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山村小神农 > 第0507章 王翠花
    这个鸡场曾经是块炙手可热的肥肉,惦记它的牛逼份子大有人在。如果不是田大胖子利用职务之便徇了私情,估计也不会被田二凤两口子轻易得到。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现在好事儿成了坏事儿,田二凤两口子虽然没说啥,但是田大胖子的内心深处也是极端的不舒服。

    他阴沉着面孔,一声不发地围着现场转来转去。鸡舍里到处都是病死的鸡雏,一堆一堆触目惊心。几个村干部也都跟他一个揍性,谁都不想多说一句话。

    这时候懒龙挤开人群走进院子。

    “卧槽,都死了咋的?简直太惨了!”他闻到一股臭烘烘的味道,急忙就把鼻子掩住。

    “王二,你丫不是想包这个鸡场来吗?怎么没办成功啊?”一个村民跟另一个村民唠嗑。

    “俺当初确实是铁了心想把这包下来大干一场来着,只可惜俺家没钱没势没人搭理。嘿嘿嘿,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呀,幸亏劳资被淘汰掉,要不然赔钱的不会是崔富贵,哈哈哈!”

    一阵狂笑传来,围观群众全都跟着起哄。崔富贵两口子更是纠结,女人的哭声传出好远。

    田大胖子咬着牙,悄默声地来到妹子跟前:“老妹你清醒一些哈。天灾人祸谁都躲不过,事情既然发生了哭死也没用啊?如果哭能挽回损失的话大哥也跟你一块儿哭!”

    田大胖子不知道应该如何跟妹子表达自己的心情,他从兜里摸出一叠钞票递过去:“拿着吧老妹,这是两万块,这次赔钱算俺的。你们小两口不要着急上火,以后该咋过还咋过,千万不要灰心丧气啊!”

    这份亲情让人感动,众人全都为田大胖子竖起了大拇指。当着众人面前崔富贵两口子说啥也不收,两个人推来推去撕扯了半天,最终田大胖子没招儿,只好把钱揣起来。

    “别哭了老婆,这些鸡雏虽然死了,可是蚂蚱多了都是肉,俺明天把它们全都加工成肉馅卖到城里大饭店去,兴许还能挽回一点损失。”崔富贵脑瓜灵活会做生意,这是村里人都知道的。然而他这个想法一说出来,立刻就被懒龙制止。

    “富贵叔,你这个想法不成立。这些小鸡本来就是鸡瘟死的,必须当机立断就地掩埋。如果你把它们卖到城里去,那么受损失的就不是你一家,而是千千万万个养鸡户!”

    大家都知道鸡瘟是传染病,传播的速度非常快。可是这些东西是人家花钱买来的,怎么处理那是人家自己的事情,别人根本无权过问。

    懒龙说出了这话,几个村官表示赞同,然而崔富贵却不乐意听。

    “懒龙你丫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啊?你知道俺这次赔了多少钱吗?鸡雏的成本一万二,再加上承包费四千,以及这些天杂七杂八人吃马喂的花销,算计一下不到两万也差不多了。俺们两口子都是农民,这些都是俺们苦心积攒的血汗钱啊?就这么稀里糊涂打水漂了,你说俺要不想点办法把损失降低一些,俺这心里能好受吗?要不这样吧,你给俺拿出两千块钱来,这些鸡雏就归你处置,你丫愿意埋就埋愿意火化就火化,俺们两口子绝不拦着。你看这样可好么?”

    崔富贵边说边掉眼泪,众人看了全都心酸。人群呼啦围过来,全把目光看向懒龙。

    懒龙把都宝烟拿出一根给自己点上,烟雾缭绕间,一叠纸币已经递过来:“富贵叔就按你说的办,这是两千块,俺把这些鸡雏全包了!”说罢钞票塞到他的手上,而后转身朝着大家又道:“大家都知道鸡瘟有多厉害,这种瘟疫如果不就地控制下去,万一让它扩大蔓延,咱这围前左近十里八村以后就休想饲养家禽了。所以说,这些病死的鸡雏必须就地火化掩埋掉。俺现在需要几个人手干这个活,哪位叔叔大爷愿意帮忙就留下来,俺开工资,每人五十块!”

    他的话音未落,几个汉子挺身而出:“懒龙兄弟你是为了大家着想,俺们哪能要你的钱呢。那啥你丫尽管放心好了,这些鸡雏俺们帮你处置。那啥你说咋搞俺们就咋搞,俺们全都听你的。”

    一呼百应,好几十个村民全都涌上来。田二凤见懒龙如此仗义,她突然停止了哭闹。

    “富贵,把钱还给人家。祸事儿是咱家惹出来的,哪能让人家替咱买单呢?”田二凤把钱从崔富贵手中拿过来,乐呵呵地递给懒龙。

    通过这件事,她看透了懒龙的人品,同时也对他心生了许多好感。懒龙没要钱,带着众人就去干活。

    半小时后,山脚下的一个大坑里冒起了滚滚浓烟。不久后浓烟散尽大火燃烧起来,一股刺鼻的焦糊味随风飘荡,鸡雏被烈焰烧成了灰烬。

    而后众人一齐动手,从四外取来新土把那大坑就地填平。

    与此同时,青峰镇防疫站的人也匆匆赶来,他们把现场喷洒了药物,同时也对模范营子的大街小巷进行了彻底消毒。

    这场风波告一段落,田二凤把鸡场退给村部,村部也把承包金给她全额退回。虽是这样田二凤依旧损失了万把块,她的心情糟糕透了。

    接下来这个鸡场又变成了一堆狗屎,再也没人敢去接手。刘滴滴听说此事儿后觉得懒龙做的很好,她竟莫名其妙的对他产生了一些好感。

    这些天懒龙隔三差五就去青峰镇,也不知道他去镇上办些啥事儿。约摸过了一个礼拜,他从镇上骑回一辆摩托车,噶新噶新的,还是一款幸福125。

    见到这个村里人才知道懒龙在做生意,并且人家是明显赚到钱了。

    这天王丛贤上门给懒龙提亲,说是小王庄有个娘家侄女三十六了,二婚没孩子,想问问懒龙同不同意,如果同意的话她就帮忙牵个红线。

    懒龙做梦都想有一个自己的媳妇,所以他二话没说直接答应下来。第二天懒龙就骑着摩托车带着王丛贤,俩人风驰电掣直接来到小王庄。

    小王庄是王丛贤的娘家,这里的大街小巷一草一木她全熟悉。俩人进了一户人家,看到院子里散养着许多土鸡,还有几只猪羔子在地上撒欢。

    “姑,你来啦?”屋门被人推开,一个三十多岁满脸褶子的农家妇女探头出来。

    这就是给他提的对象,名叫王翠花。懒龙见她五短身材很是结实,厚厚的手掌布满了粗糙的老茧,户口本上写着三十六岁,表面看来远比实际年龄老的多。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