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山村小神农 > 第0120章 八宝玲珑大补鸡
    第二天拂晓懒龙被一只傻公鸡的啼鸣声惊醒。

    “这是哪?”懒龙紧张地环顾一下四周,发现自己竟然躺在刘滴滴超市的小床上。“这下生米煮熟了,俺是你老婆啦,呵呵……”刘滴滴把他的胸膛当成了写字台,趴在上面正在写字。一个账本子能有三四斤重,沉甸甸的压的懒龙胸闷。

    “你……你把俺怎么啦?”懒龙吓了一跳,下意识地摸了摸大腿。“俺的裤……头呢?”懒龙又气又急,心想这下真的坏菜了,这可真是酒后乱姓,以后劳资要是再喝酒就特么不姓懒。

    “那啥俺给你洗啦,在外头凉着呢,脏的快渍死了,以后每天俺都给你换一条新的。”刘滴滴正在一本正经的算账,一个冰凉的计算器摆在懒龙心窝位置,时不时的就会被她纤细的手指摁的乱叫。

    懒龙烦的不行,想坐起来直直腰,却被刘滴滴当成案板占用着。

    “老公,咱娘在家里煲了八宝鸡汤,一会你要多喝几碗。俺娘说那是大补,对男人的身体很有好处,当年俺爹就喝了三碗。”刘滴滴小脸通红,也不知是擦了啥胭粉,昨天的红肿竟然全都不见。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精神头儿比每天都足。

    “别特么乱叫,谁是你老公啊?麻利的收拾东西,俺憋不住了!”懒龙脸色铁青,痛苦地闭上眼,小肚腩鼓鼓囊囊撕裂着疼,满脑子都是乱七八糟的模糊记忆。

    “呵呵呵……別给俺装逼行不了?如果你还是个男人就给俺振作起来,打起精神好好跟俺过日子。俺跟你保证,俺刘滴滴可是打着灯笼都难找的正经过日子人,诸如出野轨之类的事情保证与俺无关……”

    “俺不爱你,俺爱的是芽芽!”懒龙不想隐瞒她,直言不讳道。

    “俺知道你被那妮子洗了脑筋,可是那又能怎样,上了俺的床就是俺的人,昨天夜里你丫的比牦牛都凶猛,恨不得把老娘给吞了你才解劲,那时候你咋不说这话?呵呵呵……”刘滴滴一脸坏笑,说着说着脸就红透。

    懒龙无言以对,心里别提有多难受。“起来吧,牙膏给你挤好了,这是药物牙膏,仔细刷一刷,二人世界不比单身狗的时候,该干净的地方必须干净……”刘滴滴收拾了东西,便把一套崭新的西装摆在床头柜上。

    懒龙无奈地摇摇头,突然发现养了好几年的胸毛也不见了,不由又是一阵恼怒。“那破玩意儿有啥眷恋的,留着又难看又扎人,害的人家直到现在心口窝都刺痒……”

    ……

    懒龙把西服推开,重新穿上自己的那身破烂往家走。

    “你回来,你到底啥意思?”刘滴滴愤怒,小脸绷得够紧。

    “劳资回自己的家管你毛线?”懒龙头也不回,径直往前走,刘滴滴气的跺脚,因为街头巷尾出来几个病秧子晨练,她也没好意思耍性子。

    推开大门懒龙就往自家院里走。

    “哈哈哈,你丫的偷桃核,这下被俺抓到了……”驼子赤膊弓腰,肩上搭着一条毛巾,正在仓房门口跟人耍横。

    “你别乱扣帽子,老大都说了这玩意儿有的是,能吃多少吃多少!”香豆嫂小脸通红,心虚地捂着自己的衣兜。

    “你说的没错,在这个家里吃啥喝啥懒龙从不在乎,但是你这既不是吃又不是喝,而是往自己家里带,这个性质就不一样了。”田二凤懒洋洋地从卧房里溜达出来,睡眼惺忪地数落道。

    “俺娘家兄弟喜欢玩耍这个,几次三番的跟俺要,俺知道这玩意儿金贵着呢,也没敢放大胆多拿,只是拿了十颗,正好够一条手串……”

    “卧槽……十颗还不是放大胆,你知道这十颗得卖多少钱吗?保守价一万多块,够你老公挣半年的了……”驼子不依不饶,上去就抢桃核。

    “死一边子去,你个弓弓腰大虾米别搁俺面前装逼行不了?不让拿俺也没强拿呀,这不是放回去了吗!”香豆嫂退回仓房,边掏桃核边掉眼泪。

    “呵呵,你们这是说啥呢这么热闹。”懒龙从后面过来,直接就往仓房走。驼子一看东家回来了立刻傻眼,当时没敢多说话,转身就去井边洗脸。田二凤也没吱声,掐腰盯着香豆嫂。

    “这娘们偷桃核,被俺们抓住了。”矮子为人直爽,口无遮拦地回道。

    “呜呜呜……”香豆嫂一听这话,小鼻子一歪便是哭起来,看样子委屈的不行,边哭边抽搐。

    “不哭不哭,不就是几粒破桃核吗,既然孩子喜欢就多拿些,再给他选串好金刚。”懒龙拍拍香豆嫂肩膀,乐呵呵的说道。

    “可是老大……”矮子还想说啥,却被驼子拽到旁边。

    香豆嫂一听这话立刻破涕为笑。

    一家人开始抱柴禾点火做饭,人虽然有点多,但是气氛却很和谐融洽。“黑子还没回来吗?”懒龙往驴棚那边看了看,回头问道。

    “没……已经一个多月了,俺估摸着,弄不好被那火鬃驹给祸害死了!”田二凤目光复杂,在懒龙身上瞟来瞟去。

    “不能,谋杀亲夫是犯法的,可能是找地方度蜜月去了也说不定……”驼子搭讪,逗的大家一阵哄笑。

    饭菜很快上桌,早餐有点简单,咸菜碟子小米粥,还有一屉新蒸的发面馍馍。一家人围坐在炕桌前吃饭聊天,其乐融融就跟亲兄弟似的不隔心。

    脚步声擦擦擦地由远及近,懒龙放下筷子往外看了看。“谁来啦?”田二凤问。“一个娘们,诶嘿嘿嘿……”矮子抻脖跳脚,看到王从贤的身影后,立刻露出一副笑脸。

    “跟你说多少次了,做人要正直,别特么整天没见过女人似的流氓嬉气!”驼子瞪矮子,矮子缩脖躲避。

    “吆……你俩没家没业还是咋的啦,这……这咋还都到俺家蹭饭来了?”王从贤一脸冰霜,嘭地一声就把瓦罐顿到桌上。一股香味从那瓦罐里溢散出来,沁人心脾的令人流涎。

    “呵呵……俺们大家都是懒总的员工,不吃他吃谁?”矮子睛光烁烁,不由又把目光盯上那个瓦罐。

    “就是啊贤嫂,这个家明明姓懒嘛,怎么忽地变成你家啦?”田二凤两手一摊,非常吃惊地环顾大家,脸上尽是匪夷所思。

    “嘻嘻嘻……”

    “咳咳……”

    尴尬局面瞬间产生。懒龙嘿嘿一乐,急忙起身招呼客人。

    “这是俺姑爷家,也就是俺的家,咋?合着你们还都蒙在鼓里?”王从贤揭开瓦罐盖子,露出里面油汪汪的八宝玲珑大补鸡。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