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山村小神农 > 第0428章 一团火辣
    “可是俺没拿你的钵盂,你这不是欲加之罪吗?”懒龙还想抵赖,哪知老僧骨骼一震,利爪突然探至邝天姬的眼眸处:“再特么狡辩,劳资就抠了她的眼球!”

    懒龙见他真的急眼了,只好笑嘻嘻地朝他抱拳:“老禅师果然法道恢宏,就连劳资偷你钵盂都能一眼看穿,嘿嘿嘿!”懒龙此乃缓兵之计,说话间他已元神出窍。

    “咣……”懒龙一拳击中老僧前胸。力量之大可撼山岳,然那老僧并未动摇。

    我凑……懒龙遭到巨力抗衡,元神被那超强气流崩飞出去!

    整个海岛一团死寂,仿佛这世界是用水墨涂抹的一般宁静。

    一阵刺骨的风寒扑面而来,邝天姬惨叫着被老僧丢弃在沙滩上。“龙,求你了救救俺!”她有气无力地抬头祈求道。

    懒龙见她这般痛苦心情瞬间沉重起来。“俺喊三个数,你丫如若再不配合的话,休怪老衲无礼啦!一……二……”老僧接连喊出两个数,懒龙吓得急忙阻挡。

    “好吧好吧,老家伙算你狠逑。你先把俺老婆放了,俺这就带你去拿钵盂。”

    “那好俺这就放了她。不过你丫休要抱有侥幸心理,俺既然能放了她,也能擒住她。嘿嘿!”老僧模仿懒龙呲牙一乐,猥琐之态令人呕吐。

    懒龙带着老僧腾上高空,忽悠便是登上一座入云高山。这座大山怪石嶙峋白雪皑皑,不见走兽不见飞禽,竟是一座没有生命的荒古神岳。

    俩人冒着刺骨严寒,飞升许久才勉强接近山峰中腰。这里已是云层之上,阳光灿烂气流凛冽,冷热交替的自然现象使得山岳披挂了厚厚一层冰甲。

    呼呼,老僧一阵气喘,佝偻的腰身强行直了直,随即便是入耳一阵清脆的暴响。

    随着骨骼的震动,他的精神也是振奋了不少。懒龙此时元气尚存不多,但他对这里轻车熟路,懂得哪里该歇脚哪里该换气,所以相比之下要比那老僧从容好多。

    俩人冒着寒流继续前进,陡峭的冰崖一望无际,仿佛那山峰就是一根擎天的玉柱,不到达天庭就寻不见巅峰。

    约摸又行若干时间,俩人全都累的不行。老僧探爪扎进冰凌之中把那枯干身体挂起来歇息。而懒龙的元神比较轻飘些,索性直接骑到老僧脖颈上晒太阳。

    老僧气的咬牙,恶毒的意念早有撕毁他的决心。然他现在还不能杀死他,在宝贝钵盂没到手之前,任何屈辱都要忍耐。

    俩人废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在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里攀上了山峰顶端。但见山顶之上冰层重叠,原来那块巨岩仍然矗立在最高峰。

    懒龙悄悄抠了几下,谁知道那个钵盂好似扎根山体里一样,他耗干自己所有的元气也没能把它撼动。

    “咳咳,你的钵盂就在石窝里了,你丫自己抠出来吧。”

