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山村小神农 > 第0124章 买车
    “呀,这不是懒龙吗?”有人跟懒龙打招呼,懒龙只是点点头,破自行车往旁边一支,回身就从车架上取下一个大袋子,袋子里面装的都是桃仁。

    “兄弟姐妹们,你们光荣的参军了,这一点让俺非常的羡慕和崇拜,同时也为你们感到骄傲和自豪。小时候俺懒龙做梦都想参军,可是长大后这个梦想就被现实给改变。俺现在没机会去实现这个梦想,只好拜托各位兄弟们替俺圆了这个梦。你们替俺站岗放哨保卫祖国,俺就替你们孝敬父母建设家乡,请大家放宽心,你们的父母就是俺懒龙的父母,你们的姐妹就是俺懒龙的姐妹,俺一定会让他们身体健康,幸福快乐地生活……”

    懒龙把桃仁往车上一放,又道:“这些桃仁是咱模范营子的土特产,给大家带上一些路上吃,它们是杀羊沟的神果,营养丰富不说,吃了还不想家……”

    懒龙站在车里边,一边给大家发桃仁一边往后排座位上瞅。

    田芽端端正正地坐在那里,小身板挺得很直,懒龙把一小袋桃仁放到她手上,她便朝他微笑,并说了声谢谢。“仙姨的烧已经退了,俺刚给她服用了玲珑粪,现在刚睡着,你就不要惦记了。既然穿上这身军装那就是一名战士,出去好好工作,别给咱模范营子丢人!”说着懒龙便是嘿嘿一乐,伸手就捏她的脸蛋。

    “龙……”田芽泪眼朦胧。

    ……

    “姐,你好些了吗?”夜幕降临,懒龙见仙雪醒来,便是轻声问道。

    “芽呢?”仙雪睁开眼,第一件事就是找女儿。

    “嘿嘿嘿……姐你不知道那些孩子穿上军装有多带劲儿,一个个威风凛凛都帅呆了,咱家芽芽更是器宇轩昂,凭她的实力和理想,几年后注定是位女军官,到那时你和俺田叔就是人民的功臣。”懒龙没敢直来直去,怕是刺激到仙雪的痛处,只好拐弯抹角的赞美新兵,同时也把芽芽参军走了的信息传递给她。

    仙雪艰难地坐起来,抱着枕头就哭。毕竟母女情深,虽然仙雪也支持闺女这个崇高的选择,但是心里头还是有些难以割舍。懒龙在边上帮她捶背擦眼泪,心想以后可不能再对仙雪姐姐想入非非了,她是芽芽的妈妈,也是俺的妈妈,俺要像亲生儿子一样孝顺她和田叔。

    于是懒龙第二天就接受了仙雪的聘书,当上了模范营子水泥厂和白灰厂的厂长。

    水泥厂和白灰厂都在荒郊野外,距离村庄比较偏僻,为了工作需要,懒龙自费买了一辆代步工具。

    “这车快散架了,哇擦……”驼子猫腰撅腚地从上到下把那辆红色夏利车看了个仔细,而后一脸鄙视地吐了口唾沫。“咱老大不会是真有病吧,一万多块换了个报废车,发动机号大架子号全都不一样,车牌子也是假的,看这坑坑洼洼的钣金弄不好还翻过车,兴许还特么死过人也说不定哩!”

    “你闭上那只臭嘴,这话要是被老大听到不打糊你的后球才怪。人家有的是钱,爱买啥买啥,就是买根竹竿当马骑你也管不着……”矮子边吃桃仁边装逼,现在跟着懒龙混出了人样,人前人后受人尊敬,这逼美的不行,就连走路的架势都变了。

    “诶嘿嘿嘿……俺这也是说说而已,你还别说,这车有一样东西真是不错,竟然是进口的,卧槽……”驼子一脸兴奋,伸手就去摸那个藏在保险杠下面的车喇叭。

    “你咋知道是进口的?”矮子好奇道。

    “劳资原先就是搞汽修的,这法拉利超跑的外置喇叭还是能够认识。诶嘿嘿嘿嘿……”驼子摸着摸着就是一阵狂笑。

    “擦……”矮子一脚飞过去,驼子扑通摔在地上。

    “喂,你俩别闲着,过来一个帮俺砸桃核。”香豆嫂砸了一上午桃核,早就累的腰酸背痛。

    “你是不是想男人啦?砸个桃核还要找人陪着,没见俺俩正在擦车吗?”矮子急忙抓起抹布,装模作样地开始比划。

    “切……烦人。”香豆嫂转身不理他们,驼子和矮子一阵开心。

    “驼哥,听说你不光干过修理工,驾驶技术也很牛性是吧?你看咱老大都把车钥匙扔给你了,要不咱们上路去兜一圈?”矮子一脸坏笑,呲牙咧嘴地催促道。

    “能行吗?老大给俺钥匙是让俺擦车,并没说让俺开!”驼子见车如见爹,早就手痒痒的难受,现在又有矮子在边上煽风点火,真有点动心。

    “怕个卵,不就一辆破夏利吗,又不是法拉利!”说完矮子眼睛一瞪就把车门拉开:“驼哥您请……”

    驼子犹豫了一下,看看四下没人注意,便是躬身钻了进去。

    “驼哥你把腰板挺直了,咋还趴在方向盘上了?”矮子随后上车,见驼子的姿势有点别扭,就纠正道。

    “你滚蛋,劳资天生就是脊柱畸形你丫的不知道啊?”驼子回头骂娘,矮子缩脖呵呵呵一阵傻笑。

    “嗡……嗡……”

    “咋了这是?”矮子一脸懵逼。

    “日,起动机甩不上齿,空转……”驼子郁闷地拍了下方向盘。“那咋整?要不你给修修?”矮子说。

    “修个卵……连个扳手都没有你让俺搁手抠啊?”

    俩人谁也不说话,矮子闲不住开始吃桃仁,驼子则是拧开一瓶矿泉水。

    “嘎啦啦……嘎啦啦……突突突……”驼子不知怎么整的突然间就把车给启动了。“哇塞驼哥你真行,还等啥子嘛,老司机开路吧!”矮子激动不已,肥胖的上肢把那座椅压的吱嘎作响。

    “诶嘿嘿……开路就开路。”驼子探出脑袋正了下倒车镜,而后挂档加油,车子缓缓移动,身后腾起一阵熏人的烟雾。

    “烧机油太严重了,这得把后头的人给呛死!”驼子盯着后视镜那腾腾升起的青烟,自言自语道。

    不管咋说这也是模范营子第三辆机动车。第一辆是田大胖子的宝马,第二辆是刘滴滴的皮卡,懒龙的夏利最便宜,却也最娇贵,一不留神就抛锚,四五个人都推不着,要不是因为这个,懒龙也不会把它丢在家里。

    “嘟嘟嘟……”喇叭音质宏亮,整个村子全都震撼。驼子绷着脸,故意把玻璃摇到不能再摇的程度。他一手扶着方向盘,一手搭在车窗上,小轿车冒着黑烟,油门踏到底,如同一道红色残影,转眼便是撞到墙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