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山村小神农 > 第0461章 整容
    陈奇楠出身寒门,向来对金钱情有独钟。她认真琢磨了半天,最终还是无法抗拒那笔巨额财富的吸引,最后竟然答应下来。

    “说好了,俺做你女朋友,你丫帮俺讨回遗产。”

    “好好,这事儿你就放心吧。”

    俩人并排坐在沙发上,龙痞撇嘴朝她笑了笑。本想耐心逗她一逗,但是见她脸颊肿的像个面瓜,心情立马沉重下来。

    “一会出去把事情说清楚,把那幕后黑手全都抖落出来。”

    “嗯嗯,俺现在就告诉你,指使俺干坏事儿的人叫刘滴滴,是欧阳剑枭的大老婆!哈哈哈!”

    陈奇楠哈哈大笑,龙痞听了却是乐不出来。俩人来到大厅,陈奇楠当着大家的面,直接就把刘滴滴指使她杀人放火的事情说了出来。

    众人听了这话全都震惊,欧阳剑枭气的暴跳如雷。

    “你丫胡说八道,你是在血口喷人?”

    在众人面前,欧阳剑枭不得不偏向刘滴滴维护自己家庭尊严。然而事实就摆在面前,陈奇楠又把其他几位姐妹喊过来为她作证。

    人证物证俱在,欧阳剑枭一脸阴郁,他起身就要离开,却被龙痞及时拦住。

    “别走啊,麻烦是你老婆惹出来的,看在你的面子上俺就不追究她的刑事责任了。但是民事责任还是要承担的对吧?俺一下子损失了五十亿的货款,你看这事儿该咋处理呢?难不成还要让劳资到拓鼎总部去申诉吗?”

    龙痞环视着众人,直接就把矛头对准了欧阳剑枭。

    “嘿嘿这位兄弟不要着急哈,你那点货款不就五十亿吗?那啥俺给你一百亿,你丫能不能息事宁人放过俺老婆一马行不行?”

    “不行,除非你出两百亿。否则想都不要想!”

    “好,劳资就给你两百亿。来人啊,给他开支票。”

    “是,大公子!”手下人把公文包打开,从里边拿出办公用品。欧阳剑枭毫不犹豫,直接就给龙痞两张大银票。这钱来的太容易了,陈奇楠羡慕的牙根都痒痒。

    欧阳剑枭带人走后,龙痞就把那银票一分为二,把其中一张悄悄塞到督露手中:“姐。这钱是俺孝敬你的,你丫千万别嫌少哈。”

    督露被他吓得一激灵,小脸立刻复杂的不行:“哎呀我去你这钱太多了俺又没帮你啥我擦……”督露语无伦次地收好银票,拉着龙痞就进了隔壁。

    “说吧兄弟,想让姐怎么帮你尽管开口。还是那句话,这个世界只要有姐在,就绝对没人敢欺负你呵呵!”

    “露姐你丫果然是个聪明女子。那啥……俺想求你严惩刘滴滴,那婆娘太特么不是东西了,这次差点要了俺的小命。”

    “啊?这事儿很难办啊兄弟。想那刘滴滴虽然是个小女人,但毕竟是欧阳家族的儿媳妇……”

    “儿媳妇咋啦?儿媳妇就可以杀人放火无恶不作了吗?嘿嘿,别忘了她这次可是一箭双雕之毒计,表面看来是针对俺,实际上她针对的却是你,哈哈哈……如果你扳不倒她,那么你一辈子都别想出头。”

    龙痞一言击中督露要害,督露心头暗自一怔。她觉得龙痞说的话句句在理,目前看来,自己面前的绊脚石除了这个女人之外就再无第二个。

    督露咬着嘴唇琢磨一会儿,便是朝他点点头。鹿城分公司遭到毁灭性破坏,督露身为分管此地的执行总裁的督露短时间内还不能离开这里。她要督促总部拨款对这里进行灾后重建。当然拨款的并不是总部而是欧阳剑枭个人。

    这次事件涉及到他的老婆刘滴滴,所以说欧阳剑枭不敢声张唯恐遭到老爹责罚。这事儿被他强行压下,总部那边竟然瞒的滴水不漏。

    虽是这样,他却永远都忘不了这次事件带给自己的奇耻大辱。本不经常回家的他突然间带着私人镖团于一个深夜潜回家中。

    “老公你回来了?”

