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山村小神农 > 第0096章 俺肚子疼
    “你想多了!”懒龙回头瞪眼,一副横眉立目的表情把刘滴滴弄得无语。“俺早说过了俺有女朋友,她是城里人比你长的漂亮十倍,你还是考虑一下怎样才能把那桃核销售出去!其他的就别再琢磨了!”

    懒龙不但用言语打击她,还捉住她的手腕往外拉。刘滴滴在懒龙手上就如一只小鸡,被他轻松拽到一间破旧的仓房里面。这间屋子透风撒气,多年的檩材发霉长毛,竟有瞬间坍塌的势头。

    “你……”刘滴滴不悦地反抗,甚至见到这么恐怖的破房子后都有撕咬懒龙的冲动。“你别怕,俺是请你过来看一样东西!”懒龙朝她嘿嘿一乐,伸手就把门口的大麻袋扯出一个扔在太阳底下。

    “什么东西?”刘滴滴一脸的异色,非常生气地嘟着嘴巴,精致的脸颊早就染上了复杂情绪。“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懒龙说完松开她的小手。刘滴滴痛苦地揉捏着自己的手腕,半天才肯移步过去。

    懒龙没搭理她,坐在门槛那块黑不溜秋的石头墩子上抽烟。刘滴滴把那捆绑麻袋的麻绳解开,看到里边全是鸡蛋那么大的青绿色的一种果实。“咦……”刘滴滴心里不由惊呼,这种果实她见识过,很像一种名叫金刚菩提子的玩意儿。

    可是那种神奇的树种都是国外才有,在国内简直零存在。麻袋里有股酸涩的气味直冲鼻孔,刘滴滴顾不上这些,上去就抓了几个出来。

    “啊呀……这是金刚菩提子……”刘滴滴毕竟颇有见识的一个女孩。她见到这些比鸡卵还大的文玩极品时眼球都要迸出来。“嘿嘿嘿,再仔细看看,是不是树脂的!”懒龙从那惊疑的神色中早就看出她的纠结之处,所以当即说道。

    “去你的,不带这么挖苦人的!”刘滴滴嗔怒地瞪他一眼。这种菩提子全都带着青绿色的一层皮质,果肉与果核连接的很结实,不用暴力都不能剥开。这样的东西如果再给人家定义为树脂的假货,那就是找抽的节奏。

    刘滴滴一脸谨慎,小心翼翼地剥开一个,她的眉头突然一皱,目光瞬间就是一亮。“哈哈哈太好了,还是十瓣的……”刘滴滴乐的蹦起来,激动的小脸紫红。

    懒龙见她高兴成那样,过来就把麻袋拖进屋。“走吧,赶紧回家给俺寻找销路去。每颗按一千元的批发价给你,你现在就是全国独一无二的经销商。”说完懒龙关了仓房门,一把大锁咣啷就把屋门锁住。

    刘滴滴站在原地怔了半晌,等她把神思从幸福氛围里拉出来时,懒龙已经不见踪影。

    短短的一天内,懒龙接到了许多电话,大多数都是小胡子和西服男他们打来的。那俩比的营销策略很高明,竟然发展了好多下线。文玩这种东西也跟其他商品一个性质,基本分为三个阶段,那就是一级批发,二级批发,还有三级批发。小胡子他们的身份是货主大老板,他们的下线便是一级批发,依次类推,总之每一个级别都要把价格提高好几倍。

    懒龙不懂营销手段,却懂得利用别人为自己开拓市场。小胡子,西服男以及刘滴滴这批人都是为他创造财富的能手。懒龙不知不觉便是从家中来到村外,偶尔散散心对他来说是种享受。然而他并不是出来散心的,而是想找一个僻静之所给孙富贵打电话。

    按照黄秋菊提供的电话号码拨过去,没用几分钟那边就有了回音。

    孙富贵跟懒龙俩人本是同村邻居,论起老辈人的规矩懒龙还要称孙富贵为表叔。因为这层关系从中作用,他俩的交流并不显得有多尴尬。孙富贵在电话里阐明了自己的观点,就是要做他的龙瘤一号总代理。

    懒龙当然没那么容易就把这个代理人委托给他。他虽然知道孙富贵能力不弱,但是这人的人品着实的让人有些担忧。最后俩人敲定懒龙以每颗二百元的价格为孙富贵供货,孙富贵负责向外界推广。

    对于一般商品而言,这种价格已是很高。然而对于龙瘤一号来说,这个价格又低的让人不敢去想。孙富贵高兴的没法,当即就给懒龙转账十万块,两个人的第一次生意就这样悄悄地开始了。

    时间过的真快,转眼间三天过去。这一天懒龙正跟田二凤俩人在炕上掰手腕,香豆嫂在旁边吃着桃仁乐呵呵地观战。他的电话又响了。

    “老大,俺们哥俩实在顶不住了,你丫的能不能放俺出去通通风啊?”

    “不行,你小子惹的麻烦太大,再消停几天吧。等到风声平息后劳资亲自去接你们!”挂了杜清秋的电话,懒龙就想去杀羊沟转转。黑子这该死的出去好几天都没见影,懒龙知道这家伙泡上了红鬃驹当女朋友,安全问题肯定不用担心,但是几天不见也是心里乱糟糟的。

    懒龙刚要出门就被两个女人屁后跟上。“龙,你这是要去哪?”香豆嫂小嘴一撇,气呼呼地问道。

    “嘿嘿嘿,俺想去杀羊沟寻黑子,你俩看家不要乱跑哈!”懒龙敷衍几句撤腿就要闪人,结果那俩女人并不听他指派,一左一右便是把他挟在中间。“带着俺们一起去吧,听说杀羊沟景致不错,俺俩也要过去逛逛!”田二凤一脸坏笑,死死地抠住他的胳膊。

    懒龙无奈地喘了几口粗气,心里头有点不舒服。这光天化日的,被两个已婚妇女挟持着,任谁见了都会心生疑惑。

    但是这俩女人仿佛习惯了这种日子,她们竟是对懒龙产生了不离不弃的依赖性。这特娘的麻烦死了!懒龙心里暗自叫苦,眉头拧成一个疙瘩。好在这时候村子里边行人不多,只有前街后街的两帮小孩在那里打群架,吵吵嚷嚷非常热闹,谁也没功夫注意他们。

    懒龙趁机加快了步伐。两个女人被他牵着也是气喘吁吁地跟着小跑。不久他们就从村子后街绕到小东沟沟门,又从小东沟撇上去横穿了两片庄稼地,朝着近路直接就奔杀羊沟。

    “哎吆,俺肚子疼……”快到杀羊沟沟门时,香豆嫂突然捂着肚子,一脸痛苦地说道。

    “咋啦?是不是吃啥吃多啦?俺就知道你不是好得瑟,整天价没完没了地吃,早晚得撑死!”田二凤嗔怪地数落着她,顺手就从兜里摸出一卷手纸。“拿,那边有个河流沟,要速战速决哈,功夫太长俺们可不等你!”

    香豆嫂接了手纸在手,捂着肚子就往那边跑去。田二凤一见这个场面,突然之间就把懒龙给抱住了。“龙,亲亲俺呗!”田二凤娇滴滴地注视着懒龙,不由便是扬起了脖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