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山村小神农 > 第0125章 吃狗肉去
    “你瞎啦,没看到那是墙?”

    “你才瞎了呐?拉杆球头掉了俺也没办法……”驼子一脸漆青,赶忙挂倒档加油门,夏利车呜嗷一声退出墙豁子,却是没法掌控方向,只能横在路中间。两只前轮劈成八字,防冻液滴滴嗒嗒往外流,地面都变成绿色。

    “这是谁家的院墙,真特么结实……”驼子闷声道,嘴角颤抖的厉害,弓形的身体颤颤巍巍像极了一根弹簧。

    “哼哼,如果它是纸糊的俺俩就窜到人家院里去了。”矮子心有余悸地摸着脑门,大腿膝盖不能回弯,疼得钻心。

    “这可咋好啊?老大知道会弄死俺们!”驼子害怕地打着冷战,这才察觉自己的脑门也给磕开一道口子。

    “别拐带上俺,祸是你闯的跟俺没关系!”矮子咬牙就把膝盖抻直,只听咯吱一声,膝关节立刻麻木。

    “你特么忒不仗义,该,咋不撞死你!”驼子看出矮子伤势比自己严重,便是一脸坏笑。

    俩人看看院里没人,只有一只半大狗用铁链拴着。可能是事发突然或者那狗天生就是哑巴,它竟然不吵不闹,还朝着驼子摇尾巴。

    “嘿嘿,这小玩意儿真懂事,比你强。”驼子傻笑,摸出一粒桃仁给它吃。那小狗闻了闻,继续抬头看他。

    “不好……”驼子往那院里瞅,突然发现豁口的地方躺着一条大狗,不由便是吓了一跳。

    “出事了,卧槽……”驼子继续探头过去,发现那狗口吐血沫,早就气绝身亡,身体被砖头埋了大半。

    矮子一瘸一拐地走过来,也看到这凄惨的一幕。

    “驼哥,走保险吧,这狗可是黑贝,少说一千多。”

    “走个卵,这是黑车,连牌照都是假的。”驼子皱眉叹息,后悔当初不该开这破玩意儿出来得瑟。

    俩人在那纠结,驼子突然眼睛一亮,跳到院里就把死狗扛起来扔到后备箱里。

    “你这是……”矮子诧异。

    “咱不能花这个冤枉钱,还是找个垫背的吧!”驼子嘿嘿一阵冷笑,嘴角勾勒一抹邪恶。

    俩人一个上面一个下面,忙活几分钟就把球头归位,驼子找了一根麻绳捆住拉杆,而后俩人慢慢悠悠,趁着主人不在家,悄悄地把车开走。

    工地上人声鼎沸,搅拌机哗啦哗啦地吐着混凝土,几十个工人忙忙碌碌地工作着,第一层的主体墙已经够高,就等着打圈梁上盖板。

    驼子和矮子俩人偷偷摸摸来到刘家墙外,看到刘屠夫正在满脸大汗地帮着工人抻钢筋,俩人挤挤眼,矮子便是走过去,笑嘻嘻地朝着刘屠夫招手。

    刘屠夫早就累的不行,想要歇会儿又怕被别人说三道四,因为是给自己闺女家盖房子,不出点力气将来就没脸让人家养老。

    刘屠夫一见姑爷子的保镖招呼自己有事儿,立刻眉开眼笑地小跑过来。

    “诶呀,二位老弟也来啦,到屋里抽棵烟吧?”刘屠夫客气道。

    “不了不了,俺俩给懒总试试车,好像底盘有点响声,可是就是找不到问题所在。”矮子缩脖不说话,驼子一脸温和地撒谎道。

    “这事儿你算找对人啦,俺年轻时候修过拖拉机,对机动车驾轻就熟!”刘屠夫把都宝撕开一包,逐一给他俩发一根,而后自己也叼上。

    “真的好巧啊……”驼子一乐,转身看矮子。

    “可不是咋的,老天不灭下家雀!”矮子又一缩脖,随即就把钥匙递给老刘。

    “这车车况太差劲,别往远开,十里二十里的没问题。”驼子叮嘱道。

    老刘一副行家里手的样子,拿着钥匙就往车边走。

    “咱俩帮着干活吧,你说呢?”驼子挤挤眼,笑嘻嘻地道。

    “那是必须的必,大河向东流呀……”

    ……

    “娘,俺爹咋还没回来?”刘滴滴看看表,有点担心地问道。

    “谁知道到哪野去啦,这辈子就是喜欢车,就连做梦都嚷嚷挂挡加油踩离合,他去给姑爷子试车去啦。出了点小毛病,那俩废物弄不了……别着急,开车就是一溜烟的事儿,说回来就回来。”

    娘两个拾掇饭菜,刘滴滴这两天都累瘦了,白天工地超市两头忙,夜里还要伺候老公,做女人真是不容易。但她对此毫无怨言,每天都是痛并快乐着。

    正说着话,刘滴滴的电话突然响了。

    “有个老头开车撞树上啦,有人说是你爹,你快来吧。”邻村的王金宝经常给超市里送豆腐,所以知道刘滴滴的电话。

    刘滴滴听到这个消息当时就急眼了,她顾不得换衣裳,扎着围裙就往外面跑。这几天皮卡车没加油,所以一直在库里锁着。刘滴滴看到包工队队长的摩托车在那停着,踹着火就走。

    小刘村与模范营子相隔五公里,清一色的柏油小公路。刘滴滴摩托车骑的飞起来,几分钟就到了事发地。

    “爹,你没事吧?”刘滴滴看到夏利车顶在一棵大树上,前脸都变形鼓包了,车顶上到处都是树叶子。车里的老头满脸是血,好像是刚从昏迷状态中清醒过来,就连瞳孔都模模糊糊,失去了以往的真实性。

    刘滴滴吓得想哭,却又不能哭。她砸开车门就把老头扶出来。“唉呀妈呀……这下丢人都丢到家了,撞坏了姑爷子的座驾,俺……俺真是晚节不保啊!”刘屠夫捶胸顿足,肥胖的体格像头病牛。

    “爹你别想那些啦,你老没事就算赚到了,呵呵呵……”刘滴滴一见老爹没事,立刻激动的破涕为笑。

    懒龙的破车从买来到报废正好不到一个礼拜。刘屠夫为了此事始终忧心忡忡,总觉得有些对不住姑爷子。但是懒龙并没说啥,不就是一万块钱嘛,没啥大不了的,也就是一串桃核的事儿。

    “艹……俺们是不是玩大了?听说那老头好险没给撞死!”矮子一脸紧张,战战兢兢地说。

    “怕个卵,撞死也不用你发送,人家姑爷有的是钱,一麻袋桃核就把他厚葬了!”驼子说。

    俩人在房间里嘀嘀咕咕,突然想到后备箱里还有一只死狗,于是驼子抻脖往东屋瞅瞅,看到田二凤和香豆嫂关灯睡觉了,便是假装上厕所,披上衣裳就往外走。

    “你去哪?”矮子跟出来,到驴圈里把尿撒了,见驼子走出院子,就追上去。

    “走,吃狗肉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