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山村小神农 > 第0443章 准备行动
    相比之下公司就比较冷清些,十来个姑娘分成三帮。一帮上班执勤,一帮在后厨剁馅包饺子。还有两个帮着穆香君给懒龙换尿布。

    这家伙能吃能拉就是不醒,穆香君的宿舍成了猪圈,到处散发着公共厕所一样的气味。

    好容易把他侍弄完毕,穆香君擦着脸上的汗。她现在就像一个年轻小寡妇,脸上憔悴的不行,但是心里却是非常充实。

    这时候有车子行进院子,几个穆家镖师抱着许多东西急匆匆的往楼上走。执勤保安认识这些人,也就没有阻拦。

    “小姐,您要的东西俺都置办齐了。”于总管呲牙一乐,把那一堆东西置于地上。穆香君朝他点点头,便是打开包裹,里边有不少懒龙喜欢吃的零食,还有两套男人的西装。

    “老杜你丫辛苦一下,帮俺把这衣裳换上。”穆香君见那西装质地考究做工精细,脸上逐渐有了笑模样。

    几个人七手八脚为懒龙换上新衣裳,又把皮鞋往脚上一穿,人是衣裳马是鞍,这样一打扮,懒龙竟然帅的一塌糊涂。

    “尼玛的,你这吊毛真是坑人啊!俺家小姐也不知道哪辈子欠下你的了!”杜总管曾经挨过懒龙的毒打,所以对他恨之入骨。趁着二小姐上厕所的空挡,他终于逮到了报仇雪恨的机会。

    “啪嚓……”一个大耳光撩过去,懒龙脑袋一歪咕嘎喷出一口鲜血。

    “卧槽尼玛你丫这是干啥?你丫把他打成这样,小姐一会儿回来不扒了你的皮才怪呢!”身边有人提醒道。

    “怕个吊毛,他现在已经傻逼了,只要你们几个守口如瓶咱家小姐哪能知道?老于你出去盯着点,见到小姐回来立马咳嗽几声!”杜总管目光冰冷,接二连三又是几脚。

    捶打完毕后杜总管刚把懒龙的鼻血擦拭干净,外面就传来咳嗽声。

    杜总管知道是小姐回来了,急忙转换了笑模样,虚情假意地搀着懒龙在地上练步。

    “姑爷子你丫慢点啊,今天可是大年三十了,俺家小姐整整陪了你半个多月了。你丫赶紧快点好起来吧听到没有!”

    “哦哦听到了,劳资这不是好了吗!”一个声音在耳边传来,屋里的所有人全都震惊。敲此时穆香君一脚门里一脚门外,她对懒龙的声音非常熟悉,突然便是惊呼一声:“俺的黄天啊,龙你丫的真好啦?哈哈哈!”

    穆香君话音未落,西装革履的懒龙红着眼圈,扑过来就把穆香君抱在怀里。“老婆俺对不起你,这些天让你受苦了。呜呜!”懒龙哭的伤心,穆香君激动的抽搐,也想跟着他一起哭。然而她却早就把眼泪哭干了,吱呜几声立刻大笑。

    房间里全是穆家人,几个镖师傻逼似得站在角落里发呆。杜总管更是尴尬万分,他两腿发麻,转身就想逃之夭夭。

    “站住!”懒龙笑嘻嘻地喊了一声,而后放下怀中的女人,毅然朝他缓步过来。

    “卧槽尼玛,懒龙你丫千万不要恩将仇报哈,若果不是俺的贡献,你丫哪能醒过来呢?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他的话音未落,一只龙爪探将过来,直接擒住老杜袄领子。

    “刚才你丫出手太狠啦吧,劳资的肠子都差点被你踹断了!”懒龙眼冒凶光,恶狠狠地骂道。

    “啊呀小姐救命啊,这逼想要杀人灭口!”杜总管深知懒龙的厉害,关键时刻急忙向小姐求救。

    穆香君似乎明白了什么,一脸坏笑地看着他们:“你丫身为穆府总管,竟然没大没小的敢对自家姑爷子下手,俺看也是欠揍哈!”

    “不过呢,你丫今天功劳也是不可磨灭,不如这样,功过相抵好不好,你说呢老公?”穆香君娇嗔道。

    “好懊啊小姐,功过相抵俺就没罪了是不是?哈哈哈谢谢小姐谢谢姑爷子!”老杜奋力挣脱了懒龙,低三下四地鞠躬作揖。

    懒龙捂着自己的胸口,半天才缓过一口气。“尼玛的看在俺老婆的面子上劳资这次就不跟你一般见识了。不过以后你丫如果再敢造次,看劳资不扒了你的狗皮才怪!”懒龙笑嘻嘻地捶了他一拳,身后传来一阵哄笑。

    过年了,刘家张灯结彩欢天喜地,没有人关注公司里值班员工的喜怒哀乐。懒龙苏醒的消息只有穆家人知道,所以说这个消息就地封锁。穆香君也不是平凡女人,她的智商颇为高深。

    懒龙一如既往地躺在床上装病,龙角特战组的女孩子们偶尔也会过来看看他。就这样大年夜来临了。

    这一年中,模范营子村民在懒龙的影响下,家家户户收入很高,人均收入都在三万元以上。所以说这个大年非常热闹,鞭炮声噼里啪啦不断头,从那清晨一直响到傍晚。

    吃罢年夜饭,刘滴滴跟欧阳剑枭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老公,俺想过去看看懒龙,你丫跟俺一起去行不行?”毕竟是一日夫妻百日恩,刘滴滴内心有愧,心情也是比较复杂。

    “你丫敢!你要是敢去看他劳资就弄死你!”欧阳剑枭吹胡子瞪眼,一掌拍在茶几上。

    “嘶……”刘滴滴知道这人出身豪门脾性孤傲,不由便是缩脖郁闷。

    俩人看了一会儿电视,刘滴滴心情不好也就早早钻进被窝。“你丫不要惦记他了,那个人已经彻底报废了哈哈哈!”

    欧阳剑枭叼着香烟,一股烟圈喷将出来,呛得刘滴滴咳嗽几声。“你误会了老公,俺根本没惦记他!”刘滴滴翻身,一脸委屈地辩解道。

    大年夜是一年中最为黑暗的夜晚。在省城通往青峰镇公路上,一个车队风驰电掣。

    “都特么精神一些,再有十分钟就到地方了。俺可跟你们说好了,到了地方一定要听从指挥不要盲目行动,谁要是因为这个给劳资捅出篓子来,劳资不但扒了他的皮,还要扒了他老婆的皮!”

    对讲机里的声音如同闷雷,所有人员没有一个人敢吭声。这些人来自欧阳家族,他们今晚的使命是想办法进入刘氏集团办公楼……

    后半夜了,兴奋一天的村民这个时候差不多都睡觉了。村子里逐渐的寂静,偶有稀稀落落的鞭炮声从远方传来,掩盖了暗夜中飒飒作响的车轮声。

    “所有人注意了哈,前方进入模范营子,所有人提高警惕,准备行动!”带队大汉沙哑的声音通过对讲机传送到每一辆车子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