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山村小神农 > 第0492章 放人
    刘滴滴带着懒龙到邻村去收土特产。刘滴滴驾驶着皮卡车,懒龙坐在后边车厢里。本来刘滴滴想让他坐在驾驶室里,可是懒龙说啥也不同意。说什么孤男寡女坐的太近让人笑话,距离远些才越体面。

    车子开的飞快,很快掠过一片农田,最后进入大山脚下一个村庄内。这个村庄名叫小王庄,乃是刘滴滴的姥姥家。因为这里有许多亲属住着,所以说刘滴滴轻而易举都不来这里。如果不是这批货物被客户催的急,她早就带着懒龙去其他地方了。

    小王庄是这十里八村距离大山最近的村子,这里的人们勤劳肯干,储存的山货要比其他村子多出许多倍。来在村口皮卡车放慢了速度,并把车载大喇叭拧开。

    “收桃核收杏核,五谷杂粮全都收!收桃核收杏核,五谷杂粮全都收!”

    大喇叭声音很大,播放出来整个村庄都能听到。

    在这穷乡僻壤的地方,能够见到一辆汽车已是媳事儿。刘滴滴的小皮卡才买不久,浑身上下喷涂着白色油漆,停在村子当中非常的吸人眼球。

    不多时皮卡车前聚拢了好多人。

    “桃核咋收呀大婶子?”一个青年男子耷拉着膀子,头不抬眼不睁地问道。

    “啥?你丫是不是瞎眼啦?这里有你的大婶子吗?”刘滴滴本来心情不错,刚刚套上一件土灰色的围裙准备干活,却被这人给气了个半死。

    “嗯哼?”听到有人骂自己,青年男子眼珠一瞪,上去就把刘滴滴的袄领子耗住:“悬狸精还要不要脸了?在俺的地盘上做买卖还敢跟俺骂骂咧咧的对着干,是不是想让俺把你架到炕头上好好拾掇拾掇你丫才肯老实呢?”

    这家伙身高能有一米八零,瘦瘦的身材略有一点水蛇腰。但是毕竟是个山里孩子,骨子里有着一股蛮荒不羁的野性味儿。他略一用力就把刘滴滴给拎到自己眼皮底下。

    那家伙名叫王世龙,是个刚出校门待业在家的小青年。他笑嘻嘻地盯着刘滴滴,见她生的白皮嫩肉非常的美观,不由便是兽血沸腾。

    “你……你放开俺,不然俺就杀了你!”刘滴滴乃是模范营子第一女村霸,岂能受得了这个窝囊气?她目光冰冷,咬牙切齿地盯着他,丝毫没有一点怯意。

    小青年见她人美脾气爆,小胸脯子随着气息的急促而毫无顾忌地起伏着。他呲牙一乐,眉头横过一股霸气:“小妮子太漂亮了哈,要不这样吧,俺给你十块钱,跟俺回去躺上一觉你看如何?”

    这话一出刘滴滴气的七窍生烟,她不顾一切地挣扎着。怎奈王世龙的力气比她大出许多,无论她怎么挣扎都无济于事。

    情急之下刘滴滴突然向上一蹿,一个高蹦起来就用脑门撞上了王世龙的大鼻子。

    “啊呀呀……”王世龙痛的惨叫一声,放开刘滴滴就去捂自己喷血的鼻子。趁此机会刘滴滴小脸阴沉,顺手就从车厢里抄起一把加力杆。

    “啪……”加力杆砸中对方的后背,王世龙洁白的体恤衫立刻就被砸出一道青紫的印迹。

    这丫头心狠手辣是当地出了名的,要不然怎能被村民们冠以模范营子第一女村霸的光荣称号呢?她抡起加力杆一顿暗无天日的狂抽,直把王世龙打的浑身是伤抱着脑袋就蹽。

    身边围拢了许多人,很多都是王世龙的本家亲戚。面对这个满脸杀气的小姑娘欺负本村酗子,淳朴的农家人们心里全都憋着一口怒气。

    人们自发的就把皮卡车团团围住。当时现场能有五六十号,远处还有人朝这边赶来。

    “收桃核收杏核,五谷杂粮全都收!”大喇叭还在吆喝着,一个大汉窜上来,不由分说抡起镐把就把那会说话的铁筒子砸的稀巴烂。

    “卧槽尼玛,你丫这是干啥?”懒龙当时还没下车,正在迷糊着眼睛听那喇叭里传来的女人声音。他被那大汉吓得一激灵,赶忙闪身躲到一边。

    大汉砸了喇叭又去砸车,阔大的上身绷紧着胸肌。“住手!”懒龙一声大喝,慢腾腾地就从车上跳下来。

    这个声音如同闷雷,大汉的镐把停在半空。“嘿嘿嘿,这个吊毛你丫这是干啥呀?俺们可是没人招惹你吧?你丫差啥动手砸东西?”懒龙笑嘻嘻地瞅着他,探爪过去直接摁住他的胳膊。

    那大汉乃是王世龙的亲叔叔,刚才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亲侄子被人家一个小姑娘给收拾了心头老大的不舒服。但是身为一个长辈人又不好意思去打人家小姑娘,他气的没招儿,这才抡起镐把乱砸一通。

    “你眼瞎吗?没看到俺侄子被她打坏了吗?一句话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拿出五万块钱啥事儿没有,如果拿不出五万块钱,那就把车和人统统留下。”

    大汉眼睛一斜楞,身边立刻涌来几个半大小子。这些人都是王世龙的帮手,他们不由分说上来就把刘滴滴摁住,有人掏出绳子企图把刘滴滴捆住。

    刘滴滴这时候再想挣扎已经不行了,那些人可都是五大三粗的庄稼娃子,任何一个人站出来都能比她高出一头加之人家人多势众,她根本不是人家的对手。

    刘滴滴急得小脸通红,双手被人控制,想要掏手机搬救兵都来不及了。因为这个村子是她姥姥家,她娘王丛贤就是从这个村子嫁出去的。她娘年轻时就是出了名的母夜叉,曾经因为一个桔子把人家酗子的肋骨踢折了两根。

    刘滴滴知道今天是大水冲了龙王庙,因为她知道小王庄里凡是姓王的人都是本家。她刚才就想提起这个话茬,但是因为性格的倔强与蛮横,她硬是没有说出来。

    事情瞬间变得有些糟糕,懒龙不能继续袖手旁观。“把人放了行不行?咱们十里八村的住着有话好商量……”

    “我呸,你们是哪营子的?俺家侄子挨揍的时候你咋不出面调节一下?”那个大汉怒声质问道。

    “嘿嘿嘿,俺是模范营子的,俺就是那个好事儿不做坏事儿做绝人称青面阎罗的大懒龙!”

    这话一出全场立刻鸦雀无声。

    “你?你丫真是大懒龙?”那汉子一脸的惊异,青紫的腮肌突突怒抖着,心情明显不太平静。

    “那还有错吗?不信的话俺可是带着身份证来的。”说罢懒龙就从兜里掏出一张身份证给他看。

    那汉子瞪着眼睛,努力地盯着那张卡片看了半晌,他突然噗嗤一声泄了气,镐把咣啷扔到地上。

    “算了算了,放人。”大汉咧咧嘴,心有余悸地推开懒龙的大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