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山村小神农 > 第0167章 井边有个小道姑
    懒龙收了孟刚刘志和丁文利当自己的小弟,没搭理那个包工头。他是皮裤衩的老公名叫林子,因为家中还有两个孩子和老人,懒龙不想让他再掺和进来,就扔给他五万块钱,让他回家照顾老人看护孩子,等着皮裤衩出狱一家人团圆。

    林子拿着钱感恩不尽,一连给懒龙磕了好几个响头才被黄秋菊的大巴车拉走。

    因为把人家的面包车给毁了,孟刚他们回去后没法跟张巧交差,懒龙便多带了些玲珑粪给孟刚。这玲珑粪对张巧美容院来说可是价值连城的神药,一粒就能买一辆车。

    送孟刚等人离开后,懒龙直接去公司上班。因为要过节了,需要给员工发工资发福利,这事情正归他管,所以他必须去找仙雪商量。

    王从贤和刘滴滴娘两个在懒龙家里聊天。今天的事情全都让王从贤看到了,她意识到自己的姑爷子越来越霸道,竟然连省城来的天昊门高手都给拿下,可见他的实力有多雄厚。

    王从贤这辈子就是喜欢力量型的男人,当年就因为刘屠夫能杀猪,她便心活跟人家上了炕。现在见到姑爷的能耐超越老伴儿十万八千里,她的心更是激动的砰砰乱跳。

    这样的男人就是人见人爱的一条龙啊,一不留神就有被人拐走的危险。所以她提醒女儿多多培养感情基础,最好是能给他生个孩子把他那颗不太安稳的心脏给栓住喽。

    刘滴滴本人也看出来懒龙最近业绩出色,不光是田氏矿业还是他们自己的山货公司,甚至包括那个刚具雏形的土皮灰兔场,都有大笔大笔的资金入账。这个人的业务水平太厉害,自己这两下子根本跟人家不是一个档次。

    于是刘滴滴娘俩对懒龙那是心服口服外带佩服,在他面前个个都变得像只绵羊,谁也不敢惹懒龙不痛快。王从贤喜欢游山玩水的嗜好也戒掉了,有时间就帮着女儿料理家务,看到姑爷子的衣裳拿起来就洗,也不管是内衣还是外衣,洗好了还用花露水喷一遍,然后才去晾晒。

    当然懒龙对自己的丈母娘也不薄,中秋节前一天就把两百多克的金链子给她套到脖子上。那玩意儿沉甸甸凉飕飕,代表着富贵和吉祥,只把王从贤欢喜的差点给姑爷子磕头。

    这个大家庭人多势众,尤其是驼子和矮子他们几个无家可归者,更是为这个家庭增添了无限活力。田二凤和香豆嫂已经成为山货公司的主要骨干。出于工作需要,她们处理了家中所有的张嘴物,死心塌地地跟着懒龙干事业。穆香君这时候有点想家,每逢佳节倍思亲嘛,这是每个人都有的心情。

    懒龙在过节前一天忙的不可开交,他把田氏矿业那边安排妥当之后,就给自己的员工发工资发福利。

    像驼子和矮子这样的孬种每人的月薪都是一万多,再加上福利那就不止这个数字了。田二凤她们女的更多些。这样的高薪比田氏矿业的总经理还要高出好多,田大胖子给懒龙的工资也只有每月九千块,一个大子都不多给。

    这样一来李万年等人都有些心活,田氏矿业的很多高层管理人员都想跳槽,于是暗中巴结懒龙的人不胜枚举。

    懒龙的名声越来越大,无论是模范营子或者是青峰镇,一提起懒龙真是妇孺皆知。

    当然过节之前懒龙便是带着媳妇备了厚礼去看干爹干娘。乔正老两口突然见到干儿子带着漂亮媳妇来了,而且那小媳妇既懂事又勤快,直把乔正老两口高兴的要死。乔正拼了老命到山顶去采霜打的猴头菇回来给儿媳妇炖乌鸡,说是可以滋阴补血,将来能生胖小子。

    小两口陪着干爹干娘吃顿饭,走的时候懒龙又给二老留下两万块零花钱,懒龙说俺姐工作忙离家远,以后俺就是你们的亲生儿子。老两口感激涕零,感觉懒龙比自己亲生的还要亲。

    中秋节山货公司放假三天,任何订单都不接。穆香君他们没事干,就在客厅里推牌九耍大钱。这些人都有钱,就连刚刚入职不久的瘦猴子怀里都揣着五六千,于是一帮人吵吵嚷嚷好不热闹。

    刘滴滴也想玩,但她深深记得老娘的那句话,要想抓住男人心,首先必须懂得自珍自爱。于是她便默默无闻地干着零活,烧茶燎水小心翼翼地伺候着大伙,到了饭口亲自下厨房做饭,头上顶着卫生帽,腰间系着花围裙,有模有样真的像个家庭煮妇。

    懒龙见老婆累成这样,真是看在眼里疼在心上。索性把她抱起来就往卧室里走。“别管这些渣渣们,他们自己都能做饭,又渴不死又饿不死的,俺俩回屋睡觉去。”

    光天化日的关门睡觉很不雅观,甚至会遭到那些员工的嘲笑。但是刘滴滴真想给懒龙生个儿子玩玩,让他更加珍惜自己这个正室。

    刘滴滴知道懒龙对黑子感情深厚,于是在睡觉之前便是去了一趟驴舍。

    现在的驴舍在一楼最靠边的那个房间,也可以叫做马厩,是黑子和火鬃驹共用的卧室,差不多能有三十多平米。

    自从懒龙把火鬃驹降伏以后,黑子再也不在外面过夜了。屋后就是小龙山,茂盛的植物没人膝盖,绿油油的黑麦草是黑子最喜欢吃的饲料。

    刘滴滴抱着一捆新割的黑麦草往圈里走,突然间,她竟看到黑子费劲地趴在火鬃驹的后背上,两只前蹄抬得高高的,身体一耸一耸的向前用力……

    “呵呵呵……”看到这个情况刘滴滴都要乐死了,她把黑麦草扔到槽里就在旁边偷看,边看边心跳,尤其是看到黑子那个滑稽笨拙的动作,有时候真的像极了懒龙……

    “老婆……你干嘛呢?”懒龙见刘滴滴半天不回,就心急地出来寻找。

    “嘘……老公你快看哈,这俩玩意儿也有感情呢!”刘滴滴小脸通红,羞羞地说道。

    “嗯嗯,俺家黑子也算是个成功的男爷们。等着吧,用不了几个月,咱家又要添丁加口啦,诶嘿嘿嘿……”说罢懒龙直接抱起刘滴滴,二话不说飞也似地钻进卧房。

    就在此时,枯井旁边突然多了一柱青烟。

    “哼,这家伙太流氓啦,真是羞死人啦!”一个小道姑嫩嫩的脸蛋蒙着一层羞涩,她手握一把古剑,嘟嘟囔囔地在井边徘徊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