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山村小神农 > 第0434章 一触即燃
    打完以后穆香君抿着小嘴回到座位。几个保镖杀气腾腾,抱着膀子戳在她的身侧。陈奇楠猝不及防被她打的头晕目眩,捂着脸颊哭唧唧地就跑了出去。

    “龙,俺……俺不当安保部经理了,呜呜!”陈奇楠踹开懒龙的屋门,并不管他和段杰有多亲热,边说边是哭的伤心,半张小脸肿的通红。

    “咋啦这是?刚刚上任咋就不干了呢?是不是嫌劳资这里水浅养不了你这条大白鱼呀?”

    懒龙不怀好意地朝她问道。

    “不是不是,俺……俺没有管理部门的能耐,俺不想当经理了,俺想当个普通职员。”陈奇楠知道穆香君是懒龙的老铁,俩人危难之际形影不离,可见感情断然不是一般的深厚。所以说她不敢说出事实真相,只好假以借口进行搪塞。

    “哦哦,你丫倒是很实在嘛G呵,那好吧,既然你丫主动要求辞去职务俺也不能勉强是不是?毕竟强扭的瓜不甜。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同时也就没有资格享受经理级别的福利待遇。”

    懒龙把段杰的小手松开,笑眯眯地走向陈奇楠:“你家不是急需用钱吗?普通员工月薪只有五千,而经理却是五万。普通员工年终奖金只有万八千块,而经理却是五十万以上。这里里外外的差距能有二十多倍,你丫能忍痛割爱吗?”懒龙惋惜地摇摇头,目光在她那颇为爆满的胸脯上游走了几遭。

    “呜呜呜……”听了这话陈奇楠哭的更加伤心。

    “好了好了别哭了,瞧你那点出息!那好吧俺不逼你了。那啥段杰你丫有没有信心担当安保部经理这个重任?”懒龙回头,瞅着段杰问道。

    “俺倒是想当,可这是楠楠的位置,俺若是上位了会不会被人说三道四呢?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俺把她搞掉的呢!”段杰不想揽这个瓷器活,因为她现在虽是一个小主管,可是工资跟经理一样高,她才不想树下一大波仇敌呢!

    “你丫想的太多了吧?现在问题是楠楠不想当又不是你丫逼她的。你俩可是俺的左膀右臂,楠楠现在认怂退却了,可你丫不能跟她一样熊包呀?干脆就你吧,你就甭给劳资推辞了!”

    懒龙当即拍板钉钉。正巧此时刘滴滴也昂着胸脯走进房间。

    “老婆俺把张权撤职了,重新选段杰胜任安保部经理,这个人选你看合不合格?”懒龙问。

    “嗯嗯老公你的慧眼俺很服气。段杰人长得漂亮也很会来事儿,自身手段也是不比张权差,俺同意你的选择。”刘滴滴拉着段杰的小手一阵子媳:“走吧美女,俺带你到各部门走走,你这个大经理以后要认真搞好人际关系,要知道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刘滴滴拉着段杰,俩人高高兴兴地离开房间。这时候屋子里就只有懒龙和陈奇楠俩人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懒龙关了屋门,直接就把哭抽的陈奇楠纳入到自己的怀中。

    “呜呜呜……那个姓穆的欺负人,是她逼俺辞职的!”陈奇楠实在忍无可忍,终于火山喷发把那事情捅了出来。

    “嘶……”一听说这事儿是穆香君惹出来的,懒龙当即有些头大。

    “干啥不早说呢,俺把段杰推上去了你丫才说出实情来。如果俺继续让你当这个经理,那么段杰也会因此受到伤害!唉……你呀你呀,总是那么木讷那么笨蛋。呼呼……要不这样吧,你丫干脆给俺当内务管理员吧。每天帮俺洗洗衣服叠叠被啥的,等到其他部门有了经理空位,俺首先把你安排进去。你看这样可好吗?”

    懒龙眯缝着眼睛,颇有用心地打量着她。

    “内务管理员工资太低俺不干,你们都不待见俺,俺要回家种地去了,呜呜。”陈奇楠一甩胳膊便是离开,懒龙见她真急眼了,这才笑嘻嘻地把她搂住。

    “好啦好啦,要不这样吧。你丫不是会功夫吗?不如给俺当贴身高手吧。俺是这里的董事长,在俺的光环笼罩下,任何人都不敢欺负你。你看这样可好吗?”

    “好是好,可是俺需要高薪水高奖金,要是能高于部门经理俺就干!”陈奇楠看出懒龙舍不得自己离开,便是狮子大开口。

    “呲……你这个贪财的臭毛病劳资最看不起了!那好吧,你的工资跟段杰一般高,这样总可以了吧?”懒龙两手一摊,很是无奈地摇摇头。

    陈奇楠听了这话乐的蹦高,当即便是扑到懒龙怀中:“龙你丫对俺太好了,俺决定这辈子都给你当贴身高手。永远都不离开你!”陈奇楠兴致勃勃地抱着懒龙不朽的龙躯,随即一口亲了上去!

