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山村小神农 > 第0128章 近墨者黑
    懒龙接管了两个厂子有点忙,毕竟是受人之托,他必须一丝不苟地把工厂管理好。为了提高生产效率,他还专门到镇水泥厂实地观摩了一阵子。当然那都是元神干的事,来无影去无踪,对方根本不晓得。所以顺手牵羊地就把人家的客户信息给掌握了大半。

    转眼间中秋节就要到了,这天懒龙从水泥厂回家已经很晚。省城那边等着要货,而他们的生产条件又跟不上节奏,以致于出现了供不应求的紧张局面。

    这种情况自打建厂至今从来都没出现过,所以仙雪夫妇真的是无比激动。田大胖子从外地刚刚回来不久,并不认可懒龙这个土豹子同时主抓两个厂子的管理工作。

    以他个人对懒龙的了解,这个人四肢发达头脑简单,如果干体力活一个顶仨,动智力的话那就不行了,充其量是个车间主任的材料。但是短短的一个多月,模范营子水泥厂竟是被他鼓捣的有模有样。

    这小子真神了哈……田大胖子暗自庆幸自己得到一匹千里马,于是便想趁着中秋之际把懒龙请到家里聚聚,顺便摸索一下这个年轻人的心理状态。当然既然是请客就不会只有懒龙一个人,田氏矿业集团的中层以上领导班子全都来了,再就是他的同事们,也就是村部那些人。

    懒龙中午就接到田大胖子的邀请电话,要他傍黑六点之前务必到位。本来他家里还有一大摊子事想要处理,怎奈人家是田氏矿业集团董事长,手底下还有十多个骨干全都到场,如果自己不参加的话那就太不懂礼数了。

    于是懒龙回家便是洗澡换衣服,穿了一身干净裤褂,不到六点就往村长家里走。

    仙雪家里热火朝天,几个本村的妇女被她请来帮厨,角门外边的空地上搭建了临时锅灶,劈柴瓣子燃烧的正旺,锅里的水翻着白花。

    “龙来啦,呵呵呵,快屋里请吧,你田叔等你好久了呢!”仙雪看到懒龙进院,便是麻溜地扯下围裙,非常客气地招呼道。

    懒龙跟着仙雪进屋,田大胖子坐在沙发上正跟几个汉子喝茶唠嗑。那些人都是从外地请来的管理人员,职位最大的是公司副总经理,其次都是各厂矿的领导。

    模范营子穷山恶水,山炮土鳖一抓一大把,真正的博学多才者凤毛麟角,所以就连管理人员都要外聘,这笔支出非常庞大。

    田大胖子见懒龙来了,急忙起身迎接,恰好这时候村部的宋主任他们也到了,两伙人同归一人领导,早就熟同一家,于是迅速融入一处热聊。

    懒龙入职田氏矿业最晚,一向都是独来独往不跟这些外地人接触,所以这些人对懒龙也是只闻其名未见其人,彼此之间还是存在一些陌生,或者是心理隔阂。

    “咳咳,这位就是上任不久的懒龙厂长,可能有些同志还不熟悉,借此机会大家都认识一下。”田大胖子乐呵呵一副主人翁的姿态,把几个外地人一一为懒龙做了介绍。

    那几个外地人都是文化人,尤其是那位集团副总贺压群更是满腹经纶令人仰视。

    “呵呵呵呵……久仰懒厂长大名,一人独控我公司两大工厂依然游刃有余,实在是令人佩服。”贺亚群在公司的身份仅次于仙雪,所以对于懒龙的业绩早有耳闻。今天一见这个传奇人物竟然是个比自己小了两轮还多的年轻后生,禁不住便是吃了一惊。

    “嘿嘿,贺总过奖。”懒龙客气地跟贺亚群寒暄几句,觉得在坐的都是高大上的人物,一个个谈古论今博学多才,自己这个小学生掺和其中很是难堪,于是坐了一会后,也就悄悄溜到外面。

    田大胖子正跟大家讨论公司发展壮大事宜,实际上是想听听懒龙对企业未来发展有何高招。等他一回身却见懒龙不见了,当时便是有点尴尬。心想这土豹子就是没素质,这个场合说走就走,简直了……

    懒龙从客厅溜出来,直接就朝田芽房间走去。这丫头入伍一个多月,一个电话都没回来过,家里人都惦记的心焦,尤其是仙雪一想起闺女就悄悄落泪。

    房间里没有人,所有摆设还跟原来一样规整干净,洁白的床单,漂亮的被罩,以及电脑桌面那个活泼俏皮的自拍照,处处都是那么熟悉。

    懒龙见到这些心里便是难受的不行,他坐到床边玩手机,顺便重温一下田芽遗留房间的那股气息。就在这时候,一个娇小的身影擦擦擦地走进来。

    “龙……”小保姆羞羞地捏着手指头,脸颊红彤彤地说。

    “你有事吗?”懒龙见这女孩儿看自己的眼神儿有点不正常,便是歪脖一乐,非常亲切地问道。

    “那天晚上你亲了俺,不知你还记不记得了!”小保姆二十多岁,长的眉清目秀一点不丑,除了个头有点娇小之外,哪个地方都很受看。

    “别瞎说,俺啥时候亲你啦?”懒龙一听这话感到非常的震惊,同时也是有些恼火。

    “就亲了就亲了,你那天还抱着俺乱摸来着,把俺的心情都摸乱了!”小保姆说着眼圈就红了。这孩子有点内向,一直都是守身如玉,除了那次被懒龙拥抱,可是从来都没跟男人有过肢体接触。

    懒龙被她吓得一缩脖,刚想向她问个明白,却见仙雪正好站在窗外摘韭菜。三个人屋里屋外没隔几步,小保姆的一番话早被仙雪听了去。

    仙雪没吱声,咳嗦两声转身就去了厨房。

    “日……”懒龙气的没招,起身就把小保姆拽住。“你这丫头是不是有病啊,无缘无故的为啥给俺乱扣帽子,这个问题非常严重你知道吗?你这是侮辱劳资的人格和品格!”

    懒龙一脸愤怒,就像一只被人踩了尾巴的猴子。小保姆吓得连退好几步,虽然没敢再说话,但那水汪汪的大眼睛里早就充满了怨恨。

    “你就是摸俺了,今天你要不负责任,俺就到客厅里给你宣扬出去,让你丫的从此再也抬不起头来,要不你就试试!”小保姆非常软弱的一个姑娘,被气极了竟然也有几分田芽的味道。这可能就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缘故吧。

    懒龙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事情,不由便是倒吸一口冷气。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