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山村小神农 > 第0239章 三长两短
    薛虎听了这话立马震惊,这时候他才如梦方醒地痛击自己的脑门子。这个矬子说的没错,孟天然和张九斤之间真是亲表兄妹,这一点整条街的商家全都知道。

    如此一来薛虎便是相信了矮子的谗言,他心急火燎,越琢磨越是憋气,索性呜嗷一声扭头就走。

    “哎哎师傅您的火机?”矮子在后头喊叫,然那薛虎早就义愤填膺头也不回直接钻进出租车内。

    “去哪呀老板?”开车的司机侧身问道。

    “知道阴阳街新开的那家九斤大酒楼吗?就去那。”薛虎郁闷道。

    “哦哦,知道知道,人家那饭店可是真有实力啊,听说百年老号一溜香都断货停业了,人家的饭店依旧宾客爆棚,呵呵……人与人之间的差距真是太大了。有人哭有人笑,有人为钱嗷嗷叫……”

    那司机是个没正形的年轻人,说着一些惹人气恼的话,不过技术却很过硬,变道超车速度飞快,没多久便是来到九斤大酒店楼下。

    薛虎下了车,看到那饭店规模比自家的一溜香大出许多,里面的客人吵吵嚷嚷热闹的不得了,薛虎心头气恼怒火爆燃,立刻便把电话拿起来。

    “老大老三老四老五老六老七老八你们赶快带着兄弟到九斤大酒店楼下集合,告诉兄弟们带着家伙式,越快越好啊俺在楼下等着。”

    “咋的啦老二,干哈整这么大动静?”

    “大哥你就别问那么多了,你兄弟被人骑脖子拉屎啦,麻溜的过来哈,否则弄死你丫的。”薛虎挂了电话,满目狰狞地往那楼里瞅。

    这时候也有一个服务生从厅堂里走出来。

    “兄弟你好请问张九斤张总经理在家么?”薛虎收敛了怒容,很是友好地问道。

    “你谁呀?俺凭啥要告诉你?”那服务生见薛虎一副粗糙暴躁的棒子骨模样,心里便是有些排斥。

    “哦哦兄弟你丫不知道哈,俺是张总的表弟名叫孟刚,俺是有点家务事事过来找表哥商量,不信的话你可以给他打电话确认一下,嘿嘿,”说罢薛虎就把五百元小费拍到服务生掌上。

    “咦?”服务生根本没听明白他说的是谁,他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到那五张通红纸币上了。

    “呵呵呵……老板你真大方,谢谢了哈。不过呢俺家老板有话在先,任何人都不许透露他的行踪,所以呢,不好意思哈,俺也不能说。”那个服务生一边说一边往那顶楼阁楼上瞅,他的眼神刷刷点点,似乎是在暗示什么。

    薛虎乃是老江湖,对于这种事情明白极了,他不由往那阁楼瞭了一眼,也是该着凑巧,正好张九斤推开屋门来到阳台抽烟,一下就被薛虎发现了。

    “哦哦哦没关系哈小兄弟,你丫不知道就算逑啦,俺再去问问别人。”

    “好吧老板,那俺去忙啦拜拜……”服务生很有礼貌,悄默声地便是消失在人群中。

    “呵呵再见小兄弟。”

    薛虎一脸的凶悍,他环顾一下左右,没有找到趁手的兵器,突然看到泊车区有几块给女司机当标识的砖头子,他急忙过去把那板砖揣起两块,悠闲悠哉地就到路边抽烟。

    不多时,四辆金杯海狮大面包擦擦地停在身边,车上呼啦啦下来四五十号青年壮汉。

    “老二到底咋的啦?”薛虎的大哥薛龙面带关切地走过来。这个人四十多岁,身材高大健壮一脸的大麻子,外形非常的野蛮凶悍。

    “大哥你还不知道吧,咱家的一溜香断货停业全都是这家老板张九斤那孙子搞的鬼,现在那比就在阁楼上呢,俺想带着弟兄们杀将上去弄他个措手不及……”

    “事情调查清楚了?”

    “千真万确大哥,人证物证俱在……”

    “那还特么等啥呀,大家伙分成若干小组悄悄进入饭店内,老三带人冲进阁楼弄他,老四带人守住五楼楼梯口,老五带人守住四楼楼梯口,老四带人守住三楼楼梯口,以此类推,俺和老二负责大厅和外围环境,十分钟后发起总攻,听见三长两短汽车喇叭声立刻撤退,都特娘的听清楚没有?”

    “知道啦大哥……”

    “明白……”

    “明白……”

    几十号兄弟分成若干小组悄悄混入吃客当中,稀稀落落地进入饭店。

    五分钟后,那个老三薛豹已经带着八个弟兄登上了饭店阁楼,把那阳台的两侧全都堵死。

    “看看时间,到点了立刻动手。”薛豹道。

    “好的三哥,还差两分钟。”一个兄弟操着胶皮棒子过来说道。

    “大家都会打架吧,记住了尽量躲开他的脑袋,那地方容易出大事。”薛豹叮嘱道。

    “知道三哥,俺们专削他狗杂碎的大腿后腰,让他从此再也不能直立行走。”

    不多时总攻时间已到。楼下传来一阵呜嗷喊叫的撕打声。

    薛豹带人悄悄来到阁楼门外,薛豹轻轻扣了扣门。

    “老板,楼下打起来了,你快去看看吧?”薛豹说。

    “啊?谁和谁打起来啦?”张九斤闻听此言立刻出来开门,然而他刚把门打开,薛豹一脚就闷过去,直接就踹到他的肚子上。

    “嗷吆妈吆……”张九斤惨号一声身体飞出,咣叽一声撞到墙上。几个兄弟随后挤进阁楼,其中一个脚踏大皮鞋,嘭一脚剁下去,张九斤的小腿立刻不会动弹。

    “啊呀饶命啊……”张九斤突然遇到暴力袭击当时就蒙了,他来不及呼喊身上已经挨了无数拳脚。张九斤被打的满地翻滚,刚刚镶好的几颗金牙也被皮靴踢飞到不知所踪。

    咔嚓……一只大脚踏向张九斤的脚踝。“啊呀……”一阵剧烈的撕心裂肺的嚎叫,张九斤脑袋一歪迅疾便是不省人事。

    “撤吧三哥,人都玩完了。”一个兄弟提醒道。

    “忙啥,楼下喇叭还没响呢,先把这阁楼给他糟践喽再说。”薛豹抱起电视机呜嗷一声砸向电脑,只听嘭咣一声巨响,小楼顿时浓烟滚滚。

    “呵呵呵,这玩意儿真是过瘾哈,把那冰箱和空调都砸了,既来之则砸之。”几个大汉一顿施暴,把那小楼给祸害的满目狼藉。

    ……

    “嘀嘀嘀……滴滴……”楼下传来汽车喇叭声,与此同时那警车也是呼啸着疾驰而来。

    “大家赶快撤退……”薛豹一声呼喝,几个大汉呼啦便是冲下楼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