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山村小神农 > 第0118章 村长家的镰刀
    懒龙生气地拧开一瓶茅台,一仰脖就灌了半瓶。

    “懒龙你冷静点……”仙雪在旁边着急,上来就夺懒龙手里的酒瓶。“姐你别管俺,俺今天就是想喝个痛快。”说完懒龙继续喝,那瓶白酒转眼间就要见底。

    “好,算你有种,不听话是吧,你喝俺也喝!”仙雪抄起一瓶白酒用牙齿嗑开瓶盖,咕咚就是一口。她见懒龙没搭理自己,索性一咬牙,咕咚又是一口。

    “姐你这是何苦呢,俺心情不好就是想喝一口,你跟着掺和啥?”懒龙无奈地放下瓶子,伸手就捉住仙雪呃手腕。仙雪一哆嗦,酒瓶就被懒龙夺了去。

    “龙,姐知道她说的都是假的,这丫头能编造这样的谎话是有目的的。”仙雪把茶杯递给懒龙,自己也喝了口润润嗓子。

    “哼,刘滴滴变了,变得越来越像她那个老妈,哈哈哈……”懒龙大笑,吓得仙雪一缩脖,忽然也跟着笑起来。

    “不好了不好了,芽芽跟滴滴打起来了。”小保姆气喘吁吁地撩开门帘,非常着急地说道。

    “啥?”懒龙忽地站起来,却被仙雪摁住。“没事的,这俩孩子打小就在一起玩,那感情就跟亲姐俩似的,不会出事儿,任她们疯去吧。”仙雪皱眉,把懒龙安抚住以后,自己却离开座位。

    仙雪急匆匆就往角门那边走,出了角门就看到树林里有俩人影在一起扭打。

    “唉呀……你俩真是翻天了,咋还真打起来了!”仙雪吓得赶紧的去拉架。可是俩女孩打的非常激烈,简直就是真打实凿的干,嘴巴子扇的非常响亮,刘滴滴嘴角都流血了。

    田芽别看身材略微瘦弱些,打架却是非常生猛。她抬脚就踹刘滴滴,吓得刘滴滴急忙闪躲,结果那一脚并没踢出去,而是大巴掌先耗住刘滴滴的头发。刘滴滴疼得呲牙叫唤,两手抱头挣扎,田芽脚底下又来了一记神仙拌,扑通一声就把刘滴滴扔到灌木丛里。

    刘滴滴手忙脚乱地从草丛里爬出来,身上脸上都被树杈划破了,有的地方还流了不少血。“田芽你住手!”仙雪一见自己的闺女这般亲受,当时差点晕死过去。她上来就拽田芽,结果误中了刘滴滴一脚。“哎吆……”仙雪惊叫一声,抱着肚子就蹲在地上。

    “阿姨你咋了?”小保姆喘着粗气跑过来,伸手就把仙雪往屋里扶。

    “妈你躲开,看俺不把她打出屎来!”田芽咬牙瞪眼,一抹杀气浮在脸上。“小王八蛋你敢胡来,她是你姐……”仙雪强忍痛苦还想阻止,结果却被小保姆强行拉进屋里。

    战斗扔在进行,吃了大亏的刘滴滴根本不服,她用衣襟擦了擦嘴角,嚎叫一声又往上冲。

    “去你的吧……”田芽身体一歪,下蹲伸腿同时用力一扫,刘滴滴又被她的扫堂腿给扔到两米开外。刘滴滴趴在地上呼呼喘气,大滴的眼泪顺着脸蛋往下流。

    “田芽你不是人,凭什么仗势欺人抢俺男朋友……”刘滴滴委屈的不行,终于说出了心中事。

    “我呸呸呸……谁是你男朋友啊,你这人咋恁不要脸?你喊他一声看他答应不答应。”田芽冷笑着就来拽刘滴滴,哪知道刘滴滴早有防备,一拳就抡到田芽的脸蛋上,白皙的脸颊立刻凸起来一块大包。

    “嘿嘿……”田芽被打后不由一怔,下意识地摸摸脸,随后也似清醒了一般抿嘴就乐。刘滴滴这时候已经恼羞成怒,她见田芽狂的不行,挨了一拳还在嘲弄自己,于是怒火攻心,扑上来又撕田芽的衣裳。

    “你够了滴滴姐,你都把俺打了,你还想怎样?”话没说完刘滴滴一脚踹中田芽的小肚腩,田芽的身体向后倒退好几步,差一点就坐到地上。

    “够了没有,臭娘们……”田芽忿忿地看着刘滴滴,捂着肚子弯腰顿足做痛苦状。刘滴滴一脸邪恶之态,冷笑着又朝田芽过来。“姐,俺是你妹……”田芽抬头看她,目光中除了顽劣不羁,居然没有一丝仇恨。

    “你还知道是俺妹,看你把俺打的?”刘滴滴抹了一把嘴角,看看被血染红的手,眼睛立刻通红。恼怒中的她耗住田芽的头发,又是一顿没死带活地暴虐。

    “哎吆……啊……哈哈哈……”田芽抱头打滚,边躲避边大笑,却是根本不去求饶,任凭刘滴滴发啊泄。

    “打死你打死你,看你以后还敢不敢抢俺东西了。”刘滴滴连打带踹把田芽干躺,觉得还不解气,顺手就抄起一把镰刀。

    “姐,你不会要杀人灭口吧?”田芽惊悚地眨眨眼,下意识地向后倒退。

    “说,以后还敢不敢跟俺抢姐夫了?”刘滴滴眼圈红的吓人,就连瞳孔都是紫的。“我呸,明明是你在抢妹夫,还埋汰俺!”田芽不依不饶,眼睁睁看着刘滴滴的镰刀抡下来她却躲都不躲。

    “俺要劈了你……”刘滴滴叫嚣,镰刀抡到半空收势。田芽见状嘻嘻一乐:“切……装的真像,敢劈自个妹子的人不是精神病就是……”话没说完突然停住,田芽看到刘滴滴一脸痛苦地闭上眼睛。

    “姐……”田芽惊叫,怎奈自己遍体鳞伤行动不遍。就见刘滴滴手中镰刀横在她自己的脖颈上,不太锋利的刃口已经把皮肤压成一道深槽。

    “答应俺,远离姐夫,答应俺行不行,算姐求你了……”刘滴滴边说边哭,泪珠断了线似的往下掉。手中镰刀不断的加力。

    “我呸,你这人真是不知羞耻……”田芽见状莫名窜上一股怒火,她起身就要去抢镰刀,却被刘滴滴一脚踹翻。“你……你特么真踢……哎吆……”田芽痛苦地满地翻滚,丝袜也被血水染的通红。

    “哈哈哈……”刘滴滴目光呆滞仰天大笑,那种表情空前绝后的冷酷无情,吓得田芽抚胸瞪眼,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姐……你没事吧?是不是想男人想疯了?”田芽还是嘴不饶人。

    “俺最后再警告你一次,远离你姐夫,听到没有?”刘滴滴擦了把眼泪,丧心病狂地怒吼。

    “要是俺不呢?”田芽鄙夷地揉着自己的小肚腩,嘴角撇出一丝冷笑。

    “哈哈哈……那……那俺就让给你……”说罢刘滴滴把心一横,手腕一抖就切自己的喉咙。“姐……”田芽见状吓得大哭,她起身去抓刘滴滴,又被刘滴滴一脚踹翻。

    村长家的镰刀不知闲置了多少年,钝的就连女孩儿的雪白脖颈都割不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