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山村小神农 > 第0110章 老公你等等俺
    “另外两个是好人,从来没干过杀人放火的勾当,只是小打小闹的被人欺骗误上贼船而已,姐你就不要追着他们不放了好不好?”懒龙祈求道。

    “他们是不是好人自有法律去评判,法律不会冤枉一个好人,同时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既然这样你肯定知道他们的下落是不是?”乔鹰的目光咄咄逼人,懒龙吓得一缩脖,只好朝她点点头。

    “俺知道那俩人都是你的朋友,你认为他们重义气够哥们值得信任,并且那俩人曾经还有过保护仙雪总经理的正义行为。越是这样的人我们越要对他们负责,帮助他们弃暗投明走上正路,而不是包庇纵容任由他们我行我素继续沦落下去……”

    “姐……俺懂了,他们就在俺家里,你们去……哦哦不,还是俺跟你一起去吧,那俩玩意儿性子太急,万一把你给伤着了咋办!”说着懒龙就把两手举起来,示意乔鹰为他开锁。

    “如果姐不亲自上门找你,这件事情你就打算一直瞒下去了是吗?”乔鹰没理他,而是继续发问。

    “那当然,他们是好人,俺不想让好人受到伤害。”懒龙挺胸道。

    “好,姐知道了,其实你也是好人,姐也不想把你牵扯进来。但是,姐姐身为一名人民公仆,那样做就是渎职犯罪,你能理解吗?”乔鹰转换了表情,目光变得有些阴沉。

    “姐,你……你不会也想把俺给带走吧?”懒龙吓了一跳,不由便是有些急躁。

    “你是这一系列案件的主要知情者,如果你不出面就不能结案。不要有任何思想包袱,好好配合警方破案,把自己知道的做过的所有与案件有关的事情全都说出来,不要误导警方的侦破方向,希望能从你这里找到一条彻底破案的捷径。”

    乔鹰把车从角门开进仙雪家的院子,又在院里调了个头,脚下加油就朝大门口驶去。

    刘滴滴超市门口还停着一辆越野车,看到那个刺眼的京都拍照懒龙便是烦的要死。这帮家伙都来了,艹……

    “所有人注意,犯罪嫌疑人潜藏在懒龙家中……”乔鹰的车载对讲机哇啦一声巨震,懒龙又被吓了一跳。远远的看到那辆车上下来五个人,最前面那个瘦削机灵的小屁孩就是单宝宝。

    “姐你们不用大动干戈,这俩兄弟都很懂事,有俺在他们不会拘捕!”懒龙紧张地举着双手,又道:“姐你把俺的手铐打开,俺去帮你当说客,你看行不行!”

    “不行,那样太危险。”乔鹰没理他,脚下加油便是朝着懒龙家门疾驰而来。车子还未停稳,乔鹰的身体已经撞开车门冲进院里。

    懒龙一脸茫然,非常气恼地闭上眼睛等死。过了几分钟,就见四大名捕推搡着杜清秋和丘秃子走出来。他们的身后跟着单宝宝和乔鹰,刘滴滴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正在跟乔鹰诉说着什么委屈事儿,那娘们边哭边说,乔鹰和单宝宝接连蹙眉。

    ……

    半个多月一晃过去,懒龙从拘留所里出来那天天空飘着绵绵细雨。时值立秋过后的第二天,清凉的西南风从杀羊沟方向吹来,携带着半生不熟的五谷的香味,与那无法避免的城市喧嚣混在一处。

    “回去后好好做人,别特么整天价五马倒六羊的瞎比折腾。”看守所门口的保安大哥没啥文化,说出话来怪让人生气的。懒龙朝他嘿嘿一乐,知道人家是刀子嘴豆腐心都是为了自己好,于是也没过去较真,转身就朝近路去了客运站。

    丘秃子和杜清秋俩人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零六个月和三年半。这俩比原来有些解释不清的污点,这次全都被人一层一层扒个干净。

    “你好大哥,俺想去第四监狱看个朋友,不知道坐哪路车能到地方?”懒龙一脸懵逼地在那人群熙攘的售票大厅里徘徊着,正好看到一个身着制服的客运工作人员从身边走过,便是嬉皮笑脸地把人家截住。

    “第四监狱?”那个客运员似乎正在想事情,懒龙这么一问反而把他吓了一跳。等他抬头看到一个满脸堆笑的络腮胡子正在不怀好意地看着自己时,当时便是气不打一处来。“不知道,自己没长眼睛咋的,这都啥年代了还特么问来问去的,到底烦不烦人啊!”

    客运员没理他,扭头消失在人群中。懒龙无奈地苦笑着,看到那边有个长凳,就坐下来歇会。

    就在这时候他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哎哎老公你等等俺……”皮裤衩背着一卷大行李,边跑边用袖子擦汗。她现在不再穿皮裤衩了,而是破牛仔脏衬衣,脚下还踏着一双踢没皮的高跟鞋。一个男的头也不回,自顾自的闷头走路。那个男的三十多岁,穿着比较体面,皮鞋西装白衬衫,脖子上还有一条花布领带。

    “你抓点紧,还有十五分钟就发车了,别特么整天吃不饱似的磨磨蹭蹭!”男的回头怒吼,俊朗的脸膛变得扭曲。

    “老公这行李太沉了,俺实在背不动!”皮裤衩累的呼呼上喘,满脸的细汗擦都擦不干净。她的皮肤又黑又粗糙,一头鸡窝乱蓬蓬地遮挡了半个脸颊。

    “爱背就背,不爱背就扔了,关老子毛线!”那男人赌气地回头瞪眼。

    “切,你以为俺乐意划拉这些破烂呀,家里俩娃连件像样的衣裳都没有,每天都是光着屁股在街上玩耍,你这当爹的就不知道寒碜?”皮裤衩嘟嘟囔囔,捂着胸口咬牙往前趔趄。

    那个男的没吱声,闷头还是往前走。看到这些懒龙心头发酸,竟然有着想哭的感觉。外面小雨依旧在下,不小也不大,哗啦啦使人心情有些烦躁。懒龙站起来就朝皮裤衩走过去。“大姐俺来帮你背吧,俺也去京都。”懒龙说完就把那个大包裹扔到肩上。

    蹲了半个月拘留,头发胡子都长长了不少,再加上两人自打分手后再没见过面,所以皮裤衩竟然没能认出他。

    “啊……哈哈哈谢谢谢谢……”皮裤衩正累的腰酸腿疼呢,忽然发现一个山炮主动过来给自己减负,当时便是满心欢喜。“大块头你走快点地,误了车次看老娘不弄死你!”

    皮裤衩终于可以直起腰板走路,她一脸快活,踏踏踏地朝着前边那个男人追去。

    “老公你等等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