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山村小神农 > 第0179章 冰潭
    “他来啦……”矮子大惊,一头钻进灌木丛中,正好前头一株松树,被他撞的树冠爆震。满树松针纷纷落下,如同一个绿色的雨季。

    驼子静观其变,但见那鬼影行在空中并不降落,而是直奔前方小径。

    糟了,这比真的去抓田二凤啦。驼子吓得没招,慌乱中随手摸起一块石头。“嗖……日……”石头疾如流星撇将过去,半天不见有人反应。驼子见矮子已经撞晕,两眼直勾勾地在那里挺尸,于是也顾不上理他,脚踏残枝直奔对面山梁。

    山梁上的小径蜿蜒曲折,狭窄到并行两人都的刮肩。这本是一条动物行走的路线,时隐时现若有若无,视力低下者根本分辩不清。

    驼子来到山岗上,空中怪物早都不见。那条小路依旧蜿蜒,踏歌而行的女人不知何时也是失去了踪迹。

    “完了完了……”驼子见状立刻坐到地上,捶胸顿足地一阵自责。约莫过了盏茶光景,林子里又有擦擦声响。“驼哥……驼哥!”乱木中传来矮子的呼唤声,声音很小,有若蚊蝇交头接耳。

    “俺在这了……”驼子有气无力地回了一声,颓然便是躺在地上。路边杂草呼啦一声分开,露出一个贼眉鼠眼的肥大面庞。“嘎哈呢这是?劳资跟怪物大战三百多合,你丫却躲这里偷懒来啦!”矮子吹嘘,湛蓝眼珠尽是精芒。

    “滚犊子,你当劳资是煞笔啊?”驼子最看不惯他这个不要脸的行为,一个鲤鱼打挺飞跃而起,一脚就把矮子踹至沟谷深处。

    “稀里哗啦……”石块滑落枝桠断裂,夹杂着一个人的惨号声,把那林间鸟雀惊飞无数。

    驼子坐在地上生闷气,忽觉背后吹来凉风,呼呼啦啦好不瘆人。他的汗毛立刻竖立,鸡皮疙瘩抖搂一地。当下明知大事不妙,故而不敢回头直接朝那沟谷跃下。他的动作快的惊人,而背后那人更是快如闪电,次啦一声,他的汗衫被人扯破,古铜色的脊梁上划开四道深可见骨的沟槽。

    “哎吆妈吆……好险呐!”驼子靠着自身的警惕幸免于难,背上伤口痛的发麻,四道深沟血如泉涌,屁沟立马变成河道。血水哗啦哗啦渗透了裤裆,顺着裤管灌满了皮鞋。

    他抱着大树呼呼喘着粗气,往上看白云缭绕,往下看深不见底,自己的身体被卡在树木枝桠间,一不留神,随时都有命丧黄泉的可能。

    “嘻嘻嘻……嘿儿嘿儿……”头顶上有人在笑,那笑声诡异无常,如同自那地府幽冥间传来,竟是有着夺人魂魄的独特功能。

    驼子心里焦急,身体疼得麻木,血水嘀嗒嘀嗒往下流,其中一滴非常巧合,正好落到一个人的脑门上。

    只觉脑门冰凉一下,矮子迅疾苏醒过来。“这是哪呀?”他慌张抬头,却见距离自己十米高空处,耷拉下来两条大腿。

    “嗯哼……这大腿好生熟悉,怎滴有点像驼哥呢?”矮子心中犹疑,重新往那树丫间仔细打望。“驼哥,那是你吗?”矮子问。

    “废话,不是俺还是鬼吗?”驼子听见矮子的声音,禁不住一阵激动。但他还在为刚才的事生气,故而愤怒道。

    “你还以为自己不是鬼呀,上有怪物拦路,下有万丈深渊,不死你都问道俺!”说罢矮子缩脖转身,一纵一跳之际忽然消失在万绿丛中。

    “你回来……矮子兄弟……”驼子一看糟糕,后悔自己不该用那态度对待矮子。但是事已至此,难过也是然并卵,还不如奋发图强创造一条生路给自己。

    想到这里驼子黄牙一咬,纵身跃向下面的一顶树冠。

    “扑腾……”厚厚的枝桠稳稳地接住驼子,无数的松塔落下深渊,树干受到重力冲击,风化的石屑哗哗啦啦……

    这棵大树能有两搂多粗,粗大根基自那悬崖绝壁间斜伸出来,树冠如同巨大的巴掌,既能挡风遮雨,又能阻隔日月。

    驼子在树上短暂歇息片刻,背上痛感强烈,打个冷战都能憋出几升血液。头顶又有诡异的笑声传来,抑扬顿挫令人毛骨悚然。驼子抬头,就见自己刚才停留的那株大树上,稳稳当当坐着一人。

    “嘻嘻……”怪物精光四射,白皙稚嫩的脸颊上流淌出来的都是狰狞。他的手中握着一只狍子,那只可怜的动物还在挣扎,就被活生生的啃下半个脑袋。

    驼子见状心头难受,他不由得咬牙纵起,身体笔直拔向空中,伸手便是抄住那个怪物的大脚。“尼玛的给老子滚下来吧哈哈哈哈……”

    驼子一阵丧心病狂的大笑,那个怪物被他拽住腿骨俩人同时坠入深渊。“驼哥……驼哥……”矮子缩脖瞭向空中,但见密匝匝的枝条间,突然飞下两条人影。驼子眼尖,一下就看明白那是驼子和怪物。

    驼哥这下彻底死了,艹,天下无不散的宴席,每个人都有死的时候,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驼哥他虽然没有泰山重,可也绝对比那鸿毛沉。矮子心乱如麻,不知如何表达此时此刻的心情。

    “你放开俺,要不然俺弄死你!”飞行中的两个人影还在交流。“就不,有种你就弄死俺……”驼子不屑地瞥着他,耳边风声呼呼啦啦,树木的枝条把他赤膊刮成地图。

    俩人边说话边坠落,万丈深渊眨眼见底。“噗通……”地面上浪花翻滚,冰凉的潭水立刻被那血水染红。

    “呵呵呵……”一串银铃般的笑声传来,田二凤扭着小腰就打树影间钻出。潭水冰凉,两个人漂在水面,怪物拼命的狗刨,身上的衣衫已经挂上了冰凌。而驼子却是一脸从容,全身被一团热汽包围着,不紧不慢地游到岸边竟是有着桑拿一般的舒爽惬意。

    “咔嚓……”水面发出一阵金属撞击之声,跳跃的水花瞬间凝固,由明亮变为混浊,继而为混沌……

    怪物被冻结在寒潭中,这个寒潭从此变成一个冰池。冰池的旁边鲜花怒放,盛开的牡丹分外妖娆。

    “驼哥你丫真勇敢,以后俺要向你学习。”回家的路上,矮子和驼子并肩而行,两个人聊的火热,谁都不理身后的猴子。“这尼玛能怪俺吗?俺是中了蛊毒才变成那样哒……”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