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山村小神农 > 第0244章 取子弹
    回到家中老禅师正用功法给懒龙取子弹。武金智把穆香君放到沙发上,转身对那老法师说道:“大爷你能不能快些个,这里还有个一排号的呢。”

    老禅师一听这话就往穆香君身上打量一下。“你别胡闹,这个女娃伤的不是个地方俺治不了还是另请高明吧。”说罢老禅师双目微蹙继续施展功力疗养懒龙伤口周边的肌肉。直到那些肌肉隆起多高升起缕缕白烟的时候,他才收了功势把那钵盂倒扣于伤口之上。

    “阿弥陀佛……你们大家都躲开,小心被崩着。”说罢他就环顾众人。几个胆小的女人一听这话急忙扶起穆香君躲到远处,只有武金智依旧站在原地没动。

    “你丫听到没?”老禅师重复,武金智朝他嘿儿嘿儿一乐,很是不屑地撇着嘴。

    老禅师见他这样固执也是没法,沉思片刻突然就把一对枯掌叠压在钵盂底部。猛然间,但见两股气流自那狭长的双臂中蹿跳出来,嘭地一声击中盂底。

    半天没有反应,武金智探头过去,瞪着两眼傻乎乎地朝那钵盂看。“嘭……”突然间一声巨震,老僧掌下的那个钵盂突然崩起多高,一股血流被那巨大压力强抽而出,事情来的太过突然,武金智躲闪不及,那股血水正好喷于面门。

    “呕……”武金智闻到一股咸滋滋的味道,满身满脸都是血。他气的够呛,转身就到外边冲洗。幸亏人们关注的是懒龙的伤势,并没有人瞅他一眼。

    “阿弥陀佛老大你丫感觉如何?”老禅师小心翼翼地问道。

    “还行吧,就是有点胸闷。”懒龙睁眼看看老和尚,一转身就看到穆香君咬着牙关在那里淌血。

    “呃?老穆你丫这是咋的啦?”懒龙见状吓了一跳,轱辘一下就从床上站起来。

    “俺也中枪了,呵呵。”穆香君娇嗔道。

    “啥?谁干的俺去弄死他。”懒龙急得发慌,胸前的伤口还在淌血都顾不得包扎。

    “还能有谁,那个小和尚呗。”穆香君说完嗞喽吸了一口冷死,疼得汗珠子冒出来不少。

    “这个小吊太过分了,不过他为啥要打你?”懒龙觉得不对劲,不由反问道。

    “俺也不知道呀,这个你要问他师父。”穆香君斜眼瞥向老禅师,那老僧手捧钵盂正在看那里面的两颗弹头,听到这话不由撩起眼皮。

    “啥意思,你丫想要诬陷俺?”老法师不乐意,咣啷一声就把钵盂扔到地上。

    这时候武金智也洗了把脸急匆匆地走过来。

    “老大这事儿是个误会,小僧开枪是真,但他打的是坏人,谁知道穆总非要舍己救人充大尾巴狼,这才中了一个大奖,嘿儿嘿儿嘿儿……”武金智说完就去看懒龙的伤口,懒龙听得这话便是一脸复杂。

    “你也是,一个女人充啥大尾巴狼,这下好了,肩膀出道伤疤肯定嫁不出去了。”懒龙埋怨道。

    “阿弥陀佛,活该活该……”老僧收拾东西就往外走。“老禅师留步,请帮老穆把那弹头取出来吧。”懒龙微笑道。

    “不哈意思老大,这个女子伤的不是个位置,俺怕被人说三道四。”

    老僧目光停在空中,见那一团疾行的尘埃之中露出一个紧张的小脸蛋,急忙开窗朝他招手:“净休快来,为师在这个房间呐!”

    话音未落,窗户外头凉风碰撞,一个矮小的身影停在外面。

    “师父你丫在这干啥?”净休闯祸心虚,小脸复杂地问道。

    “俺在给懒老大取子弹哩。”老僧道。

    “那你也把穆总的取了吧,要不然她会给俺小鞋穿。”净休气喘吁吁,偷眼往那屋里瞭。

    “要取你来取,俺不。”老僧扭头躲闪,净休却把枪口对准他。“你要不取俺就开一枪,呵呵。”净休小嘴一咧,哭唧唧地央求。

    “阿弥陀佛……你丫真是没心没肺,解铃还须系铃人,俺把钵盂传给你,你丫自己鼓弄吧。”

    说罢老僧就把钵盂递给净休,净休小眼放光伸手去接,老僧趁机把那火器操在手中。

    “师父那是俺的……”净休接了钵盂又朝老僧讨要火器,老僧眼皮下垂没搭理他,口颂经文便是飘然离去。

    净休抱着钵盂愣怔半晌,突然抹了一把鼻涕,笑嘻嘻地凑了过来。“你需要解开扣子,还需要拿出臂膀……”净休呲牙一乐,很是腼腆地道。

    “小娃娃你也会?”穆香君半信半疑,以为小孩在开玩笑。

    “嗯嗯,俺是法能老和尚的关门弟子哩。”净休挺胸炫耀,小脸竟是光华一片。

    人们全都凑过来,包括武金智张权等人。“你们这些大男人统统滚出去,谁要偷窥劳资掐死谁。”懒龙一声呼喝,吓得那些保安全都退到走廊那边。武金智朝着懒龙挤挤眼:“老大你丫不是男人么?”

    懒龙气的瞪眼,众目睽睽之下却也不敢停留,推搡着武金智俩人就去到外面说话。

    时间过了几分钟,屋子里边传来钵盂爆震声,穆香君肩膀的子弹被净休取出来,净休累的小脸苍白,气喘吁吁的擦着鼻涕。

    “穆总你丫感觉好些没有?”净休问道。

    “嗯嗯,好多了呵呵……”穆香君笑眯眯地看着净休,觉得这个小孩子非常的有能耐。

    “那你以后可不许给俺小鞋穿!”净休丢了钵盂望着穆香君,两眼尽是紧张和祈求。

    “呵呵呵……小师父不要害怕哈,姐姐不给你穿小鞋,姐姐还要给你红包呢!”说着穆香君就去兜里摸钱包。“诶嘿嘿嘿……老穆你就甭破费啦,还是俺来吧。”懒龙趁机钻到屋中,把那一叠厚厚的红票塞到小僧掌上。

    “呵呵,谢谢懒大大。”小僧第一次见到这么多钱,竟是鸡啄米似的感恩戴德。

    “出去玩耍吧,记住了中午回来吃饭,全是泥爱吃的美味。”穆香君把净休打发出去,见那四下并无闲人,娇嗔一声就往懒龙怀里扎。

    “龙,打你的那人是俺弟,你能原谅他不?”穆香君撒娇地问道。

    “啥?你说那人是穆香彪?怎么感觉年纪不小了呀?”

    “呵呵,他是把自己化了妆,去掉胡须就年轻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