超市里死出来,她看到自己闺女又跟那个大懒龙在一起粘糊,就插上一句。刘滴滴被俩人说的小脸通红,转身就往院里走。

    “婶子,您今个儿可真漂亮,是不是打麻将又赢钱啦?”懒龙见到王从贤觉得没啥话可说,便是随便说了一句算是打招呼。

    王从贤从上到下把懒龙打量了半天,觉得今天这小子出息了,新鞋新裤子,就是那个破背心有点埋汰。王从贤心想这小子真是白瞎了,五大三粗的整天不干个正事儿,说一千道一万还是智商不够用!

    现在是啥社会呀?这叫网络时代,凡是有点头脑的年轻人都发了。就不用说人家田大胖子,单说自己女儿刘滴滴吧,哪个月不得纯收入三五万?

    可是这小子呢,呵呵,不提也罢。王从贤打心眼里瞧不起懒龙,所以就那么旁若无人地站了一会儿,看到自己女儿进院了,她也拽着屁啊股回了超市。

    “婶,给俺来包玉溪!”懒龙从后面跟进来,从兜里摸出一张红票扔到柜台上。

    “啧啧……你小子最近花钱可是宽绰多了,最近鼓捣啥买卖呢?”王从贤把香烟扔过来,顺便问了一句。

    “呵呵,婶子你真是好眼力,连俺做买卖都能看出来?这可是真本事啊,快赶上鲁肥肥了!”懒龙把烟包撕开一个小口,打里边捏出一根递给王从贤。

    “咋?你还真做买卖了?”王从贤吃惊地问道。

    “这不嘛,省城那边有个文玩大佬托我帮他收点桃核。”懒龙拍了拍身上的挎包。

    “呵呵,你丫的也鼓捣桃核呀?就这点玩意儿能卖几个钱?恐怕连路费都回不来吧?”王从贤说着便是哈哈大笑起来。“你看俺家滴滴,算上这次已经发了五车了,每车纯剩一千块,五车就是五千多,这才几天光景?三天时间!”

    王从贤美美地吸了一口玉溪,很是得意地瞥着懒龙。

    “娘,看你又在乱说话,这事儿龙哥早都知道,俺俩还想着一起合作来呢!”刘滴滴进屋给快递员找零钱,赶巧接上了话茬。

    “你可别,人家懒龙自个儿也是老板了,你可别给人家添乱了!”王从贤使劲儿瞪了闺女一眼,又把目光落到懒龙的挎包上。

    刘滴滴听了老娘的话没做声,把钱送出去转身又回来了。“龙哥你也在做桃核生意?现在往哪儿发货呢?价格怎么样?”刘滴滴关心地问道。

    懒龙把烟头弹到外头,故意看了看手机,而后也朝刘滴滴笑笑:“我这个是刚刚起步,正在尝试阶段,暂时先带点样品过去,如果对方上眼了再商量价格!”懒龙说完又捏出一根玉溪,刘滴滴在旁边皱了皱眉。

    “龙哥你不用那样费劲儿,如果你没有销路俺可以帮你联系。只是不知道你的货是哪个等级的!不会又是树脂合成的假货吧?”刘滴滴嗔怪地盯了懒龙一眼,上去就把那根还没点燃的香烟夺到手里。

    “少抽点吧,吸烟有害健康!”刘滴滴悄声道。

    “嘶……你这孩子咋回事儿啊?你龙哥抽根烟管你啥事?赶快回家洗一洗,再把衣裳换了,瞅你那脏样!”王从贤一见女儿又在跟人家套近乎,便是有点不乐意,赶忙把话题岔开。

    刘滴滴本想跟懒龙谈谈网络营销的窍门,见老娘横在中间不给机会,只好默默地注视着他好一会了。直到刘屠夫也从后院里走进门,招呼她回家洗漱,刘滴滴这才跨到摩托车上,被刘屠夫给驮走了。

    这一下超市里就剩下懒龙和王从贤。

    “婶,您忙着俺也走了,拜拜。”说完懒龙拔腿就往外走。“等等……”王从贤一看懒龙也要走,这不是明显的不待见自己吗?于是上前就把懒龙扯住。

    “婶?”懒龙一脸复杂,不知道王从贤把自己拽住是何居心。“你这孩子真是急性子,婶子有事儿还没跟你说呐,怎么说走就走哩!”王从贤看看街上没人,就顺手关了门。

    懒龙叼着半截玉溪打那里不知所措,小心脏也是被她搞得崩崩乱跳。“婶子你有啥事儿就直说吧,俺还忙着去镇上哩!”懒龙看看手机,有点心急地说。

    “没啥大事儿,俺就是想跟你打听一下,你认不认识咱青峰镇杨百万的大儿子?”王从贤故意把杨百万仨字抬高了音调。

    “俺只知道杨百万,至于他儿子俺还真是没接触过!咋了婶?”懒龙好奇地问道。

    “也没咋,就是有人给俺家滴滴介绍对象,听说他家大儿子还是个生意人,年龄也不大,跟俺家滴滴挺般配的呢!”王从贤边说边往懒龙脸上看,懒龙一听这话心里真是激灵一下,但他毕竟一个大男人,心里想的表面却没显露出来。

    “你倒是给婶子参谋参谋,这门子亲事到底咋样啊?”王从贤见懒龙没有表态,便是继续追问。

    “咳咳,这不是挺好的吗?你两家都是生意人,也算门当户对了!”懒龙表情平淡地道。

    “俺家老刘放话了,不管他是张三李四王二麻子,没有一百万彩礼就甭想打俺们滴滴的主意。俺家滴滴可是摇钱树,不说你也懂得。”

    “一百万?”懒龙惊呼,脸上尽是复杂表情。“一百万都能开家公司了!”懒龙似乎是被什么吓到似的,不由便是倒退半步,同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呵呵,一百万不多,俺家滴滴那可是百里挑一的大美人,往哪一戳都是个人物头!”王从贤炫耀道。

    “这可是个天文数字,一般家庭砸锅卖铁都弄不来。人家杨百万能舍得出?”懒龙吸了口烟,闷声不响地弹着烟灰。

    “不出拉到,俺家闺女就这个身价,甭管他是谁,出不起这个价就甭特么想美事。切……”王从贤转身嗑瓜子,瓜子皮子雪花般地飞向屋外。

    望着懒龙逐渐走远的背影,王从贤不由便是嘿嘿一乐。“瞧你那怂样吧,还想打俺家滴滴的主意,门都没有!”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