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山村小神农 > 第0103章 他在动
    模范营子是个三百多户人家的大村子,张黑小老婆又哭又闹的一嚷嚷,就有机灵点的人家跑出来看热闹。不多时,现场已经聚拢了不少的村民。人们一见这个阵势立即做出反应,小孩儿妇女连呼带叫按家按户的去喊人,青壮年们则是手持农具冲上去灭火。

    这个柴禾剁是刘黑小家一年的烧火柴,张黑小是个勤奋能干的人,正月十六就跟着香豆嫂她老公到省城干瓦匠活。所以在这之前,他就带着锯子和斧头,把南山那片国有林地的干巴树枝全都储备起来。

    火势异常凶猛,张黑小的儿子眼看着就从树杈上跌落下来。就在众人哭喊无助毫无办法的时候,一道黑影呼地就打人群之间穿过。

    火势太大,松树的枝桠早都干透了,燃烧起来卡巴爆响,明晃晃的火苗子一舔好几米。本身就是夏天,村民们穿的都是裤头背心,被热浪烤得谁都无法靠近现场,更别提去救那个孩子。

    张黑小的老婆这时候已经精神颓废,她眼睁睁看着自己儿子坠入火海,于是也就啥都没考虑,毅然决然地朝着那个柴禾剁扑过去。

    许多邻居们拼命把她拉住,那女人便是嘎地一抽,瞪着眼睛就休克了。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早就有人把电话打到村部。村长不在家,村部里还有其他领导值班,宋主任带着几个村级骨干开着车就匆匆赶来。

    谁都没注意到那个黑影到底是谁,就在众人愣神之际,只见那道影子纵身跃起两米多高,一个健步直接落入火堆中央。而后那个身影又从火堆中央弹射而起,又是一个疾速的起落,就在村民们一眨眼的空当,那个黑影已然把孩子凌空接住。

    “啊……卧槽……”人们发出不同模式的惊呼,这一个精彩的镜头正好被王从贤给录制下来。事件太大,不到几分钟整个村子就传开了。主要现在是网络时代,电话微信的速度那是真快。村民们都从四面八方的朝着村子东头赶过来,一时间村子中街人声鼎沸。

    懒龙刚刚接住孩子,他的裤子就被烧焦了,强大的热浪笼罩了一切,懒龙的头发和背心也在燃烧。懒龙顾不得为自己灭火,单手夹了孩子,飞身就蹿到那棵冒着青烟的沙果树上。

    “懒龙……快看那不是懒龙吗?”有人眼尖,一下就看出来这个魁梧的身影就是懒龙。人群里传来一阵阵的惊呼。“快,赶快联系救护车……”宋主任一见事故重大,当即发出指令。有人着急忙慌地拨打120急救中心电话,也有人联系村卫生所。

    由于都是松树杈子,火势要比其他木材凶猛许多倍。转眼间现场就变成一团火海。如果怀里没有孩子,懒龙或许还可以从这里冲出去,但是现在火势太强盛,贸然冲出势必会对孩子造成伤害。

    这是一个不足十岁的小家伙,尽管他早就吓得不会哭了,但那双大眼睛仍旧充满渴望地瞪着懒龙。好在,这家伙为了多摘沙果,身上穿着一件四个兜的大人夹袄。所以他没受伤,只是受到一些惊吓。

    “别怕哈,今日个就是把哥搭进去也要救你出去!”懒龙朝他安慰几句,意念即刻冲破头顶,他的元神出窍,疾如闪电般地从那魔幻峡谷中飞掠而来,丢下自己的身体而不顾,夺了那个孩子便是凌空升起。

    “哇,快看那孩子,自己会飞了!”事情发展的太过突然,所有人全都震惊。懒龙把张黑小的娃娃带到安全区域,仔细查看一下,竟是没有一点烧伤。懒龙心中一阵轻松,正要给他喂些玲珑粪,忽然闻到一股烤猪蹄的刺鼻味道。

    “沃日……劳资的身体着火了,艹……”懒龙往沙果树上一看,这才知道坏菜,原来是沙果树已经燃烧起来,把自己的身体也给点着。

    懒龙吓得够呛,他的元神呜嗷一声就钻入体内。短暂时间内,人们看到懒龙坐在树杈上半天没有动,就连那孩子自己从树上飞下来懒龙都没有一点反应。有人以为懒龙被烧死了,也有人撕心裂肺地朝他呼喊。

    过了一小会,那凶猛的火势就把沙果树包围,火苗子一蹿就是好几米高,沙果树着火了,懒龙的身体也滋滋啦啦地冒起了白烟。人体的焦糊味非常特殊,只有火葬场才能常有那种气味。

    “完了完了……英年早逝啊,英雄,模范营子的骄傲!”宋主任看到这一幕禁不住泪眼模糊。他一把撸下头顶扣着的鸭舌帽,任凭那寸草不生的秃脑壳被烈焰烤得冒出白油都不肯后退半步。

    “通知家属了吗?”宋主任低声问旁边哭成泪人的村长助理。

    “这小伙是个孤儿,身边没有一个亲人!”村长助理摘了眼镜,使劲儿揉着那双肿成番茄的眼睛。

    “胡说,俺们大家都是他的亲人!”王从贤哭唧唧地蹿上来,没好气地瞪着村长助理。“如果需要的话俺现在就是他亲娘。”王从贤激动地啜泣道。

    “嗯对,如果需要的话,俺现在就是他亲爹。”旁边一个沙哑的声音传来,原来是大皮蛋他爹。

    半天没人说话,王从贤忽然反应过来,朝着那个老头大声骂道:“你个老不死的棺材瓤子,这都啥时候了还来捡老娘的便宜,你丫的是不是想去陪葬啊?”

    “一边呆着去,懒龙是个好孩子,俺这是掏心窝子的一句话,管你毛线?臭不要脸的货!”老头红着脸,泪眼模糊地瞪着王从贤。

    “你……”王从贤气的咬牙切齿,心想平时老实巴交如同绵羊似的蔫巴玩意儿今日个怎么这般强势了?是谁给他的勇气和自信?正在沉思间,忽然又听见一阵惊呼。

    “卧槽快看,他在动……懒龙活了……”好多人从另一个角度传来信息。现在是东南风,王从贤和宋主任他们正好处在顺风头,烟熏火燎的根本睁不开眼睛。如果不是有人提醒他们,他们根本就不忍心再往那里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