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山村小神农 > 第0342章 黑芒
    “诶嘿嘿嘿,你丫怎知俺没钱?你看这是啥……”懒龙拍响自己的挎包,而后偷偷把那拉链拽开……

    “看清没有?”懒龙笑嘻嘻地问道。

    “没看清,里边黑咕隆咚的……”女店员单眼吊线朝那包里打望,突然间,她的瞳孔一缩,噗嗤一声便是乐起来。

    “哦哦俺看到了,你丫原来带卡来的,呵呵呵!”女店员一脸娇笑,急忙将那项链的价格说了出来:“先生真是有眼力,这个项链跟那个钻戒乃是同款系列,两个总值八十万。”

    “才八十万啊?那啥你丫给俺打包吧,这俩俺全要了!”说罢懒龙拉过陈奇楠,把那项链在她雪白的脖颈上比划起来。

    “哎呀妈呀老板你丫真是土豪啊,呵呵呵这款产品戴在太太身上简直太神气了……”女店员听了这话立刻乐的蹦高,她急忙移过计算器,一五一十地算计着自己的提成。

    “俺不要了这个太奢侈……”陈奇楠一脸震惊,说话的声音比平时小了许多倍。

    “你这傻丫头差啥不要啊,自己老公买东西还客气啥子?”女店员唯恐失去这单大生意,急慌慌地规劝道。

    “你丫别乱说,他不是俺老公好不好!”陈奇楠脸红心跳,不由便是紧着解释。

    “哦哦俺明白了,原来你俩是打游击的……呵呵呵……现在流行这种关系,那就更应该收下啦!”那店员一脸坏笑,异样的目光打量着二人。她边说话边把那两个首饰打包装袋,非常麻利地递到懒龙手上。

    “东西包好了老板,您老拿稳当!”女店员激动道。

    “好的谢谢……”懒龙接过首饰认真检查一遍,而后刷卡结账。

    出了首饰店陈奇楠步伐凌乱,每走一步都是显得身体发飘脚踏虚空一般的身不由己。“呜呜……”陈奇楠激动的哭泣。

    “你丫有病吧,无缘无故哭啥?”懒龙心疼地问。

    “大法师俺欠你的太多了,俺真不知道要咋样去做才能补偿你丫的大恩大德……”

    “这个好说,哪天兴致勃勃的时候,俺俩一起碾压个床单可好?”

    “俺不!”

    “为啥呀?你丫不是想补偿俺吗?”懒龙坏笑道。

    “俺没做过,俺害怕……”陈奇楠说完把头底下,再也不说一句话。懒龙见她天真无邪,可能把这些玩笑话当成真的了,于是赶忙把她拥住:“诶嘿嘿嘿你丫不用胡乱思想啦,俺给你买东西是因为你工作出色,并不是想跟你索取什么……只要你以后好好的跟俺干,少不了你的荣华富贵!”

    陈奇楠听了气喘吁吁,突然就把懒龙抱的紧实!“大法师你丫是好人,俺会考虑这个问题,不过你要给俺些时间……”陈奇楠娇声说道。

    ……

    俩人不知不觉来到野擂附近。“咣……哎吆……”擂台上一个汉子被另一个汉子踹下来,动静闹得有点大,把那人群吓得四散奔逃。懒龙拽着陈奇楠正往圈子里走,忽然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影猿猴一般窜上擂台。

    “快看那……二小姐参赛啦?”陈奇楠一声惊呼,目光立刻变得犀利起来。

    “小娘子你丫多大啦?跟俺打架危险性极大,你丫可曾做好准备了吗?”一个汉子剑眉虎目,赤足站在擂台之上。

    “别特么费口舌,想打你丫就快点出手,不想打麻溜的从这里滚下去!”二小姐目光如电,非常霸气地训斥道。

    “我去……你这娘们真是不知好赖哈?劳资好言好语规劝于你可你偏偏不听……”那汉子话音未落,就见二小姐突然腾空而起,一记高铲连环脚踢出去,只听得“呜嗷……”一声痛苦的嚎叫,那汉子来不及躲避,健硕的身体迅疾飞出十米开外。

    啪叽……肉饼坠地般的声音传来,人群立马一阵哄乱。“哗哗……”掌声潮水似得席卷了一切噪音,一波接着一波冲击着所有人的耳膜。二小姐吓得一激灵,不由便是探头探脑四下里寻找。

    这次她的确踹中了那个男子,但是那个男子并不是白给的,眼看他便大臂蓄力横切过来,二小姐当时吓得心惊,想要收势已然来不及。如果被他切中的话,自己的右脚必然残废。

    然而就在那紧急时刻,那个汉子竟是被一股强大的气流卷飞出去……二小姐知道懒龙就在自己附近,于是立马心情舒畅,兴冲冲地到处寻找着。

    果然,她在人群中发现那个熟悉的身影。二小姐满怀激动,朝着懒龙和陈奇楠俩人拼命挥手。懒龙嘿嘿一阵坏笑,而后拉着陈奇楠直接就往选手席走去。

    “站住站住,你俩这是啥意思?”一个保安伸手把他们拦下。

    “大哥你丫长得好帅呀,那什么俺是这里的选手。”懒龙摸出自己的号牌给保安验看。

    “哦哦……那她呢?她也是选手吗?”保安指着陈奇楠问道。

    “她是俺老婆,俺不放心把她一个人留在人群里,俺必须把她带到里边。”懒龙拉着陈奇楠的小手不放,看看四下没人注意,偷偷将几张红票塞过去!

    “卧槽尼玛,你丫这不是让俺为难吗?”保安一脸紧张,腮肌突突抽搐几下。

    “保安大哥你丫就照顾一下嘛,俺老婆没见过大世面,社会经验比较稀松,一个人留在外面不安全,俺怕她被坏人给拐带跑了!”懒龙笑嘻嘻地靠过去,悄声跟那保安说道。

    “那好吧你的情况比较特殊俺就破例一次。”保安稍微犹豫一下,最后还是打开入口闸门把他们放了进去。

    这时候二小姐也领了决赛号牌正在选手席上等待着。

    “老公你们干嘛去了为啥这时候才过来?”二小姐盯着陈奇楠烧红的脸颊问道。

    “老婆你丫不知道,龙行大酒店有个服务员患了一种麻风病,她疯疯癫癫见人就咬,一连啃伤了好几个客人。俺刚才过去就是帮助处理这件事情,诶嘿嘿嘿……”

    懒龙把焦美琳的电话内容篡改到自己身上,而后又稍加润色说给她听。二小姐听了立刻皱眉,她立刻联想到自己早晨时候看到的那个服务员,以及那个服务员身旁躺着的那个男人……

    突然间,二小姐又想起了张巧来。“老公不好了,张巧可能也被咬了!俺清晨时候见她走路摇摇晃晃,披头散发非常可怕!等俺买完东西再去找她时她就跑没影了!”二小姐描述道。

    “啊?卧槽尼玛……俺咋就把她给忘逑了呢?”听了这话懒龙不由一惊。他立马想起来昨天晚上在超市门前,张巧眼睛里飘溢出来的那股黑芒!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