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山村小神农 > 第0436章 失忆
    法能禅师听了懒龙的话,挑眉便是微微一笑:“感谢主人赐号,不过老衲的法号乃是先师给的,这个万万不能更改!”

    “你丫不要胡乱称呼,劳资啥时候变成你的主人啦?”

    “这方净土乃是主人你的私有产业,这片土地上的一草一木一尘一埃都归主人所有,包括老衲在内。”

    “是这样啊?卧槽……如此说来你丫现在是俺的仆人了是吧?那行吧,把你的钵盂借俺用用,过几天就还给你。”懒龙呲牙朝他一乐,以为这个秃驴肯定拒绝。哪知道老僧并不犹豫,毅然把那钵盂双手捧到懒龙面前。

    “嘶……你丫真舍得么?”懒龙见状感到震惊。

    “主人是俺的再生父母,不要说是个小小的钵盂,就是主人想摘老衲的头颅,老衲也不敢不给呀!”

    懒龙见他极为慷慨,便是相信一切为真。他接过那个钵盂,觉得较之先前轻便了不少,当时又是感到惊奇:“这个钵盂怎么忽然轻飘了许多?难道说……”

    懒龙满脸狐疑看向老僧。

    “主人猜的没错,是老僧嫌它太过沉重,已经把里面的物什全都掏空扔掉啦!”老僧瘦脸瓜腮,竟然有些慈眉善目。懒龙听了这话不由便是一阵紧张。

    “卧槽尼玛的,劳资的暗河流域在钵盂里装着呢,你丫不会把它也给扔了吧?”

    “这个问题俺可不知道,谁让你事先不跟俺打招呼啦?不过你丫不要着急,钵盂里的东西都被俺扔到那边大荒里了。此地乃是你自己的领土,安全系数与俺的钵盂没啥两样。”

    老僧说罢起身,吱嘎一声推开屋门:“沿此朝西十万八千里,便是你的暗河流域。”顺着老僧所指方向望去,但见远处云腾雾绕,视力所及之处尽是一片茫茫大漠。

    小角的空间着实很大,简直就是无边无际。钵盂跟它相比简直就是沧海一粟。如此看来钵盂已经没啥用处。

    懒龙拿着钵盂出了小角,一个冷战恢复了知觉。却见自己躺在床上,刘滴滴挨着自己躺着,她的身段绵软修长,馋的懒龙口水直流。

    “老婆你丫睡了吗?”懒龙笑嘻嘻地吆喝道。

    “没呢,俺睡不着。”刘滴滴翻身,醉眼迷离神情恍惚,藕状胳膊斜搭过来。

    “没睡就聊会吧,俺给你说个事儿。”懒龙把她纳入自己宽广的胸怀,小心谨慎如同搂着一尊冰雕。极为小心地呵护着,好像一不留神这尊冰雕就会被他挤爆融化。

    刘滴滴没吱声,事实上她已经喝多。

    人逢喜事精神爽,老公回到身边,又带来了一大批人才!并且,那个一直跟自己作对的穆香君也被削弱了势力,这些都是令她高兴的理由。

    懒龙见她酒气熏天,估摸着说什么都是白搭。只好任由她在被窝里翻腾,不多时她就睡着了。

    懒龙悄默声地来到员工宿舍,看到邝天姬等人都在睡觉。就在此时,王丛贤也急匆匆的闯进院子。

    “大懒龙,你给老娘死出来。”王丛贤冻得脸色苍青,她骂骂咧咧直奔四楼。

    懒龙见状吓了一跳,知道自己泡妞的事件已经暴露。情急之下他急拍头顶,小角张开血盆大口,咕嘎一声就把龙角特战组全体成员包括邝天姬在内一个不落全都吞到肚子里面。

    “娘,你丫回来啦?杀羊沟凉快不凉快?”懒龙做完手脚后,鬼鬼祟祟地迎接上去。

    “凉快个屁,快冻死俺啦?”王丛贤朝他嘿嘿冷笑,突然就打怀里摸出一块石头。

    “啪……”石头砸过去,正好击中懒龙脑门。懒龙两眼翻白,扑通便是栽倒在地。

    “尼玛的臭小子,以后再敢虐待俺,俺就直接弄死你!”她骂咧咧地回房洗澡,懒龙一直躺在那里。

    夜里巡逻人员路过走廊,懒龙才被送到医院。

    “颅骨损伤,严重脑震荡脑浮肿并发症,究竟能不能醒过来还要观察几天再做结论。”

    省城的大医院里,懒龙已经昏迷不醒七八天。这几天刘滴滴一直陪着他,王丛贤也老老实实后悔不跌。

    “闺女俺对不起你,俺要是知道他这么脆弱说啥也舍不得敲他一石头啊?呜呜呜!”王丛贤边哭边是给懒龙按摩脚心,希望他能感觉到什么突然醒来。

    然而一切都是白忙活,懒龙只有出气没有进气。

    又过了十来天,有个京都的脑外专家被刘滴滴重金请来。

    “专家你丫要是把俺老公医好了,俺给你五百万。”刘滴滴痛哭道。

    “你丫的心情俺理解,俺会尽力让他好起来。这伤是怎么造成的?”

    “俺娘给他砸的。”

    “你娘真不是东西,干啥下这样的死手?”

    “俺也说不清,他俩好像有仇!”

    ……

    专家开始对懒龙进行开颅手术。打开颅腔,看到一块小石头压在脑膜上,这个石头非常特别,能有拇指肚大小,在这脑腔里呆了能有很长时间,整体已经包浆玉化,看起来非常的通透。

    专家把那石头捡出来,又把脑腔缝合。

    “专家俺老公能活过来吗?”

