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山村小神农 > 第0082章 愿赌服输
    小胡子被救,窝在座位下面喘了半天才缓个劲来。他清醒后二话不说,打开皮包就把两千元现金扔给懒龙。“哥们这是给你个人的小费,如果你丫能把群蛇给退了,花多少钱劳资都出。”

    懒龙把那叠钞票揣起来,也没说声谢谢,而后又伸出五个指头。“多少?”小胡子一激灵,以为懒龙跟他闹着玩。

    “你把阵势闹的够大,五万元是最少的。”懒龙打开车门,把手中那条柔若无骨的草头青扔到地上,而后又关了车门。

    所有人都轻松了不少,就连那个吊毛司机也是见到救星一般咧嘴直笑。“你丫刚才不是说好的两万吗?怎地忽然就坐地起价了?”小胡子震惊,有点被人宰割的感觉。

    “刚才确实是两万,可是你不是没同意吗?这次还是那句话,五万块一个大子不能少。”懒龙把兜里的香烟掏出来分给大家抽,也扔给小胡子一根。小胡子脸色阴沉,思前想后觉得这事儿太特么憋气。于是也没抽烟,抱着皮包就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还有呢,两枚龙王蛋你要给俺!如果你还把它们带在身上的话,嘿嘿嘿……”懒龙喷了口烟圈,不怀好意地咧嘴笑笑。这副笑容太恐怖,比那钻裆的草头青还要恶心三分。小胡子懒得看那表情,却又不能不看。因为自己还真是离不开人家。

    “哥,我就一个鼓捣文玩的,一年下来也赚不了十万二十万的,如果一下子给你五万块,你不是要让俺一家人去喝西北风吧!”小胡子脸色难看,第一次跟人放这种软和话觉得怪不习惯。

    “嗯哼?你说你是卖文玩的?那你来俺这旮瘩揍啥来了?”懒龙一听这话不由一怔,又把这个家伙重新打量了一遍。

    “俺听说你们这里盛产山桃核和山秋子,所以过来考察考察,准备收点回去卖。谁知道这么点背,捡俩破蛇蛋还差点把命给搭上!”小胡子拿出自己的烟盒,把软中华捏出一根塞到嘴里。见懒龙一直在瞅自己,也就没好意思自己抽,又捏出一根给懒龙。

    “卧槽……这烟太贵了,俺们山里人抽不习惯,还是抽玉溪吧!”懒龙没接香烟,顺手就从挎包里拿出一粒刚刚培育成功的龙瘤一号。“这么说你是文玩大家喽,那你帮俺看看这个是啥品种!”懒龙把桃核递给小胡子。

    小胡子见到这枚桃核并没显示出有多震惊的样子,而是不屑一顾地撇撇嘴。“你这小把戏早都过时了,树脂的玩意儿只能哄哄小孩子,你还是别拿出来丢人了好吧?”小胡子语气非常强势,懒龙听了不由皱眉,心想这些人都特莫咋地了,怎么都说劳资的桃核是树脂的呢?

    但是懒龙并没生气,而是朝着小胡子又是嘿嘿一乐。“哥们你的眼力不太好使啊,我这个分明就是真桃核,你咋就偏偏要说它是树脂的哩?”说罢他便举着桃核环顾一下四围。文玩这东西这几年非常盛行,无论是城市还是乡村,尤其是桃核或者核桃之类的,懂行的人特别多,所以这车里面也有不少人凑乎过来看热闹。

    “哈哈……大块头你就甭瞎掰了,你这玩意本来就是树脂的。就你这桩型,这品相,以及这鬼斧神工般的纹络,不是树脂的劳资都吃了!”西服男好似也懂一些,他摸着自己的尖下颌,很是内行地分析道。

    “艹……你吃了能行吗?劳资还指望拿它挣钱呢!”懒龙嘿嘿一乐,众人也跟着哈哈大笑起来。车里的气氛立刻不太紧张,外面的蛇群似乎也不那么急躁了。

    “嗯嗯,你还别说,如果你这玩意儿是真品的话,俺估摸着……咳咳……俺估摸着最低也值这个数。”西服男伸出俩指头。“你得了吧,人家这可是巨无霸尺寸,恐怕就连王母娘娘的蟠桃核都赶不上它个头大,如果是真家伙,最少三千块!”小胡子伸出仨指头,外带一副牛逼哄哄的嘲笑。

    众人又是一阵哄笑。懒龙笑嘻嘻地看着众人,随即又从包里拿出一颗龙瘤一号。

    “卧槽,你还有……看见没有我说啥来着,这俩玩意儿一模一样,分明就是一个模子压缩出来的仿制品嘛!”西服男一脸坏笑,很是不屑地发表着自己的见地。

    “是俺先说的好不好?”小胡子撇嘴,俩人目光相撞,差点撞出火星来。西服男知道小胡子不好对付,也就没再说话。“俺这桃核确实是真的,假一赔万!”懒龙现在非常平静,面对这些无知的家伙他竟没有生气。

    “马不知脸长!日……你敢打赌不?”西服男不服地叫嚣。

    “赌啥呀?就因为两个破桃核就打赌,万一赌输了你可就丢人丢大了。”懒龙声音不大,也并没有多激动,反而把边下的乘客惹得一阵大笑。几个外地客商也叼着烟卷挤过来,竟是把懒龙围在了核心。

    黄秋菊没有心情看这些人扯皮,她始终都在关注着蛇群的动向。“你们还能不能办点正经事儿了?就这处境都特莫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了还有心情赌桃核玩?”

