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山村小神农 > 第0098章
    懒龙见香豆嫂没啥大毛病,还知道跟田二凤嘻嘻哈哈地开玩笑,就知道这娘们胆大不怕事。他把两个坏人暴打一顿,而后一手提了一个,直接就往一个悬崖边上走。

    “懒龙你去哪?”香豆嫂恢复了精气神,追上来问道。

    “你别管……”懒龙继续往前走。田二凤也气喘吁吁地跟上来,伸手就把懒龙拉住。“龙,你这是要干哪样?”

    “摔死这俩王八蛋!”

    “龙,你这样做是违法犯罪!”田二凤吓得脸色苍白。

    “怕个甚,这里是荒郊野外,只要你俩不言语,鬼都不晓得!”懒龙把田二凤往边上一推,继续往前走。前边越来越不好走,一人多高的灌木棵子密不透风,懒龙用两个活人开路,双臂抡起来噼里啪啦一顿砸,硬是用两个汉子的身体趟出一条小路。

    “大哥……啊不……大爷……”

    “大爷饶命啊大爷,大爷您听我说……”两个汉子一见事情不对,吓得都尿到裤裆里了。“听你说个吊毛,肚子里有啥话就憋着点,一会见到阎王爷一块儿说罢!”懒龙才没心情听他俩瞎掰话,来到悬崖边上后,又朝最高的一块黑石砬子走过去。

    这块黑石砬子自身就有四米多高,再加上这里又是悬崖峭壁的最顶端,山风呼呼的吹,野兽嗷嗷地吼,各种食腐禽类忽闪着翅膀在半空中吱嘎乱叫……两个家伙吓得面如死灰,他们死死地抱住懒龙的大腿哀求,竟然哭的如同刚死了爹娘。

    “你们哥俩不是很牛逼吗?现在怎么熊了?”懒龙把两个家伙拎在半空,嘿嘿便是一阵冷笑。

    “诶呀……大爷饶命啊大爷,我们以后再也不敢了!”

    “那好,给你们每人一次机会……”懒龙把两人扔到草地上,而后搬来一块干净石头坐在上面。“说吧,有啥话统统的都给劳资交待出来。记住了,机会只有一次,如果不说干净那就只有去跟阎王爷解释了!”

    两个坏人面面相觑,最后只好把他们幕后大老板给交待出来。

    “酿的,小胡子这个王八蛋,劳资对他如此讲究,他却对劳资这么不厚道,竟然偷偷派人来调查劳资的底细。嘿嘿嘿……”懒龙心里一阵高兴。

    “大爷,那我们哥俩现在都交待完了,你就把我们给放了吧。”驼子一脸的奴颜婢膝,跪在地上恳求道。

    “好吧,我看你俩身体素质不错,以前干过土夫子吧?”懒龙问。

    “大爷,啥是土夫子?”矮子一脸懵逼地问道。

    “不知道就是没干过喽。那你俩干过矿工没有?”懒龙继续问道。

    “我干过煤窑!”矮子眼睛一亮,非常得意地显摆道。“你呢?”懒龙回头又去问驼子。“我没干过煤窑,但是我在老家干过淘沙金的活计。”

    ……

    杀羊沟沟门口,大柳树把一片巨大的阴影投到大地上,方圆几十米都是凉爽异常。在大柳树西南角一百多米处,那里就是懒龙的金洞,那块二十多斤重的狗头金就是从那个洞里挖出来的。

    “你们两个听好了,这里就是俺的掌子,里面各种工具全都有,只要你们老老实实给劳资打一个月工,到时候不但会放了你们,还会开给你们工钱。如果有谁偷奸耍滑或者半路逃跑的话,嘿嘿……”

    说着懒龙就朝树上打个口哨,树上那俩猴子吱吱哇哇地窜上枝头,那枝桠忽悠一下便是耷拉下来,俩树猴的身体也是随即下沉,他们距离懒龙的头顶仅有几米之遥。

    “咳咳,小伙子们你们好啊?”懒龙笑嘻嘻地朝着它们打个招呼,随即便是颂起了经文。

    转瞬间,那俩树猴立刻便被懒龙的意念摄住了魂魄。“这俩家伙是俺新雇佣的工人,你俩帮俺好好的看住他们,如果发现有谁不听话偷懒或者逃跑的话,直接就废了他!”懒龙的声音非常的古怪,田二凤她们听来都以为不是他本人在说话。

    两个树猴吱哇吵闹着就从树上一跃而下。嗖……一个黑影箭矢一般扑向了矮子。“哇擦……救命啊大爷……”矮子吓出一身冷汗,见鬼似的撒腿就往洞里躲避。

    另一条黑影手握石块就朝驼子过去了,那速度要比驼子的速度快上十倍。“啪……”一块石头飞来,驼子吓得赶紧猫腰,那块石头便是击中了前方逃窜的矮子。

    “唉呀妈呀……疼死人啦……”矮子的屁股中了一石头,疼得他呲牙咧嘴一阵嚎叫,最后被驼子拖进洞里干活去了。

    《杀羊沟秘典》中曾经提到过这两只树猴乃是守谷精灵,是道家的**,所以懒龙才使用经文与他们沟通。

    看着两个家伙滚进洞里干活,懒龙这才拉起两个女人往回走。两个女人知道懒龙身怀异能,有些事情莫名其妙的就能办成,所以也就不去刨根问底。

    三个人到家后也就快到中午了,许多人家的烟囱已经早早地升起了炊烟。两个女人张罗着伙食,懒龙则是抓起了手机。

    “喂,你哪位?”孟刚的声音有点沙哑,好似多长时间没喝水似的把喉咙给整发炎了。

    “孟兄别来无恙啊,俺是模范营子懒龙,咋?这才几天不见就把劳资的号码给删除啦?”懒龙一脸黑线,忿忿地骂道。

    “哦,我当时谁呢,原来是你!”孟刚那边停顿一下,电话里传来一阵嘟嘟的杂音。

    “喂喂……“懒龙又打了半天也没人接,原来被人家给屏蔽了。

    卧槽,这吊毛真是太过分了!懒龙气的脸色铁青,真想立刻杀奔省城把那家伙拎出来过堂。自从上次跟张巧分手后他们就再没联系过,懒龙猜测孟刚不接自己电话有可能是与张巧有着直接关系。

    懒龙还是不死心,又把电话发给了丁文利。

    “是龙哥吗?好久不见!”丁文利比孟刚强多了,最起码人家知道是懒龙的电话。然而丁文利也是毫无情绪地压低着声音,似乎跟懒龙通话是在做贼。

    “你好丁文利,还是你小子够朋友,就冲这点劳资也要请你喝一杯!”

    “懒龙兄弟你还是别逗了,前些天你把张巧小姐得罪的体无完肤,人家回来后直接就跟天昊门副帮主结了婚,呵呵……”丁文利冷笑一声,也是不再说话。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