    懒龙知道钵盂已经归属自然万物,估计任何人都不能把它抠出来。这才松了口气,放心大胆地朝他说道。

    老僧早就注意到那个岩石霞光萦绕,瘦脸瓜腮萌发喜色,呜嗷一声呐喊,利爪如钩直刺过去。

    “嘭……”惊天动地一声暴响,烟尘冰屑缤纷如雨。老僧满脸皆是狰狞恐怖之色,他的掌中牢握一块冒烟的石砣。一个通体金黄的钵盂,隐隐约约裹在中间。

    “哈哈哈哈……”老僧获得宝物一阵狂笑,他面目狰狞气贯头顶。“天灵灵地灵灵,钵盂钵盂快显灵!”咒语一出天昏地暗,飓风从耳边呼啸,天地之间雷霆滚动。

    等到风平雾散视线开阔之时,但见山巅之上乱石成堆不堪入目,老僧的身影早就不见。

    卧槽尼玛!看到这个情景懒龙暗自叫苦不迭。他并不是心疼钵盂,他担心的是自己的暗河流域在那钵盂里边装着呢。如今老僧持有钵盂,也就直接持有暗河大世界。

    懒龙吓得小脸蜡黄,他急忙手搭凉棚四下搜寻,然而老僧法力高超早就横穿了千年冰川,苍穹之间仅存一线膻腥气息。

    循着那缕残存的气息,懒龙追到模范营子。随着距离的接近,空气中的干尸味道越发的浓郁。

    来到超市门前,懒龙看到王丛贤正在卖货。而在那柜台前站着的,正是那个枯如白骨的老和尚。

    “阿弥陀佛,女施主长得好生白净,在这卖货真是可惜了!”老和尚贼眉鼠目,目光绕着女人旋转。

    “你丫走远点,臭哄哄的真恶心!”王丛贤满脸嫌弃,抡起扫把就朝老僧拍了过去。

    “啪……”扫把折断,老僧疼的五官移位。“你这娘们真是不讲道德,差啥把俺打的头晕?”

    “打死你才好呢,臭不要脸的老东西,麻溜的给俺滚开!”王丛贤手里捉着半截木棍,气势汹汹又来打他。老僧吓得转身就逃,慌神之际竟跟懒龙撞了个正着。

    “咣……”一股巨大的气流,直接就把超市的半个屋檐掀飞起来!

    懒龙的元神遭遇老僧的法体,两股力量碰撞产生巨大的冲击波,如同一枚手雷在村子中央炸响。

    滚滚浓烟中,王丛贤灰头土脸地逃出那座废墟。“卧槽尼玛的,这是咋的啦?”

    老僧手捧钵盂,一脸鄙夷地看着懒龙:“你丫胆子不小啊,劳资不找你麻烦你丫还敢过来找俺寻衅滋事?”说罢他手捧钵盂就要诵读咒语。要知道那个钵盂乃是上古独有的特殊法器,它不但可以吞天,同时也能吃人。

    就在此时,懒龙的元神似乎被什么固定了一般,想要拔腿逃走动弹不得。

    “嘶……”懒龙暗抽一嘴凉风,眼看着老僧就要把自己塞入到钵盂之中。然而就在此时,他的头顶扑棱一声震动,头皮咕嘎蹿出一只小角来。

    “吱吱吱……”一阵欢快而放肆的啸叫打乱老僧的思维,诵读一半的咒语戛然停止。

    “你丫头上是个啥?”老僧定睛细看,眉头不由拧成疙瘩。

    “俺也不知道是个啥,要不你给研究研究?”懒龙说。

    “你丫稍等,待俺诵读了密咒将你纳入钵盂之中,再来研究也是不迟!”老僧依旧狞笑,正欲调整气息把那密咒阅读完毕,猛然发现眼前一黑,继而便是天旋地转……

    “嘶……”懒龙又是暗自抽了一口凉风。他的小角突然暴长了数尺,如同一条巨蟒般在地上翻滚扭摆着。它把老僧和钵盂,以及整个超市在内,一股脑的吞到腹中。

    身边的王丛贤根本看不见懒龙的元神,她稀里糊涂的看到老僧和自家的超市凭白消失,眼前竟是一片空地。

    “哎呀俺的黄天呀,呜呜呜……俺家超市不见啦!”王丛贤哭咧咧地往回跑,懒龙笑嘻嘻地在后头跟随。岳母最近发福了许多,蟒蛇的腰围魔鬼的轮廓,后边看去竟然也是一团火辣。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