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山村小神农 > 第0164章 黑小婶子
    进村后懒龙没去别墅,直接回到自家小破院。一只小黑狗摇着尾巴跑出来,身后还跟着一个小男孩儿。“懒龙哥,你回来啦?”

    那小孩长的黝黑滚胖,穿着一身小学生校服,手里举着一串娇艳欲滴的海棠花。懒龙一看这个小孩有点面熟却又认不明白到底是谁家的娃子了。正在愣神的时候,就见一个中年妇女正笑眯眯地站在他家门外。

    “诶嘿嘿嘿,这不是黑小婶子嘛?”懒龙见张黑小老婆穿戴的干干净净,手里拎着两大包东西,花生瓜子火腿肠以及面包啥的,立刻明白怎么回事。

    “龙,你这是去哪啦?俺都等你好久了。”张黑小老婆三十多岁,矮墩墩的身材非常的健康,给人一种纯朴自然的农妇形象。

    “哦哦,俺刚从省城回来,婶子你咋来啦?快进屋里坐。”懒龙把车停好就开门进屋,伸手到墙角拽开电灯开关,房间里立刻明亮,张黑小的老婆闪身进屋,直接就把东西撂到炕上。

    “婶子,你这是干啥?”

    “呵呵,这不是马上过节了嘛,你是俺娃的救命恩人,俺过来看看你!”说着那女人就往外掏东西。懒龙一听这话赶忙阻拦。“婶子你别这样哈,咱们都是一个村子的好邻居啦,用不着那么客气哈。”

    张黑小老婆往外掏,懒龙说啥也不让。两个人拉扯了半天,张黑小老婆见懒龙实在不收,竟是急得满脸通红。

    “龙你就把这点东西收下吧,你要不收婶子这辈子都不会安心的。”说着话张黑小老婆就掉下眼泪。看看人家哭了,懒龙只好把东西收下。

    懒龙给娘两个每人开了一个饮料,那小孩抱着瓶子咕咚咕咚一口气造了大半,回头又把妈妈那瓶握在手上。

    懒龙见这孩子怪可怜的,不由便是想起自己小时候。他从仓房里找了一些桃仁和巧克力啥的塞到孩子兜里,又往他兜里塞了五百块钱。

    “龙……”张黑小老婆见状立刻就急眼了,她起身就去抢钱。“娃子乖,快把钱还给龙哥!”

    “就不,这是龙哥给俺的……”小孩瞪眼睛,摁着挎兜躲闪。

    “婶子你别闹了,这不是要过节了嘛,这点钱给娃子买身衣裳穿。”

    那小孩倒是挺聪明,根本没听妈妈的话,站在那里就朝懒龙道谢。“谢谢龙哥,这下俺家有钱啦,呵呵……”

    张黑小老婆气的脸色苍白,抢了几次都没抢过小孩,竟是累的气喘吁吁,额头的虚汗冒出了一层。

    “婶子,你最近身体不太好吧?”

    “没有啊龙,俺的身体一直不错。”张黑小老婆勉强一乐,懒龙看到她的嘴唇青紫,呼出的气息有些急促,像是心里有事情急火攻心了。

    懒龙见黑小婶子病的不轻,如果不抓紧治疗很可能会加重病情,于是就从怀里摸出一个小瓶。

    “婶,你把这个服了吧,这个是好药,能治你的病。”

    张黑小老婆把懒龙视若神灵,他的话不能不听,于是接过那个药丸丸,一仰脖就扔进嘴里。

    不多时,张黑小老婆的脸色明显好转。但是她的眼神一直抑郁,药物可以调理身体,却不能医治心病。“婶子,你这病情是因何引起的?”懒龙觉得奇怪,便是不放心第问道。

    “龙哥,俺娘是为俺爹着急哩,俺爹在外头干活被人骗了,一直都没往回邮钱……”

    “你个坏娃胡说啥,赶快给俺死回去看门!”张黑小老婆气的颤抖,伸手就去打那娃子,那娃子扭身躲避,直接就躲到懒龙身后。

    “婶子,到底是咋回事儿嘛?跟俺说说呗,有可能俺会帮你呢!”懒龙诚恳地道。

    “呜呜……”张黑小老婆抽噎几下,没等说话先哭了起来。

    原来张黑小跟着香豆的老公在省城干瓦匠活,干完一处工程后张黑小觉得挣钱太少,就偷偷摸摸自己找了个工地跳槽了。谁知道那个包工头是个大骗子,一连几个月都不给工人发工资。

    开始时候还忽悠工人们说是工程完毕后一起开,可是等到工程全部完事儿了那个工头却是携款潜逃了,害的张黑小和他的工友们连回家的路费都没有。

    得知这个情况懒龙不能不管,他从张黑小那里得到那个工头的身份信息,然后抓起电话就打给张巧。

    “你谁呀,是不是打错啦?”张巧明知道这个号码是懒龙的,只是不想搭理他。

    “巧啊……诶嘿嘿嘿,俺想你啦……”

    “烦人,你有啥事赶快说,俺还忙着呢。”张巧愤怒,好在没有挂机算是给他天大的面子。

    “那啥俺想跟你做笔交易……诶嘿嘿嘿……”

    第二天早上懒龙刚从被窝里把眼睁开,就听到自己的电话哇啦哇啦一阵叫唤。

    “谁呀这是,真是吵死人啦!”刘滴滴翻身瞪眼,索性把脑袋缩进被窝里。懒龙朝她嘿嘿一乐,顺手就把手机打开。

    “你要的人在俺手上,货在哪?”

    “让你的人把那小子给俺带过来,顺便把货给你带过去。”

    “不许骗俺,否则弄死你!”张巧的声音强势,仿佛她是慈禧太后。

    “少装,谁不知道谁啊……”

    ……

    吃过早饭后,刘滴滴还想跟懒龙腻歪一会,却看到一辆金杯面包停在大门外。车门哗啦一声打开,孟刚和丁文利俩人从车里跳出来。

    “懒龙……”孟刚笑嘻嘻地喊了一嗓子。懒龙没有理他,也没理丁文利。两个家伙明显尴尬,在人家的一亩三分地上谁也不敢造次,只好默默忍受。

    “你拿着这个去把车里的人换过来。”懒龙把一个纸包递给瘦猴,而后搂着刘滴滴转身进屋。

    瘦猴一身名牌,唇上夹着软中华,牛逼哄哄地来到门外。“你们谁说的算啊,劳资要换人了!”说罢瘦猴就把那个纸包举到空中。

    “哦哦哦……这事儿归俺管。”孟刚乃是武林中人,一见瘦猴这副怪异形象立刻便知是个江湖侠客,所以也不敢得罪,急忙把车上一个汉子拽下。

    “给,拿好了哈,要是弄丢了看老子不踢碎你俩的卵啊蛋蛋!”瘦猴把纸包扔给孟刚,无限鄙夷地看向俩人的同时,一巴掌掴向那个汉子。

    “啊吆……”那汉子惨叫,鼻血随之喷将出来。“小点声,再号劳资掐断你的气嗓。”瘦猴探指过去,直接掐住那厮的脖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