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山村小神农 > 第0490章 狮子
    龙痞摸出明晃晃的战匕,回身就朝张权他们扑去。那帮家伙吓得够呛,呜嗷喊叫着便是四下奔窜。

    吓跑了众人后,龙痞情绪低落,他来到那株大柳树下,果然发现一间简陋的屋舍。屋舍低矮破旧,屋檐被雨水穿透了多处。置身室内可以看到天空,一轮红日映在头顶。

    龙痞坐在一张床板上,而后就把衣服扯开。一蓬蹙黑的胸毛被日光染的金黄,彰显出他的阳刚与健康。

    “君君你丫等俺一下,俺马上就到。”言罢龙痞握紧了战匕,朝着胸口恶狠狠地扎了下去。

    “噗嗤噗嗤噗嗤……”

    一连数刀过后,他的身躯砰然倒塌,砸烂了太平间的一溜板床。

    “吱吱吱……吱”似乎是惊扰了许多老鼠,有微风从山洞外边吹进来,两只树猴精神抖擞。树猴还是原来那般大小,但是它们的胆量却比先前超越许多。

    两个小家伙抬着一具尸体,摇椅晃进入神仙洞内。

    ……

    第二天佛晓,鸡鸣头遍的时候,模范营子村中心的刘滴滴超市内亮起了灯光。一个身子翻转了半天,把那板床碾压的吱嘎作响。

    刘滴滴的小胳膊露在外头,玉藕一样通透。她的脸颊通红,尚未完全打开的眸孔溢散着睿智的锋芒。今天是青峰镇大集,她要去收购桃核。

    时间已然回到了两年前,龙角世界随着宿主的死亡而土崩瓦解。模范营子依然还是过去那种传统模式,男人们在田氏矿业做工,女人们则是在家拾掇庄稼伺候老人和孩子。

    一头青黑色的大叫驴,以它不紧不慢的步伐,边走边是探头望向农家院墙里的绿色植物。黑子仿佛刚从睡梦中醒来似得,肥大的体格,油亮的毛发,四个蹄瓣能有碗口大小,踏得石板路火星四溅。

    它的身后紧跟着一个挑着水桶的年轻人。

    “嘚嘚嘚……”年轻人走快几步赶到黑子的前头,他探爪过去捉宗子的缰绳,而后阔步朝着村外走去。

    杀羊沟谷一片云雾,错综复杂的地形地貌,加之狼虫虎豹的频繁出没,使得这里变成了人类禁区。

    大喇叭里传来一阵急促的聒噪声,吓得一群乌鸦窜上了天空:“村民们注意啦,村民们注意啦,最近几天山里边有流星陨落,杀羊沟的野兽都被惊动出来了。那些野兽见啥吃啥无恶不作,提醒广大村民们不要进山,淘金的和采蘑菇的都不要去了……如果有谁不听劝告妄自行动者,一切后果由他自己负责……”

    懒龙笑嘻嘻地扬脖看着那个大喇叭,随手就从路边砖垛上抻出一块板砖来。“嗖……”砖头子飞过去,啪嚓一声冒了一股青烟,大喇叭立刻变成废铁。

    超市的门被人推开,一张桃花一样灿烂的小脸蛋被那晨光掩映的通红。刘滴滴穿着花裤衩,披着夹克衫,顶着一头乱蓬蓬的自然卷,急慌慌地朝着屋后厕所里跑。

    突然间,她见到茅楼的门口趴着一只庞然大物。那玩意儿是只狮子,并且还是雄性的。它好像刚刚吃了一个人,牙齿间还有血迹和衣裳的碎布片。吃饱的野兽也很淡定,并没因为小姑娘的到来而感到恐慌。

    刘滴滴吓尿了裤子,顾不得呼喊转身就往外跑。然而那只雄狮扑棱一声就从地上站立起来。这家伙绝对是只荒古巨兽,它的身高能有一米四,体长达到两米五左右。健硕的腰身,阔大的血口……

    刘滴滴腿脚利索很快跑出后院,她的身后飘来一股血腥气息。疾风把她一头的乱发抿向一边,慌乱中她的夹克衫脱落,整个人花裤衩红罩杯,前凸后翘的小体格,疯了一样朝着街上跑去。

    身后传来呜呜的风声,并且夹杂着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沉闷怒吼。

    “啊……救命啊……快来人啊……”刘滴滴被那野兽的咆哮声吓得魂飞魄散,她喊了一嗓子扑腾就被石头绊倒。

    就在此时那头举巨兽已然赶到。它扑棱扑棱抖落满身的炉灰渣子,呜嗷一口就朝刘滴滴的小腿咬去!

    一个水桶哗啷一声飞过来正好落在狮子脚下。巨大的金属噪音把那畜生吓得一激灵。紧接着第二只水桶也从天上飞了下来,哗啷一声击中了狮子的大脑袋。

    狮子被两只水桶吓破了胆子,它一溜烟的就从墙根底下逃向村外。刘滴滴被懒龙抱起来,一边叫魂一边按压她的人中。不久后她从昏厥中醒来,一脸茫然地看着懒龙。

    “狮子呢?狮子呢?”刘滴滴小脸蜡黄,边是惊呼边是泪眼朦胧。

    “嘿嘿,狮子被俺打跑啦,你丫现在安全啦不用害怕了听到没有?”懒龙抱着她往超市里走,这时候黑子却不见了踪影。

    “你自己歇着吧哈,俺还有事儿先走了。”懒龙惦记着黑子,把刘滴滴放在床上转身就要离开。刘滴滴小脸紧张,情不自禁的又朝屋后看了一眼。

    “懒蛋你回来,俺害怕……”刘滴滴小声嘟囔道。懒龙没搭理她,心想劳资救你一命已经够意思了,难不成还要陪你在这卖货吗?我呸呸呸……昨天下晚还跟劳资上门讨债呢,说什么月末不还账就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现在反而有求于俺了,没门!

    懒龙阔步朝着村外走去,身后传来刘滴滴的啼哭声。

    这一天杀羊沟里静悄悄的,并不像大喇叭中说的那么邪乎。扛了一上午的金砂,中午也没回家。因为他是光棍一个人,回家也是白回家,家中连个做饭的人都没有。

    中午在山里寻了几个野果子充了饥,稍事休息后就从树荫底下走出来。时值盛夏,烈日当头,持续的高温天气让的草木有些打蔫。他热的难受,就脱了裤子跳进水潭中洗澡。

    洗澡的目的并不是为了清洁身体,而是为了解暑降温。

    从水潭中冒出来,湿乎乎的身体被风一吹,竟是舒爽的让人喊娘。

    累死累活又忙碌了一个下午,除了掌心留下四五个大血泡外,竟然没有一点收获。他毫不灰心,继续把那金洞里边的毛石往外运。

    眼看着太阳落山,峡谷深处传来此起彼伏的兽吼声。黑子把肚子吃的滚瓜溜圆,突突打着喷嚏来在金洞外边等着主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