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山村小神农 > 第0491章 享受生活
    懒龙和黑子到家后已经天黑,村子里边亮起了灯光,并且飘来饭菜的香味。

    关严了大门,把黑子撒在院子里自由活动,懒龙就抱柴禾准备烧火做饭。然而他的烟囱刚刚冒起了浓烟,大门就被一个女人推开。

    刘滴滴蹑手蹑脚的沿着墙根走来,她的胆子有些小,边走边是四下打望。但她的脚步却很执着,扑腾扑腾充满了力量。

    “懒蛋……”刘滴滴甜甜地喊了一嗓子。懒龙从烟熏火燎的灶台前跑出来,揉着被烟火呛红的眼睛,半天才从黑暗中把她认出。

    “你又来啦?我擦……俺还没筹到钱呢!不是说好下月吗?”懒龙知道刘滴滴又来讨债,立刻便是心烦意乱。

    “懒蛋哥你丫别着急哈,俺这次可不是跟你讨债的,俺是上门感谢你的哩。”刘滴滴手里拎着两条都宝和两棒啤酒,还有一小条猪肉肥膘,正在笑眯眯地看着他。

    “今天早上如果不是你救俺,俺可能要被那野牲口给糟践啦。”刘滴滴小脸通红,很是感激地说道。

    “哦原来是这样啊?嘿嘿嘿你丫想多了,救你性命的不是俺,而是俺的良心。你丫把东西拿回去吧,俺懒龙虽然穷,但是穷的洒脱穷的体面,这叫廉者不受嗟来之食。”

    说着他转身进屋继续干活,掐起一抱柴草就往灶塘里塞。屋子里浓烟滚滚,站在门口的刘滴滴被呛得直咳嗽。

    刘滴滴见他粗手大脚根本不会做饭,急忙放下手中的东西,脱了外套挂在晾衣绳上。“一边呆着去吧,俺来帮你做饭。”她笑眯眯地挤过来,一膀子就把懒龙抗了个腚墩。

    “俺不用你操心,这个家是俺的,谁说俺不会做饭啦?”懒龙一脸嫌弃地上去推她,朦胧中大手随意那么一划拉,突然触电一般缩了回来。

    他摸到了刘滴滴的胸脯,那里鼓鼓囊囊手感良好,一股电流传遍全身。懒龙惊的眼睛发直,又被刘滴滴推了个趔趄。

    “赶紧走开嘛,别在这里碍手碍脚的G呵”刘滴滴娇嗔道。

    没办法懒龙只好躲到外边抽烟。两根都宝抽完,他闻到一股葱花炝锅的香味。

    这顿饭很是简单,却是懒龙有生以来吃的最香的一次。刘滴滴给他煮了一锅挂面条,又炒了几个柴鸡蛋。俩人面对面坐在饭桌前,小炕被柴禾烧的滚烫,刘滴滴小脸通红,阵阵体香溢散出来。

    懒龙边吃边是盯着她发呆。这个臭丫头乃是本村的第一村花,又是第一村霸。在这个村子没人敢招惹她,除了他懒龙之外!

    懒龙一口气吞了三碗面条,又把盘子里的鸡蛋打扫干净。他已经一天没正经吃东西,突然见到这么好吃的饭菜,不撑破肚皮就对不起自己的良心。

    吃饱喝足后懒龙就下地收拾碗筷,结果又被刘滴滴给抢先了。“懒蛋哥,你的砂金淘的有进展吗?据我所知那种东西靠的是运气和力气,没有任何发展空间。不如你跟俺合伙做生意吧,俺每月开你两千块,你看这样行不行?”

    刘滴滴手脚麻利,不多时就把碗筷收拾干净。她没有回家,坐在懒龙的炕沿边上,很是紧张地跟他谈判。她知道这个家伙性格古板脾气倔强,认准了的事情十头叫驴都拉不回来。

    他为人忠厚心地善良,同时又是她的救命恩人。所以说略有商业头脑的刘滴滴很想拉他一把。

    懒龙不想听她跟自己讲大道理,也不想跟着一个丫头片子屁后混生活。但是那颇具吸引力的两千块钱却是让他有些动心。

    按照目前的市场行情,两千块可以买十克砂金。而他辛辛苦苦努力一年充其量也就收获三五十克,一年到头连一万块的纯收入都没有。而如果跟着她混的话,每月两千块,一个整年下来就是两万四……卧槽尼玛,好大一笔巨款呀!

    懒龙心情激动,心尖都在忽闪忽闪的颤动。然而碍于面子,他却是不好意思流露出来。

    “谢谢你的好意刘滴滴,可是俺这个人粗手笨脚的没干过细致活,恐怕不适合做生意……”

    “不会做没关系哈,俺可以手把手的教你啊!嘻嘻,就这么说定了,打明起不许再去杀羊沟了听到没有?”刘滴滴小脸通红,肥炸炸的小胸脯充满了玄机。

    第二天早上刘滴滴过来喊懒龙吃饭。两个人来到刘家大院,餐厅里摆着四副碗筷。桌子上放着一大盆小米稀粥,还有一笸箩白面馍馍。

    “哎呀懒蛋来啦?呵呵呵快坐下吃饭吧,吃了饭帮你叔把猪圈清理出来……还有厕所的大粪也该淘了!”王丛贤皮笑肉不笑,拿起饭碗就给懒龙盛粥。

    “娘你别乱安排工作。懒蛋哥是俺的员工,他要跟俺学做生意,那些粗活就留给俺爹干吧!”刘滴滴接过粥碗递给懒龙,又给他夹了几块猪头肉。

    “没事儿的滴滴,俺身体强壮干惯了体力活。不就是一个猪圈和一个厕所吗?俺今晚熬点夜,用不了几个小时就能拾掇出来。”

    刘家人见他为人实在又肯吃苦,便是对他有些好感。

    懒龙接二连三啃了五六个大馍馍,又喝了三碗稀粥灌缝。吃饱喝足后他跟刘滴滴去乡下收桃核,顺便也收些五谷杂粮。

    俩人出门后王丛贤两口子就把大门关严。

    “老刘你看这小子多能吃啊?这样下去咱家还不得被他给吃穷了吗?”一笸箩馍馍剩下不到三五个,王丛贤心疼的难受。

    “唉呀你这娘们真是妇人之见,你难道没听说有句话叫身大力不亏吗?他能吃就证明身体好有力量,咱家活计有的是,以后让他多干一些不就扯平了吗?”

    刘屠夫坐在炕沿上抽烟,边抽边是数落着老婆。

    王丛贤听了这话寻思半天,突然便是噗嗤一乐:“这小子的体格确实不错,五大三粗牛犊子一样壮实,将来要是给咱当姑爷说不定也行呢!”

    “你别扯淡,他丫的穷的叮当响,哪能当咱家的姑爷?俺的闺女长得俊俏又会做生意,将来必须找个高富帅。”刘屠夫一脸的鄙夷,叼着烟卷就去炕头躺下。

    “哎呀你这人怎么吃饱了就躺下啦?不是还有一大堆活计没干吗?”

    “那些活计留给长工去干吧,打今天起劳资就是刘家老太爷,俺要安度晚年享受生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