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山村小神农 > 第0126章 前进吧朋友
    闻到狗肉香,神仙也跳墙。这条狗个头不小,抻直了摆在地上不算尾巴一米五。驼子两眼放光,顺手就打腰间摸出一把贼光不小的尖刀。

    “哥,你连家伙都带啦?”矮子一缩脖,朝他笑笑表示赞赏。驼子嘿嘿一乐,笑容之中满满都是傲娇之气。

    次啦一声,狗肚子被刀尖挑开,一股腥臭气息扑来,驼子皱眉后退半步,矮子却是非常喜欢这种味道。

    ……

    超市里静悄悄,沙沙的风声不断头地吹,懒龙露在被窝外面的胳膊都给冻的发麻。时间过的真快,转眼间就立秋了,大山深处季节变换的非常明显,只要到了那个节气,天气立马凉的痛快。

    刘滴滴脸上带着意犹未尽的欢爽,香津津的汗渍还在额上蒸发着。尽管天凉好个秋,她一直都被懒龙呵护在被窝里边,风吹不着雨淋不着,所以那绵绵软软的身子骨始终都是热呼呼。

    “呵呵……”她奋力搬开男人的胳膊,想要下地去关天窗。凉风从天窗吹进屋子,青草的香味和农家肥的淡淡气息让她心旷神怡,却也实实在在地连打几个冷战。

    “躺着吧,外面凉别感冒了,还是俺去。”懒龙睁开眼,习惯性地捉住那只小白手。刘滴滴幸福地一乐,乖乖地躺倒。

    “龙,你变了,变得知道疼人了!”刘滴滴望着他山峦一样宽厚的胸膛,娇嗔一声,知足的眼神儿全是温柔。

    “你想多啦,俺是憋了尿!”懒龙绷着脸,趿拉着鞋子就往外走。

    天窗关好,又用竹棍别住,懒龙这才咳嗽几声,哗啦一下打开超市门。

    夜深人静的时候就是想芽芽的时候,懒龙抬头往村长家的方向看,那款最早盖起来的砖瓦结构已经不再高大,只露一线屋脊被那绿荫掩映着。懒龙深吸一口新鲜空气,运动一下封闭太久的肺叶,转身就往茅厕去。

    一泡尿撒了五分钟,足见此人的膀胱有多巨大。膀胱乃一肾之冠,膀胱强大则肾功能强大,难怪刘滴滴这些天脸色红润,温柔的像只猫咪。

    转身回到屋中,温馨气息熏的他头晕,女人还在亮着眸孔,通红的小嘴流露出羞涩,懒龙坐在床头,伸手抻被掩住她那洁白的熊脯。

    “龙,再睡会吧,离天亮还早!”刘滴滴倦意袭来,哈欠连天地说道。

    “你睡吧,俺想一个人坐会。”懒龙摸到一包玉溪,刚想撕开又怔了怔。最后还是扔回原处。“想抽就抽吧,俺就那么说说,你还当真了!”刘滴滴又亮起眸,温柔的太不像话。

    “俺想芽芽了,也不道这孩子过的咋样,一直都没个电话。”懒龙把她的胳膊塞进被窝,很是坦诚地说出自己的心事。

    刘滴滴半天不语,房间里静悄悄,只有墙上那款挂钟还在嗒嗒嗒地烦人。“龙,俺向你道歉,俺不该逼芽芽……”刘滴滴红红的脸蛋满是愧疚,懒龙认为那是真实的,因为她的眼圈也红了。

    “唉……事情都过去那么久了,还是算逑了吧!”懒龙勉强付之一笑,继而捏了玉溪在手,捻来捻去并不抽,只把那纸卷当成了玩物。

    刘滴滴翻身,枕巾被泪珠打湿。懒龙心头一热,悄悄就把半个胸膛压上去。“乖,哭成花猫就不漂亮了……”

    夜色还是很浓,仿佛把每个人的心情都染成了黑色。懒龙跟刘滴滴重来了一次运动,刘滴滴舒坦的想死,懒龙还是一如既往的郁闷。

    “龙,俺以后一定好好过日子,再也不伤害别人了。”刘滴滴说。

    “嘿嘿嘿,这话可是你说的,要是哪个小狗出尔反尔看俺不打她开花。”俩人温存半天,话题重新说到田家。

    “仙姨的身体恢复不少了,心情还是有些糟糕,村长的老婆也是人,不是铁打的金刚,以后有时间多去陪陪她……”

    “俺知道了龙,虽然芽芽不在身边,以后俺就是她的亲闺女。”刘滴滴小脸严肃,声音有点压抑。懒龙点点头,重新打量这个女村霸。

    窗外传来第一遍鸡叫,时间大概是凌晨三点。街上脚步细碎,是两个人的。虽然那步伐轻灵如同踩踏着一团棉絮,却也无法避开懒龙的耳朵。

    “快睡吧,明早还有一大摊子事儿呢。俺去工地转转。”说完懒龙穿衣下地,悄悄地出了超市。

    “龙,俺一个人害怕。”刘滴滴不愿意地喊。

    “自己家怕个卵,俺把门给你锁上。”

    ……

    大街上有俩影子一晃不见,地上还有零星的几点血迹。懒龙猫腰闻了闻,不由便是一脸的邪笑。三个身影两前一后,距离仅有二十米不到。然而驼子和矮子因为心情紧张,并没发现懒龙的存在。

    “哥,去哪里煮啊?早知道这样背个锅出来多好!”矮子的声音传来,细弱蚊蝇却又听得清晰,这是对懒龙而言,普通人根本无法察觉。要知道驼子和矮子都是世外异人,他俩的能耐没人能说的清。

    “这你就外行了吧,吃狗肉哪有用锅的,一切都有劳资安排,你就瞧好吧兄弟。目标村外小树林,前进吧朋友。”驼子语气任性,似乎心情好的不行。

    擦擦擦……脚步飞快而不凌乱,步伐带飞无数落叶,街头巷尾一片肃静。

    模范营子村子东头小树林,人工栽培的杨树苗仅有两米多高,清翠的叶片被风一吹发出哗啦啦的声音,竟然有着金属质感。

    “就这里吧,你去扛点松树枝来,烧烤的事儿归俺。”驼子不喘不虚,把那袋子扔到地上,次啦一声就打袋子里面拽出一只白条大狗。

    “这黑灯瞎火的去哪弄松枝?”矮子不傻,知道这里是杨树林,不要说松枝,就连一个松塔都没有。他不乐意配合,转身蹲下摸出都宝。

    “你丫的不是死人吧,南山松林里有吊是干木头,闭着眼也能弄一车,快去快回。”驼子不耐烦,手扶树杈瞪着矮子。

    “俺不,那地方全是乱葬岗子,神出鬼没的吓死人,要去俺俩一块。”

    矮子说完把烟点着,一股浊气从他口中喷出,又卷成曲线钻入鼻孔。矮子美美地抽烟,全然无视驼子犀利的目光。

    “好啊好啊,既然这样的话那就算逑了,劳资闪人了,你自己在这守着吧!”驼子转身要走,却被矮子一把揪住。

    “别那么小心眼,不就是一捆柴禾吗,俺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