    俩人在沙发上突然间就产生了磁场感应,懒龙急呼呼地褪掉她的棉猴,接着又把那粉红色的紧身小毛衣撸到脖颈上……

    “嘶……楠楠你丫发育的真吊好啊,这个罩罩箍得绷绷紧是不是太小啦?”看到那对呼之欲出的大物件,懒龙的鼻血立马喷到地板上。

    门外传来脚步声,有人在外面哒哒哒地敲门。

    “劳资不管你丫是谁,也不管你丫有啥要紧的事情,总之一小时之内不要进来。否则的话,劳资会给你小鞋穿的!”懒龙急躁地来到门后,朝着外边吓唬道。

    “姑爷你说啥呢?俺是你娘王丛贤。”一个大嗓门的女高音传进来,懒龙吓得一激灵,赶忙帮着陈奇楠穿衣裳。

    两个人慌乱不堪地拾掇齐整,懒龙又把地上的鼻血擦拭干净,这才很是郁闷地把门打开。

    “啥事啊娘?”懒龙强颜欢笑地看着王丛贤。

    “龙你在屋里干嘛呢?鬼鬼祟祟的是不是金屋藏娇啦?”王丛贤觉得奇怪,便是调着眼角到处斜楞。突然间,她见到衣柜后头露出一双红头小皮鞋来。

    王丛贤心头不舒服,悄默声地走过去。“娘你丫又在胡说八道了,俺是滴滴的亲老公,哪能干那些龌龊事情!”然而话是这么说,眼看着王丛贤就走到衣橱边。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懒龙突然元神出窍,一道疾风吹来,王丛贤不由打个冷战。“嘶喽……”王丛贤来不及回头看,早被懒龙挟在了肋下。“呲楞……”一道黑影闪出门外,眨眼便是来到了杀羊沟内。

    “俺的黄天呀?这是咋的啦?无缘无故的俺咋来到杀羊沟里啦?”冬天的杀羊沟白雪皑皑万木萧条,到处充满着荒凉气息。王丛贤没穿棉猴,紧身秋衣箍在身上冷的邪乎。更加让她害怕的是,在她存在的那片雪地上,竟然有着一长溜新鲜的大牲口蹄印!

    王丛贤吓得不敢出声,闷头就朝沟外疾走。

    陈奇楠一脸的细汗,她从衣橱后头走出来,两眼尽是恐惧之色。她看到懒龙站在自己面前却不见了王丛贤,便是惊奇地问道:“龙,你娘去哪啦?”

    “她去逛街啦,到俺这里取点零花钱!”懒龙知道王丛贤短时间内不会回来,便是暗自调整了呼吸,意犹未尽地扳住陈奇楠那被毛衣包裹的两片香肩。“楠楠刚才咱俩进行到哪里啦?俺们继续运作好不好?”懒龙笑嘻嘻地问道。

    “俺不敢了,刚刚差点没给吓晕了!”陈奇楠呼吸急促,苍白的脸颊尽是虚汗,看情形尚未从那惊悚氛围中解脱出来。

    “不怕不怕哈,俺是这里的董事长,你丫又是俺的贴身高手,俺俩同居一室也是工作需要,你丫不要过于紧张好不好呐?”懒龙悉心安慰着,继而便把那只大手,毫不迟疑地入到她的毛衣之内。

    “啊?你丫好坏!”陈奇楠娇嗔怪叫,半推半就地扑倒在沙发之上。

    ……

    “闺女俺突然失踪了你丫知不知道?”王丛贤在杀羊沟里疾行了一个小时还没从那荒凉峡谷里走出来,她累的不行实在走不动了,只好给刘滴滴打电话向她求助。

    “啥?娘你再说一遍?”因为信号不好,刘滴滴并没听明白老娘的意思。

    “傻丫头你丫太实在啦,懒龙房里有鬼,你丫赶快去抓呀!”王丛贤知道自己是从懒龙房里飞到这里来的,经过一番缜密思考后,她竟突然理出了头绪。

    难道说,难道说懒龙房里真的藏有女人来着?要不然他咋元神出窍把俺扔到这么远的鬼地方?王丛贤早就知道懒龙是个异能携带者,所以精明聪慧的她很快推测出事情的真相。

    她气呼呼地喘着粗气,等到歇足了精神,身体也被刺骨的凉风打透了的时候,这才起身继续赶路。

    刘滴滴听了老娘的电话并没在意。她当时还以为老娘打哪个网友家里喝醉了酒,没头没脑地说胡话呢。

    懒龙的房间静悄悄的,门栓从里边反锁着,还另外挂了两条锁链。这样的话非常安全,即使是有人拿着钥匙在外头也休想打开。

    懒龙和陈奇楠神不知鬼不觉的把那事情办得利索。两个人干柴烈火一触即燃,气氛营造的刺激而浪漫,嘎嘣溜丢脆一点都不拖泥带水。

    一小时后俩人离开办公室,一前一后朝着楼下走了过去。

    “董事长好!美女好!”走廊里见到许多员工,他们很有修养地朝着俩人打招呼。懒龙眸孔中燃烧着尚未褪尽的激情,走到没人地方就把陈奇楠牵在手中。

    “龙俺现在是你的人了,你要给俺涨工资,俺要超过穆香君!”陈奇楠一脸娇嗔,嘴角上扬很是嚣张。

    “嘘……穆总可是俺懒氏集团的开国元勋,她的工资没人能比,就连俺老婆刘滴滴都不及她!不过你丫不要害怕,俺不会亏待你的。俺过几天就跟你回趟娘家,给你爹妈买套别墅你看可好?”

    “嗯嗯算你丫的有良心撒!不过你丫总是出尔反尔说话不算数,俺都对你失去信心啦!”

    俩人说着悄悄话,不知不觉走进电梯。

    “嗖……”一道弧光转眼落地,扑鼻而来的五谷香味预示着俩人来到暗河流域。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