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山村小神农 > 第0498章 进山
    第二天懒龙起的很早,到自家河滩地里掰了几根老玉米煮在锅里。一小时后玉米棒子出锅,虽然吃起来有点老,但终究是纯天然的绿色食品。

    他啃了一肚子玉米粒子,又给黑子添了些草料。看看时候不早了,这才来到刘滴滴家。

    “懒蛋赶快洗手吃饭,一会儿俺俩要去更远的地方收粮食。”刘滴滴小脸通红,乐颠颠地跑过来。

    “你去吃吧,俺在家里吃过了。”懒龙拿起抹布就去擦车。

    “你这人怎么这样?不是说好的到俺家吃饭吗?说,一个人在家吃的啥呀?”刘滴滴嘟着嘴巴,很是关心地问道。

    “俺吃的玉米棒子,俺家河滩地里的新鲜货,香着哩!”懒龙呲牙一乐,但立刻又收敛了笑容。

    王丛贤从外边长跑回来,手里拎着一只被大牲口咬伤的野兔子。

    “哎呀妈呀,这只兔子咋的啦?”看到那兔子鲜血淋漓煞是可怜,刘滴滴吓得小脸蜡黄。

    “被狐狸给咬坏了,一会儿让你爹收拾干净,下晚娘给你汆丸子吃!”王丛贤颇有成就感地把那兔子扔进铁丝笼子,咣啷就把笼门关上。

    那兔子身受重伤在笼子里上蹿下跳,灰蓬蓬的皮毛沾满了鲜血。刘滴滴和懒龙俩人蹲在边上看,刘滴滴心地善良,她的眼里滚出泪珠。

    “这只兔兔太可怜了,它怀了兔宝宝,俺不想吃它的肉,俺想让它活下来。”

    “傻闺女你丫是不是没睡醒啊?这玩意儿可是野生动物,放在家里根本养不活,它会郁闷而死的。再者说了它被狐狸祸害成这样,弄不好一会儿就得死掉!”

    刘屠夫搭茬说道。

    刘滴滴听了这话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流。懒龙四下看了看,发现刘家墙外的菜园子很大,里边绿油油种植着各种各样的新鲜蔬菜。

    并且菜园子边上堆积着好多玉米秸秆,很适合饲养兔子。于是他就推了推刘滴滴,小声对她说道:“滴滴不哭了好吗?俺有办法让它活下来。”

    “真的吗懒蛋?你要是有办法让它活下来,俺就给你加一百元工资!”

    “俺不要你加工资,不过俺真的有个办法救活它。但是呢,你要给俺找些消炎止痛的药物才行。”

    刘滴滴小脸通红,扭头进屋去找药。不多时她从屋里跑出来,把一瓶消炎杀菌片递给懒龙。

    懒龙把药片碾碎成粉末,很是小心地敷到母兔伤口上。“它的伤口太大了,光靠着自然愈合是不行的。俺要给它做缝合手术。”

    其实懒龙对这只半死不活的兔子也没啥把握。它究竟能不能活过来,能不能顺利的把宝宝产下,这些都不好说。但是他还是想试一试,毕竟这是一条生命,不久后又会是几条生命。

    刘滴滴跑回屋子取了针线出来。懒龙一脸的认真,一点一点把那伤口用线绳缝合。

    处理完毕后懒龙就把那只兔子放到刘家菜园子里。大兔子一蹦一蹦地钻进柴禾垛,以后再也没见它出来过。

    是死是活凭天由命吧,反正劳资已经尽力了。懒龙把满手的血迹洗的干净,俩人收拾东西正要上车,刘滴滴的电话突然响了。

    不知是谁打来了电话,反正刘滴滴高兴的都快蹦到天上。三口人全都跑回屋子,只把懒龙一个人留在院子里。

    过了十来分钟,王丛贤满面红光地走出房间:“懒蛋你丫先回去吧,俺家一会儿有贵客临门,今天给你放天假。”

    “好吧大娘,那俺先回去了,要是有事儿要俺帮忙的话就过去叫俺一声!”懒龙离开刘家,毫无目的沿街而行。

    还没走到自己家门口,就见一辆黑色小轿车从公路上拐进村子。这辆小车噶新噶新的,就跟村长田大胖子那个差不多。

    小轿车一溜烟地来到村子中央。“你好,请问刘滴滴家住在哪条街?”小车停在懒龙身边,随着车门的打开,一个浑身洋装英俊潇洒的年轻酗出现在眼前。

    “你找哪个刘滴滴?”懒龙一脸懵逼,莫名其妙的就跟人家玩起了套路。

    “你们这里不止一个刘滴滴吗?”酗俊朗的五官稍有疑惑,但那规矩的笑容还是让他很具风度。

    “俺们村里总共有三个刘滴滴,一个是开超市的,一个是倒腾五谷杂粮的,还有一个是卖猪肉的。不知道你要找哪一个?”

    “这……”那酗略有沉思地看看手机:“俺认识那个人家里的确开着超市,不过她也是倒腾五谷杂粮的……并且,并且她老爸好像也会杀猪卖肉……”酗被他弄得五迷三道,吱唔半天也没说明白到底找谁。那副形象非常的逗比。

    懒龙笑嘻嘻地打量着他:“你是刘滴滴的啥人呀?看样子你丫是个富二代吧?”

    “嗯嗯你的眼光太犀利了哥们,俺的确是个富二代。俺爹是青峰镇的大老板邹光,俺叫邹强,俺跟刘滴滴是高中同学。”

    “仅仅是同学那么简单吗?你俩之间就没有点其他内容?”

    “嘿嘿嘿不瞒你说,俺跟刘滴滴正在谈对象,今天第一次上门,你丫能不能给俺带下路?”那人说着就把一包软中华塞到懒龙手上。

    “麻烦你了哥们,辛苦一下好不好呢?”邹强急切地说。

    “那好吧,看在这包香烟的份上,俺就给你指点一下。其实呢俺们这里只有一个刘滴滴,俺刚才是跟你开玩笑来着,嘿嘿嘿。”

    ……

    这天中午刘家人大摆宴席,懒龙在家白白浪费了一上午时间。午饭没有着落,懒龙就到香豆嫂的菜园子里拔了几根大萝卜。

    白萝卜洗干净切成片,再把过年时剩下的一条腊肉切成丁,用葱花姜丝呛了锅,而后再把玉米糊糊撒到锅里面,熬了一盆萝卜粥。

    懒龙趁着热乎劲儿喝了一盆粥,因为美味又把那铝合金的盆子底舔得干净。吃饱喝足后他舍不得睡觉,拿起镰刀就到杀羊沟里溜达。

    在他看来,人吃饭就是为了增长力气,有了力气就不能白白浪费掉。他要用这身蛮力去赚取财富,哪管是十块八块,对他这个穷光蛋来说也很重要。

    杀羊沟是他唯一的生财之道,也是每天让他头疼让他失望的伤心地。他把希望全都寄予在这条天然大峡谷上,然而这条大峡谷并不通情达理,总是让他高兴而来败兴而归。

    懒龙这次不是出来淘金的,而是要去杀羊沟沟里采集山桃核。刘滴滴可以倒腾山桃核赚钱,难道自己就不能吗?他知道杀羊沟里边有各种各样的山桃核,就因为那里是野兽的领地,所以才没人敢去那里采集。

    懒龙的胆子大过任何人,他的能力也是十里八村无人能及。他手持镰刀夹着麻袋,趁着中午人们午休的时候,沿着小路直接朝着山里走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