    “能。他的脑袋里有块石头被俺捡出来了,他以前是不是受过外伤啊?”专家把那小石头递给刘滴滴。

    “嗯嗯,俺娘曾经给他开过瓢!”刘滴滴不藏不瞒,坦诚说道。

    “怎么又是你娘?你娘太霸道了!”专家摇摇头,很是鄙夷地瞥着王丛贤。

    “俺想了解一下,这个人头顶上有个小犄角,这玩意儿很神奇,能不能割下来卖给俺?俺想用它做个酒壶。”专家商量道。

    “不卖不卖,俺老公身上所有器官都是宝贝,你丫根本买不起。”

    “俺给你五万块,价格够高吧?”专家摸出一张银票。

    “五万块在俺家是零花钱,俺家下人打发要饭的出手都在十万以上。”刘滴滴没搭理他,顺手就把那块小石头给收藏了。

    这个手术做的很成功,没用多久懒龙就睁开眼。

    “这是哪里呀?”懒龙吃惊地问。

    “你丫住院了,俺娘把你打晕了呵呵!”刘滴滴见他清醒过来,便是非常高兴地亲了一口。

    “你娘打俺干嘛?俺又没招她又没惹她的?”懒龙觉得头顶很痛,便是伸手摸了摸。

    “嘶……好疼啊!”懒龙触电般地缩回手指。

    “专家说了休息一个月就差不离了,你的体质很强壮,伤口恢复一定快。”刘滴滴透了热毛巾,帮他把脸擦的白净。

    “谢谢你了刘滴滴,你能不能找人帮俺把黑子经管一下,俺不在家那厮肯定出去惹祸!”懒龙满脸倦怠,说着说着就要睡觉。

    “你丫说啥?喂喂……”刘滴滴觉得懒龙说话有些古怪,紧忙攥住他的手。

    “龙啊,你丫认识俺不?”王丛贤一直在边上陪着不肯离开,懒龙的话也被她听的清晰。

    “嗯嗯,你不是王姨吗!都是一个村子的邻居,俺哪能不认识你呢。”懒龙迷迷糊糊,说完便是呼呼大睡。

    “完了闺女,这人好像神经了,卧槽!”王丛贤吓得倒抽一口凉风,急忙就把专家找来。

    “什么情况?”专家问。

    “你丫什么狗屁专家,俺老公都被你鼓捣失忆了,呜呜!”刘滴滴抱头痛哭,边哭边是抽抽搭搭。

    “他能活过来已经不赖了。要是变成植物人,你们全家不是也得挺着吗?失忆就失忆吧,总比傻逼好多了是吧?”专家扒开懒龙眼皮,见他的瞳孔光芒四射深邃无边,便是微笑着离开。

    王丛贤母女俩听了这话琢磨半天。忽然间,王丛贤激动的老泪纵横:“好事情啊俺的闺女,这事儿对俺们太有利了!”

    “咋啦娘?你姑爷失忆了咋就对你有利了呢?”刘滴滴对自己老娘的行为极为不满。

    “你丫听俺说,他现在失忆了,也就是说以前的事情全都忘了,这不是好事难道还是坏事吗?”

    “啥?老娘你丫能不能把话说的明白些?”刘滴滴一脸懵逼,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傻闺女你还没反应过来吗?他失忆了,肯定也把身边那些相好的给忘逑啦。这样一来他就成了你的专属老公,你丫再也没有情敌啦哈哈哈!”

    王丛贤仰天大笑,刘滴滴恍然大悟。

    “可是娘,他既然把别人忘了,肯定也会忘了俺呐?”刘滴滴继续郁闷,小脸如同霜打的一样。

    “嘘……傻闺女不要急躁哈,这事儿还需从长计议!”王丛贤回头朝外瞥了几眼,转身就把房门关上。

    “娘,你能让他想起俺来不?俺给他当了半年老婆,突然间被他忘逑了,俺的心里非常难受。”刘滴滴哭着道。

    “呵呵呵,闺女你就放宽心吧。这几天你丫好好在这伺候着,等他康复出院后肯定对你产生好感。趁此机会娘再登门给你提亲,让他重新取你为妻!你说这个方式方法好是不好呢?”

    “好,哈哈哈,俺娘的法子太好啦!俺们刘家富可敌国,对他却是没有关系。到时候让他倒插门,想怎么摆弄就怎么摆弄,他丫的再也不敢背着俺去沾花惹草啦!”听了老娘这般一说,刘滴滴当即欢天喜地。

    娘两个心里高兴,端着脸盆就给懒龙洗脚洗手洗身子。不多时,懒龙被她们擦洗的干干净净。

    懒龙住院的消息很快传遍整个模范营子,这期间好多员工拎着礼品前来探视,都被刘家拒之门外。为了防患于未然,刘滴滴还给懒龙转了院,到京都一个私人医院里疗养。

    那块石头乃是一块神灵石,取出来后懒龙的元神就不能出窍,与之相关的许多记忆也被那石头带了出去。这可是个天大的损失,好在懒龙并不记得这些,从而也就不会生出许多遗憾。

    “滴滴,俺想出院啦……俺这次住院一定花了不少钱吧!”懒龙的伤势日渐好转,这一天他的神智特别清醒。

    “不行不行,你的伤口还没愈合,医生说还需要再住三个月!”

    “可是,可是俺很穷,俺没钱住院啊?”懒龙坐起来,很是焦急道。

    “你的医疗费有俺出,你丫只须好好的养伤就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