    “滚!”

    “老公你因何生气呀?”

    “啪……”

    刘滴滴捂着半边脸大气不敢出一口,跑到外边才委屈地哭了出来。“呜呜呜,欧阳剑枭你不是人,是牲口。”

    欧阳剑枭跟了出来,满脸厌恶地瞪着她。

    “呱唧……嘭……”

    一脚踹过去,刘滴滴的身体飞起来,直接砸倒两个仆人。欧阳大公子自从结婚后已经好久都不打人了。谁知道没过几个月呢,这臭毛病又犯了。

    他紧走几步跟了上去,呱唧呱唧又是一阵爆踹。刘滴滴被他踹得满地打滚,甚至满脸都在窜血。

    “老公你不是人,为啥这般狠毒呜呜!”

    “不是俺狠毒,是你丫的太狠毒!人家龙痞在鹿城干的好好的,究竟是招你了还是惹你啦?你特娘的凭啥指使公司镖团过去搞事儿?”

    “老公你听俺说,俺怀疑那个龙痞就是懒龙,呜呜!”

    “滚犊子,别拿懒龙吓唬劳资行不行?那家伙已经死了半年多啦,就连尸骨都被人给火化啦哈哈……哦哦哦对了对了,俺这里还有一件事情自从算账呢!”

    欧阳剑枭一脸阴沉,从包里拿出一张复印件来。“你个蠢货二百五,睁开眼睛看看这个是啥玩意儿?”复印件飘落刘滴滴面前,那女人瞪着眼睛,上去便是捉在手中。

    “嘶,这不是懒龙的笔迹吗?俺的天,是遗嘱!”刘滴滴浑身哆嗦了一下,急忙擦亮眼睛看个究竟。

    看完之后她突然疯了一般就把那张复印件撕得粉碎:“懒龙在胡说八道,他的财产根本没在俺手上,他这明显就是在坑俺呀。呜呜呜!”

    “别扯没用的好不好?人家遗嘱上写的清清楚楚,说是所有财产都在你的柜子里锁着呢。这些钱你可以不给俺花,但是你总不能连陈奇楠那份也独吞了吧?人家手上可是掌握着咱家的犯罪证据。万一那小娘们被你逼急了把你给告发了的话。嘿嘿,到时候你爹你娘还有你,你家三口人全都的判死刑。”

    “胡说,俺没杀人,俺只是个帮凶而已,真正的杀人犯是你。哈哈哈!”刘滴滴狂笑,气的欧阳剑枭火冒三丈。

    “原来你这娘们这么阴损,竟然连劳资都想算计,别忘了劳资可是你的亲老公!你这样干是很缺德的哇哇哇!”

    “无所谓了,反正你让俺死俺不得不死!但是俺死也不能白死,俺要拉几个垫背的!”刘滴滴一脸阴险,牙齿咬得咯吱作响。

    欧阳剑枭被她的嚣张气焰吓得不轻。“你错了老婆,那天在你家指挥杀人灭口的人不是俺,他是劳资的一个替身。这件事情都是你爹你娘出的馊主意,与俺没啥太大关系。如果你想把事情搞大的话,你爹你娘还有你,你们一家三口都得死!哈哈哈。”

    “你这个卑鄙的小人,俺要杀了你……”刘滴滴扑向欧阳剑枭,却被他一脚踢飞。刘滴滴满地翻滚着在地上挣扎,好久都没爬起来。

    欧阳剑枭冷眼旁观,这个家伙出身豪门阅女无数,突然间察觉到刘滴滴的脖颈处隐隐约约浮现一道人工植痕。

    欧阳剑枭一脸的疑惑,他抬腿朝她靠近几步:“俺来问你,你丫从前是不是整过容啊?”

    “那当然了,不整容俺能跟你结婚吗?哈哈哈。”刘滴滴满嘴鲜血,笑起来非常的恐怖。

    “可是俺听说你是模范营子一枝花,为啥要整容呢?”

    “俺根本不是刘滴滴,俺是刘微微……你以为刘滴滴那么愚蠢,能跟你这白痴结婚吗?哈哈哈,你特码的太可笑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