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山村小神农 > 第0119章 娘当年和你一样
    镰刀虽然太钝,刘滴滴的表情却很吓人。田芽被她一惊一吓立刻恢复理智,心想这玩意儿可不是闹着玩的,万一她真的自杀咋办?“姐你别闹了,俺答应你就是了,呵呵……”田芽起身,艰难地扶着小树走了几步,扑通一声又倒下。

    “你没骗俺吧?”刘滴滴泪眼放光,吃惊地问道。

    “爱信不信。”田芽躺在草丛里,打开的四肢沐浴着星光,身上滚满了山蒺藜。

    “你要发誓俺就信你!”刘滴滴走过来,用脚尖碰触田芽的臀。“别碰俺,发你妹的誓,老娘说到做到。”说完一个鲤鱼打挺便是离开了草丛,头也不回,大摇大摆地往院里走,边走边冷笑。

    院子里静悄悄,一个房间里跳跃着孤独的烛光。不知怎么的模范营子突然停电了,这一现象竟是把小保姆搞了个措手不及。她翻箱倒柜急得满头大汗,终于从田芽的小橱柜里翻到半截蜡烛。

    烛光虽小,却能映亮懒龙那张大脸。他还在喝,一口菜不吃,小保姆站在边上干着急,想去帮他擦擦汗,却又对那隆起的肌肉感到心慌。这家伙太性啊感了,小保姆心里激烈翻腾,不小心就把茶杯碰掉地上。

    “啪嚓……”小保姆吓得一激灵,赶紧低头去收拾。

    一只大手把她拽住,强大的力量如同磁铁一般把她带入一个人的怀抱。“芽,俺要娶你!”懒龙嗞喽一口酒下肚,抱住女孩就亲。

    “他弄错了,唉呀妈呀这可咋好?”小保姆心跳加速,到了嘴边的惶恐呐喊又咽了回去。那张大嘴满是酒气,锋利的胡茬可以刺红她的腮。小保姆闭上眼睛,幸福来的太突然,她的小心脏都要蹦出来。

    “其实俺也很漂亮,只不过没遇到伯乐……”小保姆一阵激动。

    桌子晃动,椅子也在吱嘎作响,半截蜡烛也趁机熄灭,村长家的屋子一片黑暗。

    “去已去来又来曾盼故人归,怕只怕物是人非,秋风起,云的回乡曲,为相聚不远万里。天注定未来总有人缺席,还好是深爱过你!细水流拂清风一缕,看上去漫无目的。等看透过去总会将过去,又何妨心里有你”

    田芽踏踏踏的进屋,沙哑的声音把歌词变成诗朗诵。小保姆颤抖,蜷缩在懒龙怀里不敢出声。仙雪的房间里有手机的亮光在忽闪,她刚从昏睡中醒来,独守空房好多天,心里真是思念老公。

    “胖,回来吧,俺都想死你了!”微信刷地一声发过去,半天不见恢复,仙雪无奈地扔了手机,抱起枕头压住胸脯。

    “亲够了没?要是没够就等下次吧,天太黑了,俺还要关大门去呢!”小保姆紧张地挣脱懒龙,摸黑找到那件夹袄套到身上。

    小保姆慌慌张张,锁了大门又去锁角门,不小心却在角门旁边遇上刘滴滴。小保姆还在亢奋状态下没走出来,突然被刘滴滴推了一下差点没喊出声。

    “懒龙呢,他还在屋里吗?”刘滴滴冷冰冰地问道。

    “啥?哦……在呢。”小保姆懒得搭理这个泼妇,扭身就把角门锁上。“把大门打开,老娘要回家!”刘滴滴气势汹汹,小保姆又哦了一声,回身又去大门那边开锁。

    “他出来撒尿啦?”小保姆惊呼,看到大门口那个高大的背影,心脏又是一阵翻腾。刘滴滴小跑过去,老远便是闻到一股子浓郁的酒香。“又喝大了吧?一人喝酒也能醉,真是没谁了,呵呵呵……俺就稀罕你这股使劲儿!”刘滴滴搀了懒龙,俩人摇摇晃晃地出了田家大院。

    “滴滴姐你等下……”小保姆心头一空,似乎丢失什么似的紧张地不行。

    “干啥?”刘滴滴不悦地回头瞪眼,满脸的血迹如同一只小鬼。小保姆吓得一缩脖,尤是嘿嘿一乐。“俺想知道龙哥的电话号码。”

    小保姆捏着手指尖不说话,老老实实地等着刘滴滴回答。“问你家女主人去!”刘滴滴把懒龙的胳膊往自己肩膀上一扛,痛苦并快乐地回复了小保姆,而后便是拖着懒龙往自家超市里走。

    小保姆嘟嘟囔囔关严了大门,又把那大锁扣住。踏踏踏……小保姆步伐有点凌乱,不小心差点撞到懒龙的破自行车上。

    “他们走啦?”田芽的声音传来,这时候也来电了,院子里一片光明。“嗯嗯,滴滴姐把他带走啦,滴滴姐好凶吆,像个母猴子……有其母必有其女!”小保姆怨声道。

    “不许背后说人坏话!”田芽嗔怪地瞪眼,脸上的伤口渗血,疼得她直咧嘴。

    小保姆转身跑回屋,屋门嘭地关上。

    ……

    刘滴滴超市灯火通明,几个闲汉坐在门口空地上打牌。“你输了大皮蛋,赶紧给钱!”一个闲汉乐的满脸开花,他把帽子摘下来垫到屁下,扑克牌被他洗的冒白烟。

    “头把不算,二把不欠,接着来……”大皮蛋真是点背,好容易等到来电刚斗一把地主就输了。“来你个头,赶紧的滚犊子!”刘滴滴从黑暗中冒出来,身上还扛着满身酒气的懒龙。

    “卧槽……”众人全都抬头,借着灯光看到刘滴滴满脸血渍,懒龙醉的一塌糊涂。

    “活该,咋不揍死你个狐狸精。龙哥威武!”大皮蛋心里暗自解恨,正好趁此机会赖账走人嘛,嘿嘿嘿嘿,这就叫老天不灭瞎家雀,省一毛是来一毛。赌博输钱太难受,蚂蚱多了都是肉!

    一帮人转眼散去,雪亮灯影下街头空荡。刘滴滴把懒龙扔到自己的小床上,自己也累的气喘吁吁,靠在那里苏醒了半天才缓过劲儿来。

    “这爷们真沉,将来一定让他戒酒,否则还不得把老娘折腾死!呵呵呵……”刘滴滴自言自语,不由便是伸手去摸那张满是胡茬的大脸,她老娘王从贤从货架后头闪身出来,蹑手蹑脚,如同鬼影。

    “唉呀妈呀,吓死俺啦?你咋来了妈妈?”刘滴滴抚胸心跳,小脸吓得焦黄青紫。

    “大晚上的黄金时间,你不卖货老娘就得替你盯着,不然这些货物早都扶贫了。”王从贤瞥了女儿一眼,见她没心没肺一股子恶心人的贱样,不由的便是老脸一红,气的扭身就往家里走去。

    “娘,今天的事儿不准跟俺爹叨叨……”刘滴滴娇嗔地追出来,赖唧唧地说。

    “放心吧闺女,娘当年和你一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