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山村小神农 > 第0187章 一群死物
    “嘻嘻……”怪物紧随刘滴滴往密室走。嘭……密室的铁门打开,怪物往里一看,但见地上堆积着许多形状各异的金块。他大喜过望,抓起一只布袋就往里边装。

    “你慢慢装吧,俺出去啦。”刘滴滴说完扭头就往外走。怪物忙于干活也没搭理她,刘滴滴便是关了铁门,随手摁下一个开关。

    王从贤悄悄从那边猫腰过来,她蹑手蹑脚扒着门缝往里瞧,心脏扑通扑通地跳跃个不停。“嘘……”刘滴滴朝她一瞪眼。示意老妈赶快离开。可是王从贤不放心女儿一个人在这里,依旧赖在那里不肯走。

    金库里面气温骤降,两台大功率压缩机同时工作,保险柜的铁板迅速挂了一层白霜,那些金块也是冰凉棒硬,怪物每抓一把都会粘住手掌,没多大功夫他的掌心便是扒下一层皮肉。

    怪物有点纳闷,他抬头往外观看,但见户外艳阳高照,整个院子一派静谧。于是也没多想,继续全神贯注地装他的金子。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室内气温很快达到零下四十五度。“嗯?”怪物满脸的犹疑,他使劲去抓那些金块,然而抓到手中的就像是沉甸甸的冰块一样,不但粘手,还特么一粘一块肉。到最后沾到手上抖都抖不掉,必须用力砸才行。

    怪物又一次停下来,他觉得有些冷,于是及其纳闷地四处打量。这个房间没有多大,三米乘三米见方,整体都是钢筋混凝土浇筑而成,窗户很小,门口也比正常的窄了不少。

    他冻的受不了,起身想要出去暖和暖和,因为他的脑壳曾被冰裂过一次,左脑右脑俱有裂痕。然而他的手爪刚刚搭上铁门把手,一道火花呲喽蹿来,他的身体受到剧烈的电击,嘭地一声撞到墙上。

    怪物觉得头疼欲裂,但这些痛苦对他来说并不在乎。他挣扎着就从地上爬起来,伸手又去开门。呲喽一声,他的身体又被电流弹飞。

    室内温度急剧下降,很快达到零下五十五摄氏度。怪物挣扎着坐起来,他的动作明显迟缓许多,似乎已经头昏眼花,脑壳的裂纹重又炸开。

    “吱吱……哇……”怪物的头皮被什么东西拱破,就见一个满头黑发的红脸小人牛逼狼烟地站出,它的鼻子一耸一耸的四下闻了闻,看到地上有个细脖大肚的瓷坛子,阵阵香味从那瓷坛子里飘出来,大概是蜂蜜香油泡桃仁的味道。

    红脸小人馋的流涎,虽然胆大却也不失警觉性,它重新打量了一下房间,发现整个屋子没有别人,这才仰脖挺胸,大咧咧地跳到地上。

    怪物的二分之一灵魄出窍,他的身体立刻萎靡,成混沌状态蜷缩在角落里一动不动。红脸小人趾高气扬,在那冰寒的地面上打了几个喷嚏,而后踏着成堆的金块便是把头探进瓷瓶内。“哇……呀……”红头小人欣喜地欢叫着,出溜一下钻进瓶子。

    怪物的脑壳又有东西拱出来,那是一个满脸胡须的绿头小人。这家伙依旧胆小如鼠,它扭扭捏捏地在那窥伺着,一直打望了好久才肯露出上半截身子。

    瓷瓶里的食物太多,红头小人永远都吃不完。香味从那瓶颈中飘出来,馋的绿头小人也是淌涎。

    “吱哇……”绿头小人实在忍耐不住,他也腆着肚腹钻出头颅,踩着满是毛发的脑壳,呲溜一道弧光径直钻进瓶子。

    “扑棱扑棱……”瓶子里传来两个小人的掐架声,吱吱哇哇,非常惨烈。然而这个瓶子肚大颈细,他们只能在里面呆着,再想出来是不可能的了。

    屋门嘭地一声被人推开,刘滴滴一脸紧张地走进屋,她不敢往那怪物身上看,硬着头皮拎起瓶子就往外走。嘭……密室的铁门重新锁死,里面的怪物早就睡成了死狗。

    “呵呵……”

    “哈哈哈……”

    王从贤娘俩高高兴兴,抱着瓶子回到卧室。这次她们再也不敢大意,把两只小人扔进笼子里,又把笼子放进保险柜里锁死。

    “闺女你可真能耐呀,竟然把这么厉害的怪物给制服啦,呵呵呵……”王从贤高兴的不得了,她抱着自己的女儿就是一阵夸奖。

    “娘你别夸俺,这一切都是龙的安排。”刘滴滴手捂熊脯喘息一阵,也是激动的小脸透红。

    “啥?这个是龙的主意?”王从贤奇怪。

    “嗯嗯,龙知道这个怪物爱财如命,所以就设计了这个圈套等着他来钻,呵呵呵……”刘滴滴边说边乐,王从贤听了晕晕乎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娘两个有说有笑地在屋里守着,这时候刘屠夫也气喘吁吁地从超市里跑过来。

    他一进院子就听见两台制冷设备在那里嗡嗡地工作着,于是赶忙跑过去把开关关掉。“这是哪个败家玩意儿干的好事儿嘛,凭白无故的把这玩意儿打开干嘛,这得浪费多少电字呀!”

    他嘟嘟囔囔地在院子里转了一圈,没看到一个人,扭头刚要上楼,却看到一个面目俊朗的年轻人站在院子里发呆。

    “呵呵,小伙子你是谁呀?俺咋没见过你?”刘屠夫问。

    “俺也不道俺是谁……”年轻人傻乎乎地回了一句,伸着一对血掌在那愣神。刘屠夫见这后生生的五官端正器宇轩昂不像是个坏人,可是他的两手却是血肉模糊……

    刘屠夫有点纳闷,忽又发觉偌大一个庭院不见一个人影,他便立刻警觉起来。

    “她娘?她娘?”刘屠夫呼喊。

    “你在喊谁?”那小伙问。

    “喊俺老婆……”刘屠夫说完继续喊:“她娘……驼子……矮子……”喊了半天还是没人应声,刘屠夫立刻有些着急。

    “你打哪来的?”刘屠夫觉得今天非常奇怪,就多心地问道。

    “不知道。”

    俩人正在说话,王从贤听到喊声也从阳台上往下看。“当家的你嚷嚷啥呢?不好好的卖货回来干啥来啦?”王从贤居高临下地问道。

    “俺回来拿些零钱,你们都在楼上干啥呢,家里来客人了也不接待一下,真是一群死物!”刘屠夫很不高兴地数落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