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山村小神农 > 第0104章 芽
    懒龙元神归体,努力动了几次都没能奏效。烈焰熊熊,身体各处不同程度受伤。胳膊腿裸露部位早就烧的开花,头发也烧没了。腿肚子有焦黄的脂肪滋滋啦啦地流出来,落到火堆里就是一团耀眼的光芒。

    哈哈哈,劳资变成烤全羊了。懒龙见到这个状况忍不住就是一阵大笑。这个笑声既放肆又恐怖,圈外的村民们差不多都听到了,人群里一片哗然,胆小的孩子吓得大哭。

    “呜呜……这是回光返照啊……懒龙兄弟一路走好,有时间常回来看看。呜呜呜……”有人边嘟囔边哭,现场气氛一片肃然。

    这个时候一辆黑色小轿车风驰电掣一般就打村子中间蹿了出来。宋主任抬眼看到是村长的座驾,知道是仙雪总经理来了,也就拉了拉还在傻哭的村长助理往过迎接。

    车里坐着仙雪和刘滴滴,司机正是田芽。她们也是刚刚才接到电话,说是张黑小家里失火了,有人被困在火堆里面。听到这个田芽不敢怠慢,急急忙忙背了药箱,三个人便是一起来了。

    小轿车嘎吱一声停在人群后面,田芽拎着药箱第一个冲出来。“宋叔……”田芽急切地跟宋主任打了个招呼,挤开人群就往火堆里看去。

    “懒龙兄弟,你丫的走好……”大皮蛋跟懒龙感情深厚,最先控制不住情绪,扑通一声就跪在地上,边哭边冲那火堆磕头。许多同龄人以及比懒龙年纪小的一些孩子全都跪在地上。

    “皮蛋哥,这是咋啦?”因为烟火太盛,田芽看了半天也没看清到底是个什么情况。突然听到大皮蛋口口声声喊着懒龙的名字,她立刻急眼了。“还能咋,懒龙舍己救人,被大火给烧死了呗,呜呜呜……”大皮蛋抱着脑袋一阵子嚎叫,那气氛被他营造的非常惨烈,田芽听到这个,尖叫一声就冲进火堆里。

    “卧槽……模范营子英雄真多,又出了一个不怕死的!”旁边一个外乡来的卖菜籽的汉子高声赞叹道。人们全都清醒,大皮蛋突然觉得身边有些发空,知道事情不对立马伸手去拉,但是田芽动作太快他连个人影都没看到。

    “芽……”村长的闺女冲进火堆里,这事件又升级了一个高度。仙雪疯了一般呼喊着也冲向火海。这下身边人都警觉起来,七八个人把仙雪控制住,王从贤娘俩也是哭天喊地,刘滴滴见此情景简直就是伤心欲绝,但她试了几下都没敢往火里冲。

    “仙总你要冷静些,仙总你听俺给你讲……”宋主任等人急得丝毫没有办法,现在那火势比刚才还要凶猛几倍,偌大的柴禾剁变成一滩汹涌的岩浆一般,热浪借助风势四面狂虐,所到之处植物枯萎,泥土焦黑,猪圈里的猪崽子都给烤得吱哇乱蹦。

    田芽的小身影冲进火海里立刻被烈焰吞噬,半数以上的村民都以为这姑娘已经死掉。“是爷们的就给劳资救火!草你们熊妈妈的……”一个声音透过滚滚的热浪传递过来,众人抬头,却见是个身着名牌身体瘦削的中年汉子。“富贵叔,你咋回来了?”大皮蛋一看是自己的亲表叔孙富贵,嘴巴一咧又哭起来。

    “你给劳资闭嘴,再特么哭爹喊娘的劳资就把你这孬种扔火里喂王八。大家都听俺指挥,赶快抄家伙救火,人命关天,哪怕只有一丁点的希望,我们也要从阎王爷手里把俩孩子给夺回来。”这一嗓子很起作用,人们全都从悲痛之中振作,人群就像蚂蚁窝被谁泼了一杯热水,立刻便是沸沸扬扬。

    青壮年们抄家伙灭火,妇女儿童帮着找家伙式或者端盆子抬水桶,模范营子三百多户村民差不多都出来了,那人群呜呜泱泱从四面像火堆突击,汹涌的火势很快就被有效控制。

    只是这松树枝桠本身就含有丰富的油脂,耐燃性要比普通柴草高出许多倍,有时候这边刚刚扑灭,一阵小风吹来又可以死灰复燃,这给灭火工作带来了很大的难度。

    “你这吊毛,啥时候回来的?”

    “哦哦,刚到家!”孙富贵尴尬地看着满脸是泪的田二凤,一狠心就别过脸去。

    田二凤和香豆嫂俩人在家里砸桃核,知道这个事情有点晚。等她俩听到街上乱哄哄的闹成一团糟这才拍拍屁股上的尘土往出跑。来到火场时看到四外人山人海,俩人不知是啥情况,便是躲在外围看热闹。

    由于距离太远,外圈这些人又都是刚来的,所以谁也不知道曾经发生过什么,也不知道懒龙被烈火困在里面。

    等到她们看到田芽冲进火堆里之后,田二凤这才反应过来,那可是自己的亲侄女,哥哥嫂子的一根独苗,说啥也不能出事儿啊!

    田二凤也是疯了一样往火场里冲,但是她毕竟不是母亲,没有那股毅然决然的勇气。世界上只有母爱是最伟大的,母亲可以为自己的儿女去死,其他人就不一定能够做到。

    田二凤被人们拉扯住,这时候也就看到了她老公孙富贵。孙富贵那一嗓子喊的很爷们,很有男人气概,田二凤听到那一嗓子身子骨便是激灵一下受到刺激。她远远地看着那个熟悉的身影左窜右跳指挥灭火,她的心情也是复杂到了极点。

    现场一片混乱,两口子只是一问一答地每人说了一句话,而后又被人群冲散。这场大伙空前绝后,模范营子八九十岁的老人家都没见识过这么大的火灾。仙雪刚刚大病初愈,虽然服了些玲珑粪初步看来已无大碍,但是突然遇到这种事件精神瞬间就垮了。

    她被人抬到一块阴凉地,由七八个老娘们看护着,胸口处扑通扑通有出气没进气,就连那明亮的眼眸也是暗淡成无形的夜幕。幸好这时候镇医院的救护车呜哩哇啦地赶过来,才把她给抬到车上。

    ……

    “你这个死孩子,这么大的火场谁让你进来的,难道你就不怕被烧死吗?”八十一部经文反复在耳边萦绕,袅袅禅音如若荒古寒泉汹涌而至,寒凉舒爽的符文把懒龙和他怀里的女孩牢牢包裹住。

    看着眼前的小村花转眼变成了小黑猴,懒龙真是既气愤又感动。他扬起巴掌就想拍她屁股,突然发现这丫头两眼紧闭呼吸急促,四肢剧烈地痉挛几下,已经进入休克状态。

    “芽……”懒龙突然觉得天都塌了一般,竟然哭的有些凄凉。从小到大懒龙从来都没哭过,包括他的脑袋被乔雀姐姐给开瓢那次,懒龙都是大义凛然的牛笔形象。但是今天他却无法控制。

    懒龙不敢怠慢,急忙去掏玲珑粪。然而让他没想到的是,自己的衣裳早被大火烧成灰烬,不要说玲珑粪,就连那个装玲珑粪的布袋都特莫没灰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