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山村小神农 > 第0275章 偷看
    因为整天在暗河流域忙碌,懒龙好久都没去看黑子和红鬃驹。这一天他刚从被窝里钻出来,就听到楼下传来一阵欢快的叫喊声:“我的天那,大家快出来看,红夫人产仔啦……”

    所谓的红夫人就是红鬃驹,这是王从贤授予它的头衔。听到这话懒龙两口子立马震惊,急慌慌地穿戴整齐就往楼下跑。

    这时候马厩前边已经挤满了人,男男女女全都有,本不太宽的门口竟给堵的水泄不通。懒龙晃着膀子扛开那些挡路的保安,拽着刘滴滴就往里边挤。

    “挤啥呀?没见过女人生孩子吗?”一个保安回头瞪眼,突然间见到挤过来的是大老板,急忙的缩脖就往旁边躲闪。“都让一让哈,老板和夫人来啦……”保安朝着前头呼喝。

    众人听了这话全都靠边,把那一条狭窄的人缝预留出来。

    “诶嘿嘿嘿大喜的日子……咱家又添丁加口啦……”懒龙和刘滴滴俩人来到牲口圈内,看到地上爬起来一只黑啦吧唧的小骡羔子。这小家伙能有一米多长,浑身上下湿漉漉的,它的毛发全都贴在肉皮上,也看不出来究竟是个啥颜色。

    红夫人全身冒着热汽,鬃毛早被汗水浸透,看起来是经历了一场痛苦又漫长的煎熬,它显得疲惫不堪,却又兴奋地在那里踱步。

    “呵呵,这小骡子太可爱啦,长的有点像黑子。”刘滴滴甜甜地道。

    “嗯嗯嗯……像黑子就对了,要是像矮子就操蛋喽。”驼子在身后搭茬,引来围观者一阵哄笑。矮子这时正好在人缝里挤进来。

    “你丫说啥?再说一遍试试?”矮子怒目瞪着驼子。

    “俺啥都没说呀?不信你问问大家嘛,天地良心撒……”驼子两手一摊,装成一副非常无辜的可怜相,那形象既滑稽又古板,又把众人惹得大笑。

    “报告老板,俺有事举报。”矮子开始攻击。

    “咋啦?”懒龙不知他要说啥,便是回头看了看。

    “今天夜里有人在女工宿舍楼转悠,俺怀疑那人心怀不轨。”矮子缩脖侧目,目光直接对准驼子。

    “谁呀这么无聊?”懒龙问。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矮子用手指着驼子,很是鄙夷地说道。

    “你丫胡说,哪个王八去女工宿舍啦?”驼子红脸争辩。

    “你丫敢说你没去?要不要跟俺去调调监控?”矮子叫嚣,跳着脚地吆喝。

    “去就去,怕你咋的?”驼子气的一脸铁青,过来就把矮子耗住。俩人推推搡搡就挤出人群。

    “想打架滚远点,别特么让老子看到闹心。”懒龙甩给他俩一句话,转身继续稀罕那匹小骡子。

    这小家伙别看才出生,它的身体却很茁壮,四个蹄瓣稳稳地踏在地上,每走一步都带着铿锵之音,扑腾扑腾非常的威风。

    黑子过来舔它的绒毛,小骡羔子吓得一激灵,它在黑子嘴巴上闻了闻,而后撒腿就往红鬃驹身边藏。

    人们津津乐道地看着这一家三口,门口又被人群堵死。

    外面传来殴打声,张权气喘吁吁地跑过来。“老板在里边不?”张权焦急地问道。

    “嗯嗯在呢,夫人也在。”有个保安回答。

    “赶紧的让老板出来,咱家超市出事儿了!”张权说完就吹响了口哨。“所有保安集合……”

    保安们呼啦啦一窝蜂地挤出人群,人们不知道发生了啥事情,不管什么职业全都跑出马厩。

    “张权……”懒龙走过来招呼道。“超市发生啥事儿啦?”

    “老板,昨天夜里有人偷看刘薇薇脱衣裳。”张权一脸严肃地汇报道。

    身后有人嘻嘻地乐,这个话题很吸引人,马厩那边立刻冷清。

    “有这等事儿?”刘滴滴气呼呼地挤过来。

    “这是真的老板娘,俺刚才过去例行巡逻,看到微微正在店里哭呢。”张权激动地说道。

    “打电话叫微微回来,这事儿俺要亲自处理。”刘滴滴气的柳眉倒竖,小拳头竟也攥出了动静。

    “真的假的?不会是弄错了吧?都散散吧这都几点了还不上工!”懒龙仿佛对这事情不太关注,他驱散了人群又去马厩里看骡羔子。

    不多时传来摩托车的呼啸声,刘薇薇骑着125直接进了院子。

    “姐……”刘薇薇见到刘滴滴立刻撇嘴哭了起来。

    “到底咋了你丫快说……”刘滴滴把她搂在怀里心疼地说道。

    “昨天夜里……呜呜……有人把俺给偷看啦……”

    “啥?那人是谁?”刘滴滴问。

    “俺也不知道……昨晚聚餐俺喝多了就早早地躺了休息,结果一点多钟的时候,一个黑影就打门口钻进屋……”刘薇薇边说边哭,掏兜就把一绺头发拿出来。

    “然后那?你丫看清他的模样没有?”刘滴滴催促道。

    “然后他就过来看俺,被俺耗了一绺头发,呵呵呵……”刘薇薇突然破涕为笑,举着那绺头发给大家炫耀。

    这丫头也够没心没肺的了,刘滴滴急躁难耐,上去就把那绺头发抓过来。“他到底是谁?”

    “天太黑俺也没看清庐山真面目,反正那是一个男人,喘气的声音非常粗重,有点像俺姐夫。”刘薇薇抹了把眼泪,扭头就往马厩看。

    “你这丫头净瞎说,你姐夫整宿都在俺身边躺着,哪都没去,这个俺可以作证。再说了,就你这壮乎乎的憨模样你姐夫能看上眼吗?”刘滴滴本来还想替她做主把坏人找出来严惩,一听她把事情扯到懒龙身上立刻有些恼火。

    刘滴滴牙齿咬的格格响,心想这个丫头真是昏头昏脑了,偌大公司千八百人你丫怀疑谁不好,偏要把这脏水往自己老公身上泼,哼,幸亏老娘心里有谱,要不然还不得被你给误导喽。

    刘滴滴心思复杂,没好气地瞅着刘薇薇。

    “姐你别乱想,俺只是说很像,又没说绝对是姐夫……呵呵。再说了要真是姐夫的话俺也不来找你了,你说是不是?”刘薇薇说着小脸煞红,情不自禁又往马厩里溜了眼。

    这话听起来有点怪怪的,刘滴滴更是生气。她见那绺头发漆黑铮亮,肯定是个精力充沛的年轻人的,诸如驼子矮子这道号的根本长不出这么水灵的头发。

    根据这头发的长度和质地,刘滴滴突然又是一怔。她认为刘薇薇怀疑的不无道理,这头发真的很像懒龙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