    “大姐你别着急,等俺赢了他们钱保准帮你把这蛇群驱走!”懒龙捏出一根玉溪扔给黄秋菊,却被黄秋菊挡到一边。“你小子是不是有病啊?这么大个人玩点啥游戏不成,非的拿俩仿制品来蒙人,你当俺这车里人都是傻逼吗?”

    黄秋菊这次确实有些生气。她现在担心的是自己的行车时间越来越不够用,如果再这样耽搁下去,不但路上没有乘客了,到了终点站肯定会被重罚。要知道大客车都是按照固定时间固定线路营运,如果违反了这条规定,那就只有拿钱说事。

    懒龙见黄秋菊真急眼了,也就没再张罗,而是一脸邪笑地瞟着众人:“嘿嘿嘿,算你们丫的走狗屎运,若果不是看在黄岛主的面子上,劳资今日个非的把你们所有人的钱包全都掏空!”说完还故意呲牙咧嘴地蔑视着众人。

    西服男不服地鼓着腮,小胡子从侧面伸手抓住懒龙的胳膊。“等下哥们,我看你丫的真是个不见棺材不落泪的死艮子,干脆这么的,咱们就在这里真打实凿地赌他一把,愿赌者必服输,谁都不许耍赖,你看成不?”

    小胡子一脸认真,随即又把目光转向了西服男。西服男先是一怔,立马明白小胡子的用意,他是在暗示自己合伙扎这个山炮一家伙。于是西服男立刻挺胸上前:“好啊好啊,这样好事儿俺也参加,”

    “真赌啊?怎么个赌法?赌资是多少啊?可不能太多了,俺没带多少现金。”懒龙说。

    “没钱你丫的折腾的啥劲儿,要赌就赌把大的,玩着也过瘾,你说是不是兄弟?”西服男瞅瞅小胡子,俩人又是一对眼儿,随即都是嘿嘿一乐。“说的不错,我这人也是喜欢玩大的。在家跟老娘们打麻将每场下来都是几千块输赢,这赌桃核,总要比打麻将高大上吧?”小胡子得意地看着懒龙。

    “别跟俺面前得瑟好不好,欺负俺庄稼人没钱咋的?”懒龙听了他俩一唱一和心里更是激动,越是激动越是不能显露出来。“也不是到底谁得瑟来着,没钱还装逼,真恶心。”小胡子转身离开,呼哧一下坐到座位上。“可不是嘛,这人是不是有病啊!”西服男也是磨磨唧唧地往后憋。

    懒龙一看已经水到渠成,是时候出手了,于是突然一脸暴怒:“咋,你们真以为劳资没钱?”

    “哈哈哈……有钱你就亮出来看看嘛,别人又不能抢了你,怕个吊毛?”一个外地客商站起来,拍拍懒龙的肩膀道。

    懒龙没搭理他,只是把目光瞥着小胡子。

    “他没钱,就是穷咋呼,这样人俺见多了!”小胡子不屑地回视着懒龙,俩人此时都很焦躁,小胡子诚心想激将懒龙上套,而懒龙也是揣着一副花花肠子想要诈干这个吊毛。

    懒龙脸色一沉,气呼呼地就把挎包放到车座上。“俺是没带现金,可是俺有这个,你看能不能顶几万块钱?”懒龙说着就把从杀羊沟淘到的狗头金扔到车座上。

    “卧槽,这是啥?”几个客商见多识广,眼前突然出现的金属疙瘩立刻让他们震惊不已。

    “好好瞧瞧吧,我这个可是祖上传下来的好东西,识货的可以看看,不识货的死远点,别脏了劳资都宝贝!”懒龙说着故意把目光挑到小胡子脸上。小胡子无视地撇撇嘴,转身把脸朝向了窗外。

    “这位兄弟,我对金属比较内行,你这个宝贝能不能让我开开眼界?”一个身材魁梧的男子靠过来,用征求的口吻商量道。

    懒龙一看这人白白净净,四方大脸有副文人骚客之气质,于是点点头,还没等说啥,那人已经迫不及待的把那狗头金抱在手里。

    “卧槽……”那个看起来低调儒雅的文人突然大喊一声:“天材地宝啊,这特娘的是块荒古凝结的狗头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