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山村小神农 > 第0102章 快来人呐
    懒龙为了给仙雪医病,并没管她如何阻挠,趁着田芽她们不在屋,伸手就去摁人家的心窝。仙雪一见这种状况差点吓得喊出来,她一侧身就要躲闪,哪知这时候眼前一黑,身体随之一软,只觉得自己被懒龙揽到怀里,接着就啥都不知道了。

    不知过了多久,等仙雪从梦中醒来时,看见自己还在懒龙怀里偎着。“啊……这……”懒龙的眼睛瞪的溜圆,正在很是暧昧地看着她发呆。仙雪吓出一身热汗,惊呼着就要起身,忽地觉得自己胸口被什么东西压的好沉,低头一看竟是懒龙的一只大手。

    仙雪见到这个情景立刻就懵了,她真不知道该要如何来面对这个实事。这小子胆子太大,光天化日之下,又是在自己家里,竟敢使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仙雪现在说啥都晚了,真是后悔自己太大意,当初根本不该跟这种人走的那么近。

    “姐,你刚服完药,不要太激动哈,这药效果不赖,一小时后你就能下地包饺子了,诶嘿嘿嘿!”懒龙一脸的贱笑,那表情既猥琐又恶心,仙雪见了又气又急。

    仙雪本想赏他一个大耳光,而后再把他送到派出所蹲拘留。怎奈自己的身体被人家的两只大手给束缚着,想挣扎一下都非常困难。她气的发晕,血压一点点的升高,紧接着,突然察觉有股热能缓缓冲击着自己的心窝……噗……仙雪实实在在地喷出一股浊气,身子骨激灵一下爽的要命,她痛痛快快地哼了一嗓子,顿觉四肢生力,全身各处热乎乎的非常舒服。

    “妈呀……”仙雪惊呼一声,精神头忽地倍增,那双早就暗淡的眸子重又泛起了光泽。

    “姐你别误会哈,俺这是给你医病,并不是占你啥便宜,要是你胡思乱想的话俺也没办法,天地良心,俺真的没干别的!”懒龙见仙雪被自己医好了,但她的表情很是吓人,就知道自己的辅助疗法被人家厌烦。

    “好啊,算你小子有种,你等着哈,等俺换了衣服再跟你算账!”仙雪奋力挣脱了懒龙,神色复杂地逃回自己的房间。

    “卧槽……要完蛋的节奏!”懒龙一看事情不妙,他急忙抽身就蹿到屋外。“龙哥你干嘛去?”这时候刘滴滴和田芽在外面商量事情刚回来,正好跟懒龙碰个对头。田芽见懒龙神情恍惚有些不对劲,就禁不住问了一句。

    “嘿嘿,俺尿急,去个茅厕!”说罢懒龙大门都没敢走,直接就奔田家的房后。村长家的砖墙两米开外,为了防止小偷小摸,砌墙的师傅还在墙头顶上安插了许多啤酒瓶子碎片。这些玩意儿对付普通人还真管用,但是在懒龙眼里那就是摆设。

    懒龙身体一纵,嗖地一下就打地面飞到墙顶。

    “懒龙你给老娘站住……”

    “咣……”一声怒吼之后,村长家的屋门被人撞开,一道身影风一样的速度就朝大门追了出去。

    “娘……娘你怎么了?”田芽和刘滴滴不知道发生了啥事,田芽见自己的老妈面色红润行走如飞,立刻便是又惊又喜。俩闺女随后就追了出去,这时候仙雪已经握着笤帚疙瘩冲到了大街上。

    “这小子真是兔子托生的,跑的真是快,转眼间就没影了,呵呵呵……”仙雪没见到懒龙,却是发现自己的身体比健康时候还要健康,奔跑的速度竟然不低,硬是把两个闺女远远地甩在了身后。

    “咦……”仙雪惊呼一声,又伸胳膊蹬腿地活动活动,全身血液畅涌,竟然没有一点难受的地方。头也不晕眼也明亮,心悸和房颤的症状也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仙雪心情激动,不由得又想起了懒龙那厮猥琐下啊流的恶心样子。

    “娘,你在这干嘛呀?”田芽气喘吁吁地跑过来,上来就搀住仙雪的胳膊。

    “芽,娘的病好利索了,不信你看,咯咯咯……”仙雪见到女儿焦急紧张的小模样不由便是一阵心疼。这几天自己病倒了,把闺女给折腾的够呛。见到自己的宝贝疙瘩仍然在一脸担忧地看着自己,仙雪的心头立马一紧。

    “啊哈哈哈……妈妈你的病真的好了!”仙雪抱着女儿转了几圈,心不跳脸不红,纤细的胳膊竟然臂力过人,直把田芽欢喜的哇哇大叫。

    “娘啊,你的病到底是咋回事儿嘛?是谁帮你治好的?”田芽和刘滴滴俩人一左一右腻歪着仙雪往回走。田芽心情激动难耐,边走边不停地询问。

    “还能有谁,你龙哥呗。你龙哥真是神医在世啊,没用几分钟就把娘的病给医好了!”

    ……

    懒龙从村长家里逃出来没敢回家,唯恐仙雪这娘们拿着菜刀到家里去堵他。但是他现在依然认为自己做的并不过份,她是患者,劳资是大夫,摸摸碰碰又怎么了,这不都是病情需要嘛?

    人家大医院那些大夫不都是这样吗?阑尾炎手术,剖腹产手术,胆囊炎手术,杂七杂八的各项手术,哪一样不是把患者扒成藕条一样干净?这就叫疾不避医,你仙雪乃是一村之长的夫人,又是什么这矿那厂的总经理,难道连这点道理都不懂吗?

    懒龙没敢回家,也不敢在大街上溜达,正在左右为难的时候,突然看到村子东头的一户人家冒起了滚滚浓烟。

    “嗯哼,那不是张黑小家的柴禾剁吗?”情况紧急容不得多想,他撒腿就往着火的地方跑去。

    “快来人呐,救救俺娃呀……”一个中年妇女端着水盆正在往柴堆里泼水,她一面泼水一面喊叫,嗓子都给喊哑了。然而那一大堆的松树枝桠早都燃烧正旺,熊熊大火把院墙上密密麻麻的爬山虎都给烤糊了。

    在柴禾堆中间有棵碗口粗的果树,这个季节正是沙果酸甜爽口的时候,好像是张黑小家的娃娃到树上摘沙果,不知怎么回事树下的柴禾剁就被人给点着了……

    沙果树的枝桠也是喀巴喀巴一阵爆响,翠绿色的叶片遭遇热浪瞬间卷曲,红里透黄的大沙果嗖嗖嗖地往那火堆里掉,然后噗噗噗地腾起一股股的热汽!

    树上那个娃娃大概十来岁,早就吓得嗷嗷叫唤,为了躲避热浪,他赤着两只脚丫拼命的往树梢上登。沙果树本来不粗,越往顶上树干越细,可是孩子年龄太小,根本想不到那些细节。

    突然间咔嚓一声,那根树梢被小孩压断,小孩的身体连同一截树枝一同坠入火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