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山村小神农 > 第0197章 纯净金块
    怪物蹲在地上,王钻站在炕上,俩人身高正好一样。怪物没搭理懒龙,却把王钻当成宠物似的稀罕着。怪物眼睛早都肿了,眼角有大量的白沫沫溢出来,他不敢睁眼,一睁开便是眼花缭乱满世界都是黑不溜秋的大蚊子。

    懒龙早想趁此机会对他发起攻击,但是思前想后始终拿不定主意。因为王钻在他手上,那可是个只有十几岁的小孩子,万一因为这事儿把人家孩子给糟践了,自己可就成了千古罪人。

    懒龙没敢擅自行动,眼睁睁看着怪物和王钻说话。

    “你叫啥名?”

    “你说啥?”

    “俺问你叫啥名。”怪物突然想起这是一个聋小孩,便是朝她嘿儿嘿儿一笑,从脑后揪了一根头发捏在手上,他摸索着找到王钻的小耳朵,突然就把头发刺入耳轮某穴。

    “你叫啥名?”怪物扔了发丝一脸得意,重新问道。

    “俺姓王,叫王钻。”

    “王钻?嘿儿嘿儿嘿儿……这名字好听极了,俺最喜欢财宝了,不如俺收你当徒弟吧,咱们一起去杀羊沟刨金子,你看可好?”怪物兴致勃勃,他对小姑娘童稚的声音充满了好奇。

    “俺不,俺还要等着俺爹挣钱回来给俺治病呢,把病治好了俺也上学读书,长大了当村长。”王钻说。

    “别等你爹了,你的病已经治好了,难道你没察觉出来吗?”怪物满脸堆笑,用手指着她的耳朵憨憨地说道。

    “咦……”王钻惊奇地怔了怔,突然便是一脸的欣喜若狂。“妈妈妈妈俺的病医好了,俺能听到声音了,呵呵呵……”王钻挣脱了怪物,一溜烟地跑到钻妈身边。

    娘两个悲喜交加,抱在一起呜呜的痛哭。怪物静静地站在那里没有动,脸上尽是幸福之色。

    “卧槽……好机会!”见此情景懒龙不再犹豫,抱起王钻母女撒腿就往外跑。

    “站住……你们回来……”怪物听见有人跑出去,立刻呼喊。懒龙抱着她们一直横穿好几条胡同,看看那家伙没有追上来,这才松口气。

    村子里静悄悄,所有人家全都关门闭户,大街上空空荡荡,就连一只家禽都难遇到。

    “擦擦擦……”脚步声传来,刘屠夫气喘吁吁地抬起头。

    “啊?俺的娘……这家伙咋又来啦!”刘屠夫在一户人家的柴禾剁里藏了半天,听听外面非常肃静,刚从里边拱出来,还没来得及抖落身上的柴草叶子,那个怪物已经朝他走来。

    “俺熟悉你的味道,你丫插翅难逃!”怪物说着咧嘴笑笑,闭着眼睛一路摸来。

    “爹,他的眼睛受伤了,你别怕他,冲上去捅他就是。”懒龙的身影无处不在,刘屠夫听了立刻一怔。

    “给你刀你去捅吧,俺不去。”刘屠夫说着,杀猪刀子当啷一声扔过去。

    “俺也不去,杀人是犯法的。”懒龙当啷一声又把杀猪刀子踢回来。

    “知道犯法你还撺掇劳资,要是俺进去了你娘谁来伺候?”刘屠夫不悦,也没去捡那刀子。

    “爹你放心吧,你进去了不是还有俺吗?”懒龙朝他嘿嘿一乐,顺手又往前头一指。

    那个怪物已经越来越近,高大的身影如同一座山峰。

    “你俩谁来跟俺单挑?”怪物一脸的不屑,牛逼狼烟地叫嚣着。

    “爹你去吧,俺给你擂鼓助威。”

    “俺不去,你年轻还是你来吧!”刘屠夫说。

    “那俺可去了,要是俺死了你就让滴滴再走一步,那么年轻就守寡太可怜了。”懒龙猫腰捡起杀猪刀,虎躯一震直接朝着怪物过去。

    “你回来……还是俺去吧!”刘屠夫脱掉夹袄,露出一身古铜色的腱子肉。

    “不行啊爹,你年纪太大俺不忍心……”懒龙唏嘘,激动的差点落泪。

    “你别多想,俺是心疼闺女守寡。”刘屠夫接过杀猪刀就冲上去,只听呲喽一声,刀子刺进怪物肚子,拔出来竟是一滩白油。

    “有种你就继续扎,俺就不信累不死你!”怪物一动不动,大义凛然道。

    “大兄弟你真行,脂肪厚的如同烂泥坑,老夫今日个算是开眼界啦。”刘屠夫抽刀在手又要往里攮,懒龙过来把他制止。“别扎了爹,省点力气回家搬金子吧。这个废物已经瞎了,死与不死都一样。”说着懒龙拽着刘屠夫就走。

    “你说谁瞎啦?有种你再说一遍……”怪物大怒,挺胸上前理论。

    “你没瞎?没瞎咋不敢睁眼呢?”懒龙一脸鄙夷,气的怪物一下就把两眼瞪圆。

    “啧啧啧……瞪的再大也是瞎了,要不你来数数看,俺这掌心里有多少金子?”懒龙把拳头伸过去,怪物低头去看时,懒龙突然打开手掌,一把通红通红的辣椒面子出现在阳光下。

    “嘿儿嘿儿嘿儿,你丫骗人,你这个是辣椒面,根本不是金子……”他的话没说完,懒龙突然迅疾出手,噗……辣椒面直接扣到怪物双眼上。

    顿时间空气中充满了呛人气味,懒龙和刘屠夫全都呛得嗷嗷咳嗽。

    “咦……你这个疗法不错呀,改日教教俺可以不?”怪物觉得自己眼睛不再难受了,视力竟然也有些好转,不由便是一脸感激,于是掏出一块金子就递给懒龙。“给,这个是酬金……”

    懒龙气的够呛,本以为这下会把怪物的眼睛弄残,想不到却是适得其反,他不但没瞎,反而复明了。

    “不要客气哈,你我都是弟兄,你这样做就见外了,瞧不起你哥咋的?”懒龙拒收,怪物立刻急眼。

    “让你拿着你就拿着,你这人咋这死心眼子呢。”

    “这玩意儿太宝贵了,俺不好意思啦……”

    “宝贵个毛线,俺今天发现一个大槽,里边都是纯净金块。这个档次的都是次品,是俺用来搓脚板用的。”怪物还挺执着,硬是把那金块塞给懒龙。懒龙一看也是没辙,又把那臭烘烘的金属递给刘屠夫。

    “给俺啦?”刘屠夫小声问,听声音激动到一定程度。

    “你别多想,这是给俺岳母的,麻烦你转交给她。”懒龙说。

    “好的好的,姑爷子你尽管放心,这事俺一定办到。”说着话他便将那金块塞到挎兜,又小心地把拉链拉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