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山村小神农 > 第0218章 一千万成交
    “啥?六百万?那还等啥,赶紧通知他过来签合同。”田大胖子一听这话立刻高兴,当即就把懒龙拽起来直奔自己的书房而去。

    “等等。”张九斤见状立刻起身把他们拦住。

    “你干啥?”田大胖子不悦地问道。

    “田总你大概忘了吧,这个事情我们可是正在谈判中,你不能这么草率的就下结论,你说是不是?”

    田大胖子一听张九斤这么一说,当即便是一脸的阴沉:“我说张总,俺们刚才确实是在谈判,可是谈判已经失败了,难道不是吗?”田大胖子抬头看向谭诚,脸上尽是茫然若失。

    “不,田总你误会了,此次谈判并未失败,俺愿意出六百五十万收购你的大理石矿和白灰厂,正好这位懒总也在这里,不如就给我们做个见证人吧。”谭诚朝着懒龙友好一笑,又把目光朝向田大胖子。

    “嗯哼?”田大胖子不由一惊,顿时便是一脸懵逼。今天到底啥日子嘛,俺这破矿竟然范争抢啦?啊哈哈哈……他惊喜若狂,当即就把懒龙推开,上前握住谭诚之手。

    “谭总干嘛不早说呢,呵呵,那就六百五十万?你丫考虑周全了吗?”

    “当然了,男子汉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我们现在就可以签协议。”谭诚道。

    “慢……俺特娘的刚听明白,合着你俩是在给劳资撬行是吧?”懒龙瞪眼,怒冲冲地看向张九斤。

    “啊?哈哈哈……懒总你丫别那么小气,大家都是生意人,谁不知道货找贵家卖这个道理?要不然你出七百万,这俩厂子就归你啦。”张九斤一脸坏笑,以为事已定局,便是眉飞色舞道。

    “你……你们这是仗势欺人,想看俺小农民的笑话是不是?那好啊,劳资今日个宁肯倾家荡产也要把这矿山买下。田大胖子你看着俺的眼睛,俺今天出价八百万,现在就签合同。”懒龙说完就从挎包里搬出两块金坨子扔到地板上。

    “看好了,这两个狗头金价值两百万,就算这次的订金了,这矿山打今日起就姓懒啦,诶嘿嘿嘿……”懒龙非常嚣张地道。

    张九斤和谭诚的眼睛在那狗头金上面停留好久,俩人立刻全都傻眼。约莫过了五六分钟,谭诚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你笑啥?”懒龙不懂他的心情,不由摸头问道。

    “俺在笑你鼠目寸光,噗哈哈哈,你丫可知道俺的身份吗?”谭诚诙谐地问道。

    “不知道,俺就一农民,哪知道你丫是谁。”懒龙挠着头皮很是尴尬地环顾着众人。

    “张九斤你告诉他俺是谁。”谭诚坐下来喝茶,一脸的从容之态给人以沉稳老练之感觉。

    张九斤扯了扯懒龙的衣襟,故意把声音压低:“老懒你丫听俺说,这位就是我省著名企业家谭诚董事长,他的名下产业众多,最具代表性的就是我所在的那家远近闻名妇孺皆知的东肉联。”

    “哦哦,原来是个屠宰场的小老板啊。俺当是遇到多大个土豪呢。”懒龙听了这话立刻长吁一口气,他轻松愉快地喝了口茶水,然后慢慢就把目光转向谭诚那边。

    “俺知道你是谁了,你向劳资透露这些无聊的个人信息到底想要表达什么呢?显摆你有钱还是有势力?你丫有啥想法尽管说出来,倘若你丫出的价高这矿山就归你,俺懒龙绝对不带脸红的,诶嘿嘿嘿!”

    “没错懒总经理,俺就是要告诉你,这两家企业俺一千万收了……”

    “啥?一千万?我去……你丫是不是疯掉啦?就那俩破土坯作坊能值一千万?”懒龙顿时懵逼,无可奈何地盯着谭诚。

    “告诉财务马上给田总转三百万订金,具体事宜明天详谈。”说完谭诚起身,很是友好地朝着懒龙笑笑,转身跟仙雪两口子说话去了。

    果然是省城来的土豪,财大气粗到不可思议的程度!懒龙见自己没戏了,所有人都去跟谭诚套近乎,也没人搭理自己,于是抱起金砖推门出屋。

    他刚刚走到门外,就听张九斤跟谭诚说道:“谭总,财务已经把相关款项转到田氏矿业的账户上……”

    懒龙来到院里正准备上马离开,忽然听见有个柔弱的声音喊着自己的名字:“龙……俺在这呢。”懒龙循声望去,就见角门那边探出一个丸子头,仔细一看竟然是内向闷骚的小保姆。

    “诶嘿嘿嘿,你丫在这干啥?”懒龙走过去,瞧见四下没有别人,便是拉住她的小手问道。“俺在等你哩。”小保姆小脸一红,顺手就往懒龙手上塞了个苹果。

    “你今天立了大功,拿,这是给你的奖金。”懒龙从兜里摸出一沓钱递给她,小保姆高兴坏了。可是过了一会儿,她又觉得有些不妥,便是把钱推给懒龙:“你已经给俺好多钱了,这次就算了,咯咯。”

    “怎么能算了呢,你知道这次的情报有多重要吗?你的一个电话,直接给田叔带来好几百万的利润,所以这个钱你必须得拿。”说完懒龙便是强行把那钞票塞给小保姆手上。

    小保姆拗不过懒龙,只好心怀激动地把那钱收了。“龙,以后再有类似情况俺还给你打电话。”小保姆一脸俏皮,童稚的脸颊竟是掩盖了二十岁的实际年龄。

    懒龙跟小保姆疯了一会子,不多时仙雪把小保姆喊进去干活,懒龙也就百无聊赖。他在田家树林里坐了一阵子,听到院子里的人们有说有笑,无论是买卖双方全都兴高采烈,他也面对天空不由自主的笑起来。

    “芽你在哪呢?最近过得还好吗?为啥不肯给俺来个电话呢。呜呜……你知道俺每天都在想你吗?丫你放心吧,你的爸爸妈妈就是俺的爸爸妈妈,你在部队替俺为国效力,俺在家中替你照顾父母。两位老人身体都很好,他们的心情也是不错,最近又把理石矿和白灰厂给变卖了,那是俺略施小计,为你家陡增好几百万的收入,诶嘿嘿嘿……”

    懒龙往田芽QQ上发着语音,也不知道她能不能收到。这丫头自从参军就再没上过线,懒龙每天都跟她语音,她一次都没回过。

    懒龙的眼角有点湿润,怕被人瞧见赶忙骑上火鬃驹,他大门口都没通过,轻轻拍了火鬃驹的后胯,那宝马便是心有灵犀般的腾空跃起,一道闪电就从树木梢头飞了出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