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山村小神农 > 第0246章 偷梁换柱
    对于农民来说,播种是一件辛苦并快乐的事情。然而在深秋季节播种谷物却又是这些北方农夫们从来都没经历过的事。

    这个季节购买播种机正好便宜,但是青峰镇地方太小根本没有卖的,想买就得去省城农机公司。懒龙没时间过去,就把这事交给了孟天然。

    不久孟天然回话说播种机订好了但一时半会还不能到位,那些老人们性情偏激,便是张罗着赶着自家牲口到井下开犁。

    农村的牲口很多,基本上每户都有一头毛驴或者骡子。等到懒龙忙活一些琐事拉着刘滴滴下到井内时,暗河两岸的土地上已经呈现出一派繁忙景象。

    这一天过的非常有意义,懒龙两口子全都参加了劳动,金光闪闪的谷粒撒到地里,上面又覆盖一层软软的兔子粪。

    兔子多的数不过来,肥料自然也就不缺。有的人负责耕地,有的人负责播种,有的人负责运送兔粪,整个播种工作进行的相当顺畅。耕犁虽是比较原始的简易工具,由于人多力量大,天黑的时候竟然也播种了几十亩的谷子。

    晚上吃饭的时候刘滴滴给大家发了红包,还给那些老年人们多发了一份营养品。人们给懒家干活虽然累但却心情舒畅,全都吃饱喝足带着东西回家去了。

    夜幕降临,模范营子被一团浓雾包裹着。在水泥厂和砖厂的周边荒地里,不时就有一两个奇怪的人影出现。

    “看到了没有?有没有发现其他出口?”黑暗中两个黑影迅速融合一处,变成一个稍大一点的影子。

    “没见呐,真是奇了怪了。”一个人沙哑的嗓音说道。

    “不要灰心继续监视,一旦发现情况立刻向俺汇报。”

    “好的李总,您就放心吧!”两个影子迅速分开,其中一个奔着远处的公路走去,另一个悄悄翻墙进入水泥厂院内。

    夜色更加深邃一些,远处公路上灯光明亮,李万年钻进自己的普桑把车发动,而后带动方向便是汇入车流之中。

    懒龙家里一派静谧,人们用罢晚餐全都回房休息,大门口戳着几个保安,一个个五大三粗非常的彪悍。懒龙从卧室里走出来,看到小和尚屋里还没熄灯,便是笑眯眯地走过去。

    “净休你在干嘛呢?”懒龙问。

    “俺在做手枪。”净休头也没抬,一手握着短锯一手握着木板,正在气喘吁吁地做手工。

    “诶嘿嘿嘿……你丫这枪能发射子弹吗?”懒龙觉得这小家伙很有意思,便是凑过去问道。

    “当然能啦,不信你丫等着哈!”净休抬头瞟了懒龙一眼,两手奋力拉扯,那白花花的锯沫子下雪一样洒落一地,不多时,一个不怎么完美的手枪模型便是生成。

    “拿,你看看俺的武器漂不漂亮?”净休手举武器显摆道。

    “哦哦,还不错哈,净休小师父真是心灵手巧,在下佩服佩服。”说罢懒龙就往里间屋子看了看。“你师父没回来吗?”懒龙见那房间里灭着灯,里面又不见一点声音,于是小声问道。

    “才不理他呢,俺走俺的阳关道,他过他的独木桥。”小和尚待答不理,手拿木枪就跑了出去。

    “不许乱跑哈,村子里到处都是流浪狗,万一把你丫咬了就麻烦啦!”懒龙还没说完,小和尚的身影已经消失在暗夜中。

    “诶嘿嘿嘿……这小家伙太淘气啦。”懒龙无奈地摇摇头,转身就把房门关上。突然间,他见里间屋里金光一闪,一片光华转眼即逝。

    “那是啥呀?”懒龙觉得好奇,便是推开房门重新进屋。他悄悄地来到老僧的房间,但见屋内黑咕隆咚有点黑,他刚想去开灯,却见那个亮光重又闪烁。

    这时候距离比较近,懒龙看到那是钵盂在发光。

    这个钵盂堪称神奇,竟是可以把身体中的子弹吸出来,并且那伤口还能自动愈合,奇妙到不留一点伤疤。

    懒龙觉得神奇,便是蹲下来把那钵盂捧在掌中。这个钵盂比自家大碗稍小一圈,却又比小碗大出一点点,通体紫釉金膛非常漂亮,看那纹路更是精美。懒龙捧着钵盂有些爱不释手,他见老僧不在房中,小僧也不知到哪里去疯,于是心眼一活,抱着钵盂就回到自己房中。

    “龙,你拿的啥?”刘滴滴见懒龙回房,手中还捧了一个瓷钵子,于是迎上去端详着。

    “嘘……这是老和尚用来化缘的家具,被俺给偷来啦,嘻嘻……”懒龙朝她神秘一笑,转身就把钵盂藏到衣橱里。

    “老公你咋学会偷人东西啦,这样子不好吧?”刘滴滴一听懒龙这么说,便是娇嗔地责怪道。

    “这个谈不上是偷,老和尚宝物太多,丢了一两件他丫根本不放在心上。这事儿只要你不说俺也不说,就不会有第三人知道。”俩人在那闲聊,懒龙有点做贼心虚,他打开窗户向那外边瞭望半天,并没见有人出来找东西,于是把心放到肚子里去,转身就去洗澡间。

    懒龙从洗澡间出来后,就见刘滴滴正在朝他挤鼓眼。“咋啦老婆?”懒龙觉得好奇,不由便是一怔。

    “阿弥陀佛,懒施主贫僧打扰了……”老和尚拖着长长的尾音,声音冰冷地朝他说道。

    “我凑……”听到这个声音懒龙情不自禁打了个冷战。“大和尚这么晚了还不睡觉你丫是不是白天睡足啦?”懒龙装作若无其事地瞥他一眼。

    “懒施主刚才是不是盗取了贫僧一件东西?”老和尚皱眉问道。

    “瞎掰,俺这大家大业的哪能动你的东西?”懒龙心里发慌,心想这老和尚果然不同烦人,自己拿他的钵盂还没到一个小时就被他察觉到了。但是懒龙还是不肯承认,他倒是想看看那老僧到底有何能耐让自己服软。

    懒龙冷笑,一动不动地看着他。

    “俺没拿哈,你别误赖好人。”懒龙见那老僧半信半疑,便是又分辩道。

    “阿弥陀佛,懒施主你就不要狡辩了,你这偷梁换柱的手段不太高明,弄把木枪换了俺的好枪,你丫这不是拿着贫僧当棒槌了吗?”说罢老僧面容激愤,竟是从那袈裟之内取出一把木头手枪。

    懒龙见了这个当时就愣住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