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山村小神农 > 第0511章 刘滴滴住院
    十分钟后刘滴滴泪眼汪汪地返回村部,把懒龙的身份证连同几条换洗的裤衩交给警察。

    两个人上了警车离开模范营子,村子里的老少爷们全都出来瞧热闹。

    田大胖子是个出了名的护犊子村官,他对此事儿不太放心,唯恐刘滴滴也给卷进这场官司中。

    不久后他带着刘屠夫两口子还有治保主任来到青峰镇卫生院。

    在一间病房里他们看到了刘建豪。

    “二哥?你丫咋来啦?哈哈哈。”刘建豪的大腿打着石膏,被牢牢固定在支架上不能动弹。但是他的精神头还很足,一眼就认出来本家哥哥刘屠夫。

    刘屠夫被人喊了一声感到很是意外,他揉揉眼睛仔细再看,突然就激动的老泪纵横。

    “我擦嘞咋回事啊这是?小弟你咋会在这里呢?难道说挨打的人就是你丫?”

    “嗯嗯,你兄弟俺太没用了,竟然被一个九零后给干倒了……愧对祖宗,丢人现眼啊!”刘建豪一脸的郁闷,朝着刘屠夫苦笑道。

    “哎呀妈呀快别说了小弟,你丫有所不知啊,那个女孩子就是俺的亲闺女滴滴,打你的那个男孩子……也是跟俺一个村子的邻居懒龙!瞧瞧你们这是整的啥事儿呀,大水冲垮龙王庙啦!”

    想不到这两家人竟然是亲戚关系。

    懒龙在派出所呆了二十四小时,他以为这次肯定会被刘建豪给弄到监狱里蹲几年。谁知道第二天早上嫣丽红竟然把他给放了。

    原来是刘建豪的人主动和解,懒龙这才有惊无险。

    临走的时候嫣丽红送他一个纸盒子,要他到家后再打开。懒龙不知道这个方方正正的纸盒子里装的是啥,于是也就没敢当时拆开。

    回到模范营子刘屠夫摆酒席为他接风,同时邀请的还有田大胖子等人。

    有村长在场,刘家人显得比较客气。一张圆桌摆在餐厅里,村长和治保主任坐在里边,刘屠夫两口子坐在外首。懒龙挨着刘滴滴坐在门口位置,刘滴滴小脸通红,不住闲地给懒龙夹菜,弄得懒龙很不好意思,想拒绝又开不了口。

    王丛贤可是眼里不揉沙子的主,看到这个场景立刻有些生气。吃完饭后把两位村官送走,王丛贤就把刘滴滴堵在小屋里。

    “说,你是不是爱上他啦?”王丛贤怒吼。

    刘滴滴不吱声,小脸通红地修理着长指甲。

    “老娘问你话呢,你丫难道哑巴了吗?”王丛贤暴怒,眼睛瞪得如同玻璃球子。

    刘滴滴朝她呲牙一乐:“娘,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俺的确看上他了,他对俺也不错,你丫有意见吗?”听口气她的决心已定,王丛贤气的柳眉倒竖。

    “你是长大了,嫁给谁你自己说了算,爹娘只能帮你侧面参考一下,具体情况还得你自己说了算。不过呢俺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你拉扯大不容易,俺想要五十万的彩礼钱养老。你去转告他,如果他能拿出五十万,老娘二话不说立刻帮你们操办婚礼。如果他拿不出五十万,敢碰俺闺女一根汗毛老娘就跟他玩命!”

    刘滴滴听了这话吓得直吐舌头,她明知道懒龙穷的叮当响,不要说五十万,就是五千块也不一定拿的出来啊?可是老娘的话已经撂到那儿了,跟她顶撞最终只会落下一个不孝顺的骂名。

    没办法刘滴滴只好去找懒龙商量对策。

    这时候懒龙躺在被窝里正在摆弄一部手机,那是嫣丽红送给他的礼物,说是对见义勇为先进人物的一点小鼓励。

    手机是嫣丽红个人掏腰包买的,价格在一千块钱左右,虽然不怎么高档,却也能上网能聊qq。

    手机里边带着一张卡,懒龙刚开机就收到一条短信。“明天你到镇上来,俺找你有事。”

    信息是嫣丽红发来的,懒龙不知道是啥情况。正准备把电话打过去问个明白,刘滴滴正好从窗户外面探头往里看。

    “滴滴你来啦?赶快进屋让俺亲一下。”见到刘滴滴不请自来懒龙高兴极了,他起身爬到窗台前,伸手就把刘滴滴从窗户拽了进来。

    刘滴滴被他塞到被窝里,通红的小脸有些腼腆。懒龙本想跟她好好的亲热一下,突然见她情绪不太乐观,就知道一定有事情。

    “俺娘同意咱俩的婚事了!”刘滴滴小声道。

    “真的假的?想不到咱娘真是开通人,俺以后一定好好的孝顺她。”懒龙高兴道。

    “可是她要五十万彩礼。这是一个天文数字你肯定出不起,所以俺想跟你私奔!”刘滴滴蜷缩在懒龙粗犷的胸膛里,泪眼朦胧地说道。

    “啥?这个老不死的这不是狮子大开口吗?俺特么穷的都要掉肾了,要是俺有五十万早就去娶城里妹子了!”

    懒龙毫不留情地说出这句话,刘滴滴眼珠一瞪,立刻便是火冒三丈:“你这人怎么这样,俺娘再不对也是老人,你哪能说出这么难听的话来呢?”

    “老人个屁,你娘是人老心不老,整天琢磨着贪小便宜祸害别人。俺算看透了,咱俩的事儿有她从中作梗没个成。趁着咱俩还没把饭煮熟,你还是离俺远点吧!”

    懒龙把被子掀开,小鸡子一样把她拎起来就给扔到了窗户外面。刘滴滴被他气的小脸蜡黄,咬牙切齿地想跟他理论,然而那扇窗户呱唧一声关上,懒龙重新回到被窝里躺着。

    刘滴滴又羞又怒,顺手就摸起一块石头。“尼玛的,欺负人也不睁开眼睛看看对象,老娘乃是模范营子女村霸,是谁想欺负就欺负的吗?”

    “咣啷”一声玻璃炸碎,吓得懒龙呜嗷嚎叫。刘滴滴撒腿跑回超市,关了屋门就扎到床上。刘滴滴着急上火突然病倒,高烧将近四十度,田丫的液体输下去根本不管用。

    没办法刘屠夫只好把闺女送到青峰镇医院。然而因为病情严重,镇医院的大夫根本不敢留,建议他们到省城大医院里就诊。

    于是刘屠夫两口子又风风火火打车前往省城医院。第二天早上他们到达省城,并且住进了一家最大的医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