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山村小神农 > 第0477章 村里有个小卖部
    王丛贤拿着书信看了半天,她的脑袋突然炸开:“哎吆我去天地良心啊,俺真没拿他的遗产啊呜呜!”

    刘微微不信邪,上去就把王丛贤的袄领子耗住:“俺可跟你说清楚了,本来那一千亿的遗产对俺并没多大吸引力,如果在你手里俺也认了。毕竟你丫对俺有着一年半载的养育之恩。但是如果你敢拿这钱去帮刘滴滴的话,那么俺就绝不答应!”

    刘微微呲牙冷笑,奋力就把王丛贤推到座位上。

    王丛贤吓得小脸蜡黄,再也不敢说三道四。劳斯莱斯重新起步,身后卷起一片雪雾。

    两个外国人裹着厚厚的尼子大衣躲在大石碑底下避风。突如其来的一场飓风把那高山积雪卷来许多,刘滴滴从地上爬起来,跌跌撞撞跑了几步又被朔风掀翻。

    “这闺女太可怜了,要不然咱们别要钱了,你看可好吗乔治专家?”女专家一脸的同情,不顾一切地冲进风雪中!

    “不行不行你丫这话说的太天真了宝贝,那可是一千亿国际币,是俺俩人从今以后赖以生存的生活费。工作丢失了,钱也没捞到,难不成我们要在这里喝西北风吗?”

    乔治专家倚在石碑上闭目养神。等他睁开眼睛,却看到两个女人都在风月中挣扎。

    “孩子你丫在这个地方还有没有其他亲人啦?”女专家好容易扶起刘滴滴,呛着北风大声问道。

    “俺……俺的村庄搬迁了,俺的爹娘又都在城里边,呜呜呜,俺真的是举目无亲了米兔专家!”

    刘滴滴身体虚弱,被米兔专家搀扶到石碑下边躲避风雪。乔治专家斜眼瞥着两个女人,很是无奈地椅着脑袋。三个人偎在一处足足躲了一个多小时,那场风雪才稍有减缓。

    “唉,遇上你真倒霉,早知道这样的话,劳资说啥也不到这兔子不拉屎的地方出诊。”乔治捂着快被北风割掉的耳朵,咬牙切齿地瞪着刘滴滴。

    “乔治大叔对不起了,都是俺不好,呜呜呜……”刘滴滴抽抽搭搭哭的凄惨,身子骨如同风中柳条一样孱弱摇摆。米兔专家面露同情,直接把她拥在怀里。

    “放心吧闺女,这钱俺不急着要。你还这么年轻,一定要开开心心的活下来。”

    听了米兔的话刘滴滴心头一热,就在这时候,她的手机突然嘟嘟传来几声提示音。

    原来是那人添加了她的微信。

    “你好,请问你是谁呀?差啥加俺的微信?”龙痞发信息问道。

    “俺是模范营子村民,你丫能不能让俺回家?”刘滴滴回复道。

    “进村可以,可是俺要知道你是谁?”

    “俺是一个小寡妇,俺要回家给俺丈夫扫墓,麻烦你让俺进去吧!”

    见到这个信息后龙痞心情不太好受。看来这个家庭也够悲惨的了。他没好意思继续追问下去,直接就把小角延伸过去:“看到那个水泥管道没有?你丫钻进管道后,自然就能进村了。”

    刘滴滴抬眼一看,果然看到一节水泥管道朝着他们轱辘过来。

    “呵呵呵,快呀,快点进来!”刘滴滴欣喜若狂,顾不得解释什么自己首先进入其中。

    两个专家也跟着钻了进去。没用几秒钟,他们脚下突然一动,如同时光穿梭一般,他们很快来到久违了的暗河流域。

    “啊?俺的黄天,这不是俺的暗河吗?”看到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繁华小城市,刘滴滴又惊又喜,抱住路边的一棵绿树便是痛哭不止。

    确实回到暗河了,然而暗河却是别人的天下。她带着两个专家回到自家老宅,发现那里已经被人多次洗劫。凡是值钱的东西全都没了,只剩几间空空荡荡的空房壳子坐落在绿荫深处。

    这里还是夏季的气候,他们的棉服全都失去了用处。刘滴滴在家里翻腾了好久,才找到一些几年前自己穿旧不要的衣服。好在那些衣服虽然过时了,浆洗一下还可以凑乎着穿。

    刘滴滴用了一个下午的时间把老宅收拾干净,又给两位专家做了一餐简单的饭菜。

    吃过饭后两个专家到村里溜达,刘滴滴营养不良血糖太低,躺倒床上就睡了过去。

    两个专家溜溜达达,不知不觉间,竟然发现村子中间有个小卖店。

    “俺的黄天,这里竟然还有卖东西的,这几天车马劳顿,可把劳资馋毁了!”乔治先生一脸的激动,摸出一把钞票便是钻到超市里边。

    “有人吗?俺要买东西。”乔治呼喊道。

    “还有俺,俺也买东西……”米兔专家也激动地跟着呼喊。

    两年来,龙痞第一次在梦中跟刘滴滴相会。俩人高兴的正在热泪盈眶诉说离别之苦的时候,突然被人搅了美梦。龙痞抬起头,满脸怨恨地瞪着那俩奇装异服的外国人。

    “呔……你们是打哪里来的?干啥搅了俺的美梦?”龙痞痛苦地抱着脑袋,真恨不得把这俩人碎尸万段。

    “卧槽你丫干啥这般凶狠啊?俺可是你的上帝,俺是过来买东西的。俺要买火腿肠,还有大面包……”乔治不太喜欢这个人的态度。再加之此人面庞有着无数利刃割痕,一看就是个无恶不作的狠茬子。

    “俺也要买火腿肠,俺还想买猪头肉……”米兔见到很多好吃的东西,她的心情立刻大悦。

    “想要买啥自己拿吧,不要搭理劳资好不好!”龙痞不耐烦地瞪着他们,而后蒙头重又倒下。

    “可是老板俺们不知道价格呀,你丫这也没有价码呀?”米兔划拉了一大堆食物,一脸认真地过来算账。

    “俺的梦呢,俺的梦哪去啦,呜呜呜!”躺了半天再也无法睡着,龙痞气的翻身坐起来。他抓起矿泉水咕咚咕咚喝了几口:“大姐俺求你了哈,这些货物不要钱了你丫喜欢拿多少就拿多少吧可不可以?”

    “真的假的呀?你丫今天没发烧吧?”

    “你丫不会是跟俺们玩套路吧?这时候说是免费的,但等劳资大包小包的拎着东西走出去,你丫再打电话喊人讹诈我等是不是这个道理啊?”乔治专家见识颇多,毫不留情地揭穿道。

    听了这话米兔吓得一激灵。“俺的上帝,这里的人好生可怕!”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气的龙痞拔地而起。

    “我去……你们两个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劳资真是服你们了。算了算了,你们今天尽管拿吧,劳资倘若坑害你们就特娘的不得好死!”

    说罢懒龙拂袖离开,屋里只剩一男一女两个外国人。

    “嘶……什么情况?”望着龙痞远去的背影,米兔心中一阵疑惑。

    “管他啥情况呢,麻溜的拿东西吧。刘滴滴家里穷嗖嗖的,不想喝西北风的话就往死里拿,能拿多少就拿多少听见没有!”俩人边说话边挑东西。不多时便是装了一麻袋。

    “那啥老乔治你先往家里运,俺留下来再选一些!”米兔激动道。

    乔治先生哈腰扛起一麻袋货物,步履踉跄地循着原路往回返。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