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山村小神农 > 第0227章 孤坟
    电梯里没人,里面黑咕隆咚啥都看不清,驼子酒壮熊人胆在里面转了一圈,又伸手到处摸了摸。当他确认里边真是没人的时候,这才打着饱嗝晃悠悠地离开。

    “吱扭扭……”那讨厌的辘轳声重又响起来,驼子还没迈出几步,急忙缩脖回头。“我凑……灵异事件啊……太恐怖了俺的娘亲……”驼子吓得不会迈步,直到憋出一身冷汗才咣叽一声坐到地上。

    “该你啦,你丫到底还喝不喝啦?”饭堂门口武金智粗糙的嗓门传来。

    “喝……你来扶俺一下……”驼子硬撑着被武金智从地上拉起来。他再也不敢回头去看,撒开丫子就往宿舍跑。“你回来,到底还喝不喝啦?”武金智见他疯疯癫癫地跑回楼里,便是又吼了一嗓子。

    “喝你酿狗腿……”驼子嘭地关了房门,蒙上大被便是颤抖。“老天保佑老天保佑,观音菩萨大救星……可怜可怜俺这苦命的娃吧,俺好冷撒……”

    饭堂里只剩矮子和武金智,瘦猴虽然也在那,但他早都趴在桌子上睡死过去。“酒逢知己千杯如此,来,咱哥俩走一个……”矮子倒了一杯凉水握在手中,跟那武金智撞响之后咕咚就是底朝天。

    “呼呼……好凉爽呐。”矮子惬意,扒了衣裳露出一身古铜色的腱子肉。

    “你丫快点,要喝就沙愣的,不喝就滚犊子,劳资也是有对象服侍的人,没功夫跟你这单身狗扯皮。”矮子牛逼狼烟,撇着大嘴一顿数落。

    武金智也是喝的到量,但他因为瞧不起这个比自己矮了半截的小个子,根本不相信这么一个人物也能把自己喝倒。因此也就不服,抓着酒杯晃晃悠悠,有时候看到眼前出现俩矮子,有时候又看到仨矮子,还有时候会看到两个矮子加一个美女……

    “咕咚……”武金智一口把那啤酒闷下去,他觉得奇怪,矮子边上那个女人是谁呢?自己咋还没见过?“俺喝啦,你丫还来不来?”武金智在女人面前显得很能,说话的腔调也是盛气凌人。

    “你看矬爷我怕过谁呀?呵呵,来来来,既然如此的话,那就再来三杯。”哗啦啦,啤酒倒满,矮子又是先干为敬,武金智眼冒金星,一个趔趄险些栽倒。

    “你丫喝大了,喝了这个就睡觉去吧,俺还没给老婆洗袜子呐。”矮子想起来一件正事,也就不想跟他磨叽,转身出了饭堂旋即没影。

    “呃……”武金智嘭地坐到椅子上,手中酒杯咣啷落地。

    “咳咳咳……”那个身穿罗圈衣的女子好生漂亮,她明眸酷齿前凸后翘,长的竟是非常带劲。但是武金智现在已经没有欣赏女人的兴趣,他也像瘦猴一样趴在桌子上,不多时便是进入梦境。

    “呼噜……呼噜噜……”

    “咯咯咯……这鱼肉可真香耶……”灵灵见俩人全都睡去,立刻抓起一条鱼尾咀嚼起来。“撒……”吃了鱼肉后灵灵全身骨骼一松,竟是香的有些眩晕。灵灵瞧瞧四下没人,便又捉了一截鱼肉放置口中。

    “嗖……”院子里有道身影一闪不见。紧接着,大门口传来一声闷哼。灵灵警觉地撩起眼皮,但见门口值班的保安被人放躺。

    嘻嘻……这人胆子真是不小哇,太岁头上也敢动土。哼。灵灵闪身出门,朝着那个黑影飞去。

    “报告老板,俺到地方啦。他家一窝熊包,大门口的高手全都被俺放躺,俺现在已经进入大院深处,请老板指示。”

    打电话的这个人有些口吃,但又不是太严重,听起来感觉稍有迟钝似的,不仔细听真就听不出来。

    “很好很好,你丫不要骄傲,一定要稳住情绪,设法找到那个懒龙的卧室,然后把他咔嚓掉,劳资不会亏待你。”电话挂掉,人影瞬息不见。

    灵灵紧随其后,见到那人身法敏捷如燕,身形一纵便即离地数尺。看来此人绝非等闲,搞不好也是驼子那样的江湖异人。

    这人长相奇丑,身上散发一股怪味,灵灵没有心思看他玩鹰,手指一弹之际,有道光影波地飞出,正好准确地命中那人的耳垂。

    “嘶……我凑……”那人紧急落地,手捂耳朵躲进树荫之下。

    “这是啥呀,真特么痛……”那人呲牙瞪眼,一狠心就从耳垂上拔下一根鱼刺。“咦……这是啥样暗器吆,干啥这般扎人?”那人撩目四望,未见有人过来,这才松了口气,一扭头就要往阳台上蹿。

    “波……”虚空中又有光点飞来,那人看的真切却是无法躲避,一根鱼骨的虚刺又入他的另一只耳垂。“啊呀……好疼……”他紧张的翻身后跃十米开外,知道必有高人藏于左右,当下便是不敢放肆,忍着耳垂之痛翻墙逃走。

    暗夜漆黑,伸手不见五指。一个瘦弱身影拼命狂奔,他的身后疾风飒飒,杨柳的残叶被那疾风吹得散落成雨。

    跑出大约十多里路,那人终是紧张心虚,一身轻功竟然得不到充分发挥。他有些气喘,倚在石崖旁歇息。就在此时,一个土堆突然爆裂,但见华光闪耀之下,巨大的棺椁迎面飞来。

    刺客呜嗷一声暴退数米,来不及把那惊恐的表情浮现于脸上,就被巨大的棺椁压住。

    阴风呼啸,遍野的沙棘树瑟瑟抖动。此地乃是大理石矿外围的一个坟圈子,一盏孤灯挑于柳干之上,清冷的空气中传来阵阵瘆人的哀嚎声。

    理石矿那边有人走来。擦擦擦……“啥动静?该不会是蛇群来了吧?”一个保卫心虚道。

    “蛇群来了怕个毛线,就咱这行头还能怕讷?”另一个手持三节手电的壮汉不屑地回复。

    他俩都是随着张九斤过来执勤的东肉联保卫人员。为了预防蛇群入侵,所有保卫人员全都足蹬皮靴身着战服,裤腿子与那皮靴捆扎一处,手上佩戴厚厚的护具。

    俩人边走边聊,彼此给对方仗着胆子,前边地方有些诡异,一块茅草丛生的土堆旁,竟然有个黑乎乎的庞然大物。

    “那是啥?你丫快看?”一个保卫惊叫。

    “没啥呀,那不就是个土包子吗?”

    “你丫的是不是瞎呀,那是土包子吗,俺咋看它像座